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穿成反派女配她姐后我十项全能了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四十二章
   存书签 我的书架 返回书页
上一章 安卓版同步阅读-无广告app 下一章
    送了沉鹿回去后, 车子里刚才还算和谐平缓的气氛一下子紧绷了起来。

    就跟满盈的弓箭一样,有那么一种蓄势待发的压迫感。

    陆谨行看着少女的身影渐渐隐没在了黑夜之中后,这才淡淡收回了视线。

    “人刚走就这么眼巴巴的望着, 这么舍不得?”

    陆慎的声音听着像是调侃,然而神情很沉,没什么玩笑意味。

    他不知从什么地方拿出了眼镜,一边说着话一边慢条斯理地擦着镜片。

    他看着再怎么年轻,可身体岁数还是大了,五十好几的人了。

    再如何硬朗的身体也多多少少有些问题。

    陆慎的眼睛在白天里倒还好, 到了晚上看东西就不大清楚。

    他将金边眼镜戴上, 之前在沉鹿在的时候收敛的气势没了遮掩,全然都在车子里释放着。

    和外头这片夜色一样沉郁。

    无端端压在人心头上。

    老周在前面打着方向盘, 刚才他还能顺着嘴贫开几句玩笑。

    这时候陆慎明显认真了,他也不敢再随便搭腔了。

    陆谨行心情不大好, 没有搭理旁边人。

    两人就这么坐在后面,气势都强,一副王对王的阵仗。

    前面开着车的老周可不好受, 他从后视镜留意着陆谨行他们,见陆慎没因为对方不搭理他而生气。

    相反的,他似乎并不在意。

    见气氛并不是像自己想的那样紧张,老周这才暗自在心里松了口气。

    “老周,那姑娘和这小子认识大概多久了?”

    见陆谨行还因为刚才自己一直和沉鹿说话,打扰了他少有的和对方独处时间而生闷气不愿意搭理自己。

    陆慎也不着急,不慌不忙地换了一个知情人问。

    正开着车以为处于暴风眼里, 不会受到牵连的老周突然被cue了心下一悸。

    他咽了咽口水,没立刻回答,而是下意识看向了视线往车窗外落着的陆谨行。

    “老周,我问你话呢,你看他做什么?”

    陆慎轻飘飘地来了这么一句,老周也不好不回答了。

    他稍微斟酌了下语句,心里估算了下时间。

    “应该有一年左右了。”

    “陆先生当时去淮南那边参加个活动,当个奥数评委。凑巧沉鹿也是参赛选手之一。”

    “沉鹿这小姑娘学习厉害着呢,一举拿了个第一。”

    其实这并不是陆谨行和沉鹿第一次见面,准确来说他们是相识于游乐场。

    不过这件事陆谨行没跟什么人说过,老周只知道那次奥数竞赛的事情。

    陆慎对她拿第一什么的并不意外,毕竟沉鹿都已经通过了a大的自主招生考试,各方面应该都很优秀。

    “她还有个妹妹,今天刚满七岁。长得跟小鹿特别灵动可爱,哎,可惜了我家就一个孙子,要是我也有个这么好看的孙女该多好啊。”

    老周属于话多爱叨叨的,一打开话匣子基本上就很难停下来。

    陆慎也恰好想要了解沉鹿的一些事情,也没觉得烦,听得还挺认真仔细。

    听到老周这感叹后。

    陆慎掀了下眼皮,在对方嘴皮子中场休息的那会儿开了口。

    “她家里还有什么人?她父母呢,在也在淮城吗?”

    刚才还算活跃的气氛一下子沉默了下来,老周打着方向盘的手顿了下。

    他稍微用力往拐角处转,正思筹着怎么说的时候,一直没说话的陆谨行沉声开了口。

    “沉鹿父母三年前因车祸去世了,现在她的亲人只有她妹妹,还有乡下的阿婆。”

    陆谨行长长的睫毛颤了下,那双眸子里情绪很深,看不分明。

    “你以后和她说话的时候尽量别问这些,有什么问我就成。”

    陆慎没想到是这么个情况,他余光看了一眼陆谨行。

    男人的面部轮廓分明,薄唇往下压着,显然有些烦闷。

    “看来你对她是真的挺上心的。”

    他这话像是感叹,又像是简单称述一个事实。

    “今天我和她也聊了下,聊的不多,不过这姑娘谈吐气质都不俗。配你没准是你小子占了便宜,毕竟人还这么年轻。”

    陆谨行扯了扯嘴角,冷冷扫了过去。

    “我再怎么老,也比你这当[哥哥]的年轻。”

    “……实话实说而已,你这么敏感做什么?”

