返回

穿成反派女配她姐后我十项全能了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四十一章
   存书签 我的书架 返回书页
上一章 安卓版同步阅读-无广告app 下一章
    陆慎来淮城的时候没有提前告知陆谨行, 而是径直先回了男人住的地方。

    回去的时候是陈姨给他开的门,他以为陆谨行还在公司, 于是也没多问什么就这么坐在客厅喝茶。

    陈姨见陆慎什么都没问,以为他什么都知道,或者没什么急事。

    因为时间到了她也得回去了。

    于是和往常在本家时候一样, 她去沏了壶茶出来后便离开回了家。

    陆慎一个人在屋子里待着倒是一点儿也不觉得无聊,随手拿了书架上的书翻看着。

    是林言洲放在那边, 闲来无事翻阅的一些课外读物。

    看到上面小少年的一些标记,陆慎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什么。

    陆谨行有事在公司没回来也就算了, 这几天国庆假期按理说林言洲他们应该不用去上学,怎么这时候也没回家

    正在他这么想着的时候, 外面有车子开了进来, 车灯照了一路。

    随后便是许重辞说话的声音, 很是清楚。

    就在门口不远位置。

    “哥,你不是说爷爷给我们打电话让我们过去吗?怎么我们直接回来了”

    林言洲估摸着这个时间陈姨早就走了, 于是并没有敲门, 用指纹开了门。

    “傻瓜, 这么晚了爷爷早就睡了, 怎么可能打电话叫我们过去玩儿呢?”

    见自家弟弟还是没有反应过来,林言洲叹了口气。

    “我是给小叔叔创造机会, 这段时间沉鹿姐姐在忙三校联考的事情, 他工作也忙。两个人好不容易见了面,肯定有好些话想说。”

    陆谨行很少打扰沉鹿,在这个时间段里他除日常发消息问候一下。

    最多也就是提前回去的时候让老周暗戳戳地从公司那边绕远到淮南一中, 远远地看对方一眼再离开。

    又克制又莫名可怜兮兮的。

    林言洲有好几次和陆谨行坐车一起回去的,自然也觉察到了。

    于是想着沉鹿他们三校联考过了,又赶上了国庆,这么单独多相处一会儿也没什么大问题。

    “这样啊,我就说我怎么不记得爷爷什么时候给打了电话,原来是这么回事。”

    许重辞将嘴里的零食给咽下,跟着林言洲进屋换鞋子。

    结果他刚进去发现林言洲突然站着不动了,就这么挡门口也不换鞋子。

    “哥,你站在门口干什么呀?”

    小少年顿了顿,抬起手轻轻摁住了许重辞从后面探过来的小脑袋。

    而后也微微颔首,朝着沙发上坐着的陆慎主动打了招呼。

    “陆爷爷。”

    许重辞一听到是陆慎来了,身子骤然僵硬了下。

    他怕陆谨行是因为男人总是板着个脸没什么情绪,但是怕陆慎是单纯觉得可怕。

    陆谨行平日时候大多都很温和,除非惹到了他。

    然而陆慎单单一个眼神扫过来就让人感到威压逼人。

    “陆,陆爷爷,你怎么来了?”

    许重辞缩了缩脖子,拽着林言洲的衣袖这才敢往那边过去。

    陆慎和小孩子不怎么对付,再加上他们没见过几次面。

    因此他和林言洲还有许重辞他们不怎么亲近。

    “得空就过来了。”

    陆慎见小男孩躲在自家哥哥后面不敢靠近,只淡淡瞥了他一眼,而后将视线落在了林言洲身上。

    小少年倒还好,对着他的时候礼貌疏离了些,却不算害怕。

    “坐这儿吧。”

    林言洲顿了顿,而后还是听话地坐在了陆慎的旁边位置。

    许重辞紧挨着小少年,不敢靠近陆慎分毫。

    和许老爷子的和蔼可亲不一样,眼前的陆慎就是座行走的冰山。

    “这都八点了,你们是去哪儿玩了。”

    “一个妹妹过生日,去给她庆生去了。在外面吃的饭,所以回来的晚了点。”

    陆慎听到这里有些疑惑地掀了下眼皮看过来。

    “妹妹?你什么时候还有个妹妹了?”

    “不是亲妹妹,是认识的一个姐姐的妹妹。很可爱,我很喜欢她。”

    林言洲说到这里眉眼不自觉弯了起来,怕对方还要追着问什么,又补充了一句。

    “现在刚上小学,也在英皇。”

    “是学校认识的啊。”

    “多认识些朋友也是好事,不要像你小叔叔一样从小到大就你爸一个朋友,还是大学认识的。”

    陆慎以为林言洲说的这个小妹妹是他在学校认识的,于是也没怎么细问。

    他将手中的茶盏放下,看着墙上的分针一下一下地往前走着。

    屋子里静悄悄的,静到甚至能够听到分针秒针走动的声音。

    “说起这小子,他什么工作忙这么久?国庆假都还忙到这个时间没回家。”

    陆慎耐心有限,再加上心里有事,他渐渐地等得有些不耐烦了。

    “……陆爷爷,你找小叔叔是有什么急事吗?”

