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穿成反派女配她姐后我十项全能了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四十三章
   存书签 我的书架 返回书页
上一章 安卓版同步阅读-无广告app 下一章
    十月过去之后天气已经逐渐转凉了,街道两边的银杏呈现一片金黄, 有风吹过掉落了一地还没有来得及轻扫。

    在夕阳之下和着橘黄的阳光一并, 满目都是暖色。

    之前学生们还抱怨的穿着厚重的蓝白运动服, 此时已经嫌薄了。

    他们在里面穿了一件毛衣,或者外面披上件外套, 这才满足了御寒的需求。

    沉鹿和大多数女生的体质比起来要好很多, 她们体寒, 她倒有些体热。

    在班上同学们都纷纷套上毛衣的时候, 她的校服拉链只拉到一半, 微微敞开依稀能够看到优美的锁骨线条。

    怕冷体质并不只是针对大多女生,从天气转冷开始,谢庚就缩着个脖子。

    有时候靠窗户坐着的同学打开窗户透气,他被冷风一吹,都能哆嗦好久。

    淮城又是南方,秋冬时候很湿冷,比北方的物理伤害比起来,算是魔法穿透,更冷。

    沉鹿去饮水机那边接了热水回来, 刚坐下便瞧见了缩成一团的少年。

    他把手藏袖子里面, 下课时候趴桌子上都不想起来。

    “你这体质真够差的,这还没到冬天你就冷成这样了,到了冬天你怎么办?”

    她嘴上虽然这么嘲讽了两句,却还是将他的杯子接满热水递了过去。

    “拿着捂捂吧,一会儿上课还要做笔记, 别手都拿不出来。”

    “关心我就关心我嘛,说话这么别扭做什么……”

    谢庚这么嘟囔了一句,将沉鹿递过来的杯子抱着。

    脸贴着杯子蹭了蹭,这才勉强觉得活了过来。

    他抬眸看了一眼拿着书本随意翻阅着,浏览着重点知识的沉鹿。

    视线往下瞥,瞧见沉鹿微敞的衣领,好不容易暖起来的身子似乎又突然冷了起来。

    “你太强了沉鹿,淮城秋冬时候可冷了。就你一件衣服都没加,还敞开着。”

    “我光是看着你就打寒颤。”

    “你一天到晚下课就在桌子上趴着睡觉不冷才怪。”

    沉鹿拿着笔把上节课老师回顾的重点勾画出来,长长的睫毛下那眸子没什么情绪波动。

    “大课间自由活动的时候你去跑道跑跑步吧,这样暖和些,也精神。”

    “不了不了,我宁愿你在我走神时候给我一巴掌也不要去跑步。又累人又汗津津的,难受死了。”

    她掀了下眼皮,刚想要说什么的时候。李林峰往门口这边走来,招呼她过去。

    “李老师,上周的小组成绩单我已经给你拿过去了。”

    “就放在你办公桌上。”

    “那个成绩单我今天来办公室一早就看到了。”

    李林峰年纪大了,也不大能抗冻。

    他外面穿了一件棕色的风衣,不算多厚,看着却暖和。

    “最近班上同学都因为天气转凉,上课记笔记都不愿意把手拿出来了。学习积极性下降了好多。”

    “学校打算从明天开始让大家提前二十分钟来学校组织晨跑,就在操场下面集合跑跑步再回教室晨读。”

    这倒是和刚才她给谢庚建议的不谋而合了。

    “李老师,这种事情你直接决定然后给他们说一声就成了,不用特意给我说。”

    “这个我第三节 课来上课的时候会说,我先给你说主要是想和你商量下领跑的事情。”

    李林峰搓了搓手,说话时候隐约都有白色的雾气。

    “每个班都要选个人前面去领跑,我想了好久还是决定选你,你看成吗?”

    “可以是可以。”

    “只是我有点儿疑惑,这种领跑一般不是找体育委员的吗?”

    沉鹿高二时候是体育委员,到高三时候当上了学习委员。

    体育委员就由班上其他的同学当了。

    大多时候比如大课间组织队伍集合什么的,都是由体育委员来的。

    这种领跑按常理也应该由体育委员来才是。

    “他不成,班上有几个刺儿头他管不住。”

    “你到时候跑步的时候重点留意下后排那几个男生,他们要是偷懒跑出队伍了你直接把他们拎回来就成。”

    李林峰说到这里顿了顿,视线下意识往趴在桌子上抱着水杯取暖的谢庚那里看去。

    “还有那小子,你也重点关注下。”

    “他大课间都没准时来过几次,这次晨跑可能更要中途开溜。”

    谢庚身体不大好主要是缺乏锻炼。

    他大多数休息时间都拿去打游戏了,这个时候好不容易学校组织了晨跑,李林峰自然不会放过这么一个让他锻炼的机会。

    “好,我知道了,我会看住他的。”

    沉鹿微微颔首,看着快上课了正准备回座位的时候。

    李林峰却唤住了她。

    “沉鹿啊,你这穿的也未免太单薄了。身体好也还是要多注意啊,女孩子更要好好爱惜自己。”

    他之前就想说了,一直没有找到机会。

    李林峰看着沉鹿敞开的衣领处,里面只穿了一件短袖。

    他皱了皱眉,伸手给她把拉链给拽上去。

    “回去多穿件衣服,别晨跑还没开始你这个领跑就先给整感冒了。”

    “……好。”

    沉鹿见李林峰满意地点了点头转身离开后,这才伸手将对方刚才给自己拽到脖子处的拉链往下拉了些。

    太紧了,呼吸都不顺畅。

    “老李给你说什么了?我刚看到他给你拉链了,是不是让你多穿点儿?”