    陆慎刚才说那话是真没想借机讽刺陆谨行什么,只是简单称述个事实而已。

    不想平日里沉默稳重的男人今日跟吃了个炸药似的,反应少有的激烈。

    “哈哈哈,陆老先生你这就不懂了。以前陆先生是不怎么在意年纪,可现在不一样了,要是总逮着年纪说事他会很受伤的。”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恋爱中的男人要比平日都要来得脆弱。

    不过这话老周也只敢在心里吐槽一下,没顺着继续说。

    陆慎整理了下有些褶皱的衣衫,看着因为这话而羞恼地瞪了老周一眼的陆谨行。

    他一愣,勾唇笑了笑。

    “怎么着?老牛吃嫩草还不让人说?”

    “你现在就受不了了,以后你姑妈姨夫都知道了可有你受得。”

    陆谨行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

    可对方说的又是对的,他实在找不到理由反驳。

    他抱着手臂别开了视线不大想要再继续这个话题,缓了一会儿,心里又有事情。

    陆谨行顿了顿,不着痕迹地将视线往一旁靠着后面闭目养神的陆慎。

    “……你没异议吗?”

    “沉鹿那姑娘生的好看又优秀,性格也讨喜,我满意还来不及呢能有什么意义?”

    陆慎行这个铁树能开花着实出乎了他的意料。

    说实话,陆慎早就做好了对方打一辈子光棍的准备了,毕竟自家儿子什么德性他再清楚不过了。

    眼光高,宁缺毋滥。

    而且要命的不解风情加不善言辞,哪怕有一天真的遇上了个姑娘看对眼了,这笨拙劲儿能追到都有鬼了。

    这么无趣一人,也就有点儿钞能力和皮相能看了。

    然而真正能被他看上的姑娘肯定不会看这两方面,所以这脱单才困难。

    “不过你这话问得,我有异议你会放弃?”

    “不会。”

    “那你废什么话?”

    陆慎“啧”了一声,很是嫌弃地睁开眼睛朝着陆谨行掀了个白眼。

    “对了,差点儿忘了个事儿。”

    “那顾家小子和沉鹿怎么回事?到底是你绿了顾铤还是顾铤绿了你?你们这样真真假假的总得有个说法吧?别到时候你老牛吃嫩草刚传出去,又多了个霸总横刀夺爱,你让我这老脸往哪儿搁?”

    “……你少听顾老爷子的。他一般听风就是雨,什么都没弄明白就跑来说了。”

    陆谨行一早就猜到了是顾老爷子告的密,毕竟他和他女儿相了亲,结果他先有了喜欢的人了。

    这件事落谁那里心里都不大舒坦。

    “沉鹿和顾铤没什么关系,是顾铤喜欢她抓拍了她的照片当了屏保,结果被顾老爷子看到了,以为是他新交的女朋友。”

    这事情顾芸事后给他当笑话一样说了下,说的时候陆谨行不知道对方是在笑顾铤还是在笑自己。

    “也是,顾铤那小子和你比除了年龄上有点儿优势其他的根本不够看。”

    陆慎说着轻轻拍了拍陆谨行的肩膀,语重心长地开了口。

    “人小姑娘这受欢迎程度可不比你当年上学时候低,既然她都已经答应和你在一起了,你自己好好珍惜。”

    “你没什么恋爱经验,我对你实在不大放心。总之一切慢慢来,先别毛手毛脚吓到对方。再怎么想要更进一步发展感情怎么着也得等到人姑娘上大学,听到了没?”

    陆慎很少会耐着性子和陆谨行说这么多话。

    陆谨行做什么事情他都放心,唯独这感情上的事情他心里可没底儿。

    尽管他也不是什么情场高手,还是尽量将自己以前追他母亲的一些经验传授给了陆谨行。

    “我知道你好不容易遇上个喜欢的姑娘,可你这情况特殊,你再忍不住也得……”

    陆慎话说到一半,抬眸发现一旁坐着的陆谨行抿着薄唇,从刚才到现在都没给自己一个反应。

    “臭小子,你有没有在听我说话?”

    陆谨行张了张嘴,犹豫了好一会儿这才在前面老周揶揄的眼神下闷声开了口。

    “你现在说这些太早了点儿。”

    “……沉鹿还没答应和我在一起。”

    “……”

    陆慎皱了皱眉,他将架在鼻梁上的眼镜摘了下来。

    刚才还算温和的语气,这个时候一下子染上了些烦躁。

    他用眼镜布擦拭着镜片,一下一下,整个车子内都显得压迫感十足。

    “啧。”

    “臭小子,你到底行不行啊?”

    陆慎虽然不鼓励这个时候两个人在一起,毕竟沉鹿还是学生,没成年。

    可再怎么着,既然都已经说开了,男人竟然连个定心丸,哪怕一个空头支票都没拿到。

    这让陆慎很是恨铁不成钢。

    “人顾家那小子从高中到现在交的女朋友都不下五个了,你倒好,二十多年了一个都没搞定。”

    顾铤性子野,玩得也开。

    一般只要长得好看的他都来者不拒,不过也没有乱搞什么男女关系,只是单纯的感情经验丰富。

    学校大多女生在这个年纪都疯狂迷恋顾铤这一款的,所以他在女生堆里一向很吃得开。

    顾老爷子偶尔带着半炫耀半担忧的语气和陆慎叨叨过这件事,他当时听得时候顺嘴了句[你孙子长得好,自然讨女生喜欢。]

    不想对方下意识接了句[你儿子生的也好看,怎么一点儿动静都没有?]