    “要是不是特别急的事情的话,要不你先上楼休息,明天再说?”

    小少年总觉得眼皮在跳,从进门看到陆慎的时候就开始了。

    陆慎听了这话抬眸看了过来,带着点儿审视意味,盯着林言洲很不自在。

    在小少年下意识准备避开对方的视线时候,他这才沉声开了口。

    “言洲,你是不是知道他今晚去干什么了?”

    “他没在公司?”

    林言洲沉默了。

    他没想到自己只是催促对方早些休息,却被对方觉察到了什么。

    在林言洲斟酌着语句,努力思考着怎么回答这个问题。

    然而他还没想好怎么说,旁边的许重辞瞧了一眼林言洲,见他不知怎么的不说话了。

    结果看过去的时候刚好和陆慎的视线撞上。

    “你知道?”

    这句是对许重辞说的,陆慎虽然是在询问,可语气却格外笃定。

    小男孩咽了咽口水,也不觉得这有什么问题,于是点了点头。

    “小叔叔今天和我们一起去给沉呦呦庆生了,现在应该和沉鹿姐姐在一起。”

    陆慎眼眸闪了闪,放低了声音不动声色继续问道。

    “那你知道她们现在在哪里吗?”

    “在英皇那边的一家私房菜馆,不过不知道他们现在还在那里没。”

    林言洲想要打断许重辞的话已经来不及了,小男孩完全没有觉得这有什么问题,对方问什么他就回答什么。

    直到他说完了之后,见陆慎起身穿上衣服推门出去的时候。

    许重辞有些莫名地看了过来。

    “陆爷爷是去找小叔叔了吗?”

    “……不是,他是去找沉鹿姐姐了。”

    林言洲深吸了一口气,也没再说什么,只是神情有些微妙。

    他缓了一会儿,突然想起了什么立刻拿出手机给陆谨行那边打了电话过去。

    电话没人接,他心下越发紧张不安。

    一旁的许重辞瞧见了,联系前后,突然豁然明白了什么。

    “我懂了。”

    “你懂什么了你?”

    林言洲正烦着,听到许重辞这话后扯了扯嘴角。

    他刚想要说对方几句,不想小男孩先开了口。

    “陆爷爷是去捉。奸的吧?”

    “……看热闹不嫌事大,快上楼洗漱睡觉去。”

    林言洲担心了好一会儿,他睡不着,拿了本书在客厅坐着等着陆谨行他们回来。

    这边的陆谨行原本心里美滋滋的以为今晚上能和沉鹿多待一会儿,不想中途杀来了一个“哥哥”横插在了他们的中间。

    他沉着一张脸,气压低得厉害。

    然而陆慎像是什么也没有觉察到似的,语气还算温和的和沉鹿闲聊着。

    他来的时候心里还是有那么一团无名火的,结果小姑娘一句“哥哥”立刻让他感到如沐春风。

    哪怕沉鹿小了点儿,如今陆慎看着哪儿哪儿都挺顺眼的。

    于是忍不住想要用着这“哥哥”的身份多了解对方一点

    “沉鹿,你今年应该没满十八吧?高三学习压力重不重,应付得过来吗?有没有什么心仪的大学想要报考的?”

    陆慎端着长辈的架势,尽量放柔和些声音询问。

    “我儿……我弟弟他学习成绩还成,你要是有什么学习上的困难直接问他。”

    陆谨行皱了皱眉,对于自家父亲刚一见面就这么熟稔地问东问西表示有些不赞同。

    “……你别太自来熟了。”

    “没事,你哥哥只是关心我。再说他

    问的也不是什么难回答的问题。”

    她没多在意这些,因为这些陆谨行基本上每周都会例行问一下。

    沉鹿并不觉得有什么不自在。

    “我还有两个月满十八,学习上没什么太大问题。”

    “上月参加了a大的自主招生考试,我侥幸过了。”

    “过了啊?”

    他少有的露出了惊讶的神情,看着沉鹿不骄不躁的样子心下越发满意。

    “你这么优秀,那的确没什么大问题了。”

    “还是有。”

    沉鹿摇了摇头,长长的睫毛下那双眸子通透。

    “我还是想和大家一起参加高考,之后备考时间也挺紧张的。”

    她这么说了一句后,慢半拍反应过来什么。

    “我没有说我很优秀的意思,我只是顺着说了下后阶段的一些问题。”

    陆慎见她这般严肃的解释着。

    他愣了下,然后不知想到了什么,下意识往一旁的陆谨行身上看。

    “……还真像。”

    他说这话的时候像是嘟囔,沉鹿没怎么听到他说了什么。

    少女顿了顿,抬起手腕看了下时间。

    “那个,时间不早了,我可能要先回去了。”

    “家里还有个妹妹,太晚回去了我怕她会担心。”

    “诶,怪我一路上太啰嗦,都没瞧见都这个时间了。”

    陆慎说着抬眸看了下一旁抿着薄唇,脸色沉着的男人。

    “你还傻愣着干什么呢?没听到小鹿说要回去了吗?赶紧叫老周过来接人啊。”

    “……”

    陆谨行深吸了一口气,磨了磨后槽牙拨了电话过去给老周。

    老周现在没在英皇这边,得过个十几分钟才能过来。

    只有十几分钟了。

    想到这里男人看向一旁的沉鹿,因为中间隔了一个陆慎。

    他只能看到少女一截白皙的脖颈,还有擦着面颊的头发。

    “你说够了吗?”

    正和沉鹿聊着天的陆慎听到身后阴恻恻来了这么一句,他一顿,回头看了过去。

    陆谨行的视线很冷,刚好和他对上。

    “急什么?都多大一小伙子了性子还这么急躁?”

    “这点儿时间都等不了,我看你以后怎么办?”

    陆慎冷哼了一声,不理会陆谨行的黑脸,转过去继续和沉鹿说着话。

    丝毫不顾及男人的感受。

    沉鹿还是头一次见到有人能够把陆谨行给压制成这般。

    男人不是畏惧陆慎,而是单纯的忍耐着,敢怒不敢言。

    少女的余光不着痕迹地往陆谨行那边瞥,在她收回视线的时候还是被陆慎抓了个正着。

    陆慎面上平和,仔细看的话眉眼之间带着点儿隐约的笑意。

    “他是不是很无趣?”

    沉鹿愣了一会儿这才意识到对方是在问自己。

    她的皮肤很白,即使在昏黄的街灯下也隐约透着点儿雪色。

    “他是不怎么会有趣,也不大会说话。”

    半晌,沉鹿这么沉声回了一句。

    陆谨行没有多在意,因为他的确嘴笨,对方说得也是事实。

    他逆着光垂眸直勾勾注视着沉鹿。

    不知道是不是沉鹿的错觉,从刚才陆慎说让老周过来接她的时候,陆谨行就有些委屈。

    哪怕现在这么平静地看着她的时候,她也能够觉察到。

    在陆慎以为沉鹿不会再说话的时候,少女收回落在陆谨行身上的视线。

    而后淡淡直视着陆慎。

    “不过我话也不多,也不是什么有趣的人。”

    “他不必为了我变得有趣,我也不必迎合于他。”

    她的眼眸里有什么情绪在闪烁,声音也随着清风入了陆谨行的耳朵。

    “两个人相处得舒服,要比有趣重要百倍。”

    陆谨行薄唇微抿,唇角不自觉上扬了些,面上神情说不出的温柔。

    他抬起手摸了摸发烫的耳朵,长长的睫毛下那双眸子里隐约有眸光。

    陆慎视线隐晦地往两人身上扫了一转,刚想要说话的时候老周刚好已经开车过来了。

    他把车子就近停靠着。

    车灯开着,在一片黑暗里很是明显,一眼就能看到。

    “陆先生,这边。”

    老周从车窗探出手挥了挥,见他们走近了之后这才打开车门等他们上车。

    四周黑漆漆的一片,除了路灯昏黄便只有这片车灯晃眼。

    很是静默无声。

    路灯照得亮堂反而让人瞧不大清楚人的模样,他隐约瞧见了有三个人,却有点儿没分辨出来。

    等到陆谨行和沉鹿上了车后,老周下意识往后视镜那里瞥了一眼。

    在看清了最后上来的人是陆慎后,他给吓了一跳,放在方向盘上的手都差点掉了下来。

    “陆老……”

    “老周好久没见了,这些时间我小老弟多亏你照顾了。”

    小老弟?

    陆谨行沉着一张脸,在老周探究地看过来后他冷声开了口。

    “……他说的小老弟是我。”

    “……”

    老周顿了顿,看着沉鹿一点儿也没有觉得奇怪的样子。

    显然只有她一个人被蒙在了鼓里。

    他张了张嘴,往后看过来的时候和陆慎视线撞了个正着。

    见老周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陆慎面上一派自然地挑了挑眉。

    “怎么?周叔是有什么话要和我说吗?”

    一声“周叔”险些把老周给呛到咳嗽,他嘴角抽搐了下,面上带着职业假笑。

    “呵呵没什么,就是瞧着你半年不见还是这么容光焕发的,特羡慕。”

    “就想问问你平日里是怎么保养的?”

    听出了老周话里的讽刺,陆慎面上没有半分不愉。

    他缓了一会儿,然后抬起手,低头稍微整理了下衣服上的褶皱,动作很是从容淡然。

    “谬赞了,其实也没什么保养的法子。”

    “主要是年轻。”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本站小说同步更新,安卓版App免费下载

《穿成反派女配她姐后我十项全能了》最新章节尽在“第七书-安卓版APP”,百万书友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