    陆慎当时给气得,想要反驳一句都找不到理由。

    现在好不容易陆谨行开了窍,结果两个人一点儿进展都没有。

    连个暧昧都没有。

    “……我对感情很慎重的,他太随便了。”

    “行了我不想听你说这些没用的,我这一次就是来淮城这边看看我未来儿媳妇,也待不了几天。”

    陆慎摆了摆手,很是不耐烦地打断了陆谨行的话。

    “再见面可能得过年时候了。”

    陆谨行一愣,显然没想到对方会突然说到这个。

    他想到了什么,耳根也红了。

    “这样不大好吧,沉鹿还没接受我,我要是贸然把她带回去了,她会为难的。”

    本家不仅陆慎一个,那些七大姑八大姨都在。

    他前脚刚把沉鹿带回去,后脚他们就得了消息赶过来。

    想到每年回去时候自己都会被围着盘问有没有对象的场景,陆谨行就头大。

    到时候沉鹿被围住,估计也很难脱身。

    陆慎冷哼了一声,抱着手臂凉凉瞥了对方一眼。

    “你以为我和你一样没脑子吗?我到时候会来淮城,你只需要将她带到你家里吃个年夜饭就成。”

    “……好。”

    以往时候陆谨行都是回本家过的,那些亲戚他大多都不大熟,他待个几天就会回来。

    对于他来说过年其实和寻常时候没什么区别。

    今年因为可以和沉鹿一起过年,也是他们认识的第一年。

    陆谨行心下还是很期待的。

    老周从后视镜那里看着男人微红的面颊,脸上的笑意怎么也止不住。

    陆慎依旧面无表情,可熟悉他的人都能够看到他眉眼的柔和。

    自从陆谨行的母亲去了之后,两人很久都没有像今日这样心平气和地闲聊谈心了。

    车子平缓地往前开着,在快要抵达目的地的时候陆谨行的手机屏幕亮了。

    车子里很暗,这一点儿光亮骤然将周围照得亮堂。

    陆谨行一顿,垂眸看去。

    一旁的陆慎的视线也下意识扫了过去。

    “呦呦鹿鸣,是沉鹿给你发的微信吧?”

    手机屏幕上只能看到昵称,并不能瞧见内容。

    然而陆谨行还是立刻将手机往他方向倾斜了下,不让陆慎看到分毫。

    “……”

    陆慎看着对方像是把自己当贼防的警惕样子,他给气笑了。

    抱着手臂别开了视线。

    陆谨行见陆慎没把视线往自己这边落了,这才点开了沉鹿发过来的消息。

    [呦呦鹿鸣:陆谨行,方便问你一个问题吗?]

    沉鹿回去时候越想越觉得不大对劲,陆慎看上去的确挺年轻的,不到四十的样子。

    但是说话的语气和神情都不大像个年轻人,反而有些老派绅士的那种沉淀。

    简单来说,就是模样和年龄不大符合。

    于是沉鹿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没忍住发了消息过去。

    陆谨行瞧见了有些莫名,而后还是打了个问号过去。

    那边的沉鹿看到了,回复的很快。

    [呦呦鹿鸣:陆慎多少岁了?他感觉不大像是你哥哥。]

    陆谨行一愣,下意识余光往陆慎那边瞥了一眼。

    [L:五十三。]

    他回复了这个问题后,斟酌了下语句想要把陆慎的身份告诉沉鹿的时候。

    那边的人先一步发来了消息。

    [呦呦鹿鸣:……所以你爸是老来得子才有了你?]

    陆谨行没大能够跟上沉鹿的思维,等到他反应过来对方什么意思后有些哭笑不得。

    沉鹿以为陆慎还是他哥哥,只是他是他爸五十多岁老来得的儿子。

    他实在没忍住,抬起手握成拳抵在唇边轻笑了一声。

    陆慎还没见过陆谨行笑得这么开心过。

    然而这份快乐前后只维持了不到一分钟。

    他看着男人稍微缓了情绪,唇角上扬正准备回复沉鹿的时候。

    那边又发来了消息。

    刚才还笑容清浅的陆谨行不知看到了什么,唇角的笑意一下子凝固住了。

    “发什么了?给我看看。”

    陆谨行还没来得及,陆慎便好奇地低头往手机屏幕上看了一眼。

    不看还好,看了之后给乐坏了。

    [呦呦鹿鸣:等等?你说你哥五十三?!]

    [呦呦鹿鸣:……陆谨行,那你确实该保养一下了。]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本站小说同步更新,安卓版App免费下载

《穿成反派女配她姐后我十项全能了》最新章节尽在“第七书-安卓版APP”,百万书友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