    谢庚捂着水杯往沉鹿衣领处看,见她把拉链拉下来后,有些惊讶地看到了她脖子处的一道红痕。

    “脖子被拉链给夹到了?”

    “没,就是太紧了给勒到了。”

    谢庚盯着沉鹿脖颈处那点儿绯色看了好一会儿,而后吐槽了一句。

    “你就皮肤娇气这一点像女孩子了。”

    “是吗?我看你除了性别没一点像男孩子。”

    谢庚鼓了鼓腮帮,抱着杯子挪远了些暂时不想搭理沉鹿。

    沉鹿倒是不介意,她怼了回去后心情颇好地勾了勾唇角。

    “对了,这里有个好消息和坏消息,我给你说下。”

    “坏消息是从明天开始要晨跑了,不多,就两圈半。”

    “……那好消息呢?”

    “好消息是你晨跑我监督。”

    “……”

    这算哪门子好消息?

    谢庚心里再如何不满也不敢真的说出来。

    他嘟囔了几句什么,在沉鹿视线落过来后又立刻闭了嘴。

    隔天晨跑的时候沉鹿点了下名,在点到谢庚的时候对方正踩点气喘吁吁地跑到了操场。

    少女掀了下眼皮看了谢庚一眼,而后又笔在他的名字后面划了勾。

    “谢庚同学,晨跑都没开始你就主动给自己加了个百米冲刺跑吗?”

    “我建议你下次尽量出门早点,争取从家到学校来个十分钟慢跑。”

    “这样你身体可能负荷没那么重。”

    谢庚不满地瞪了沉鹿一眼,没忍住想反驳几句的时候。

    她上前轻轻拍了拍他的背。

    “行了,快进队吧。”

    “要是被我说了不高兴以后早点来,班上的人都到齐了,就差你一个了。”

    谢庚听到这里也挺心虚,觉得理亏也不敢再说什么。

    这才迈着步子默默往队伍里走。

    他个子在班上算高的,按照高低排列,谢庚很自觉的往后面位置站。

    “大稀客啊,这不是我们最近的乖宝宝吗?我还以为你今儿也要和平日逃大课间时候一样不来呢。”

    “啧啧啧,还是鹿哥厉害啊,把你这叛逆分子都调教得三从四德的。”

    后面站着的几个男生就是李林峰给沉鹿说的要重点关注的对象。

    他们也没做什么穷凶极恶的事情,就是懒散没纪律。

    和谢庚不一样,谢庚好在有基础在这里扶得起来。

    而他们基本上算是来学校混日子的。

    李林峰从高一到现在劝了好多次,谈话也谈了,家长也请了。

    然而一直都没什么改变。

    最后他也没法子,既然管不了便只能让他们最大限度别影响了其他同学学习。

    毕竟高三这个关键时期了,还是要以大部分同学为重。

    他们嘴贫,看到谢庚往后面过来了,没忍住嬉笑调侃了几句。

    谢庚闷闷地不说话,不打算怎么搭理他们。

    他们见了也不恼,一左一右继续碎着嘴。

    “哟呵,谢哥不一样了,现在已经跻身好学生行列了,更看不起咱们了。”

    “我记得上次三校联考谢哥差点考到年级前一百呢。这么牛,传授传授下学习秘籍呗。”

    谢庚顿了顿,不耐烦地看了他们一眼。

    “有什么秘籍?每天多做两张卷子成绩不提升才怪了。”

    “我们做试卷也要会啊,不像你,有沉鹿这样的学霸帮你检查。”

    也不知道是不是谢庚的错觉,他总觉得对方话里有话。

    他皱了皱眉,一边跑着一边平复着呼吸。

    “你到底要说什么?真要学习就拿行动出来。”

    “你们不懂可以去问沉鹿,她学习委员。在这里给我说什么,听着酸溜溜的。”

    也不知道是酸他还是酸沉鹿。

    谢庚觉得有些莫名其妙。

    “还是算了,我们天生不是学习这块料,班上后排的就你还能抢救下。”

    那男生说着留意了下周围。

    见没什么人注意到他们这里后,压低了声音神神秘秘问了一句。

    “对了,问你个事儿。”

    谢庚不大习惯和不熟悉的人靠那么近,他往旁边跑了些。

    “什么事?”

    “你和沉鹿……”

    “你对沉鹿是不是有那个意思?不然干什么这么听她的话?”

    谢庚在三班,乃至淮南一中都是一个带着点儿传奇色彩的人。

    只是他本人不知道而已。

    他一般下了课就走,大多时候都是在城北那片网吧上网。

    淮南一中了解谢庚的一些“丰功伟绩”都是从城北那边流传过来的夸张版。

    再加上前段时间听说谢庚把城北的何余连带着他女朋友一起给揍了。

    有人说是谢庚去那片玩的时候,因为自己母胎单身看不惯小情侣,恼羞成怒没忍住动手打了人。

    还有人说是因为之前何余给沉鹿告白过,他对沉鹿有意思,怒发冲冠为红颜。

    打了一个何余不尽兴,拽着他女朋友又给打了一顿才解气。

    当然,这其中的真真假假没人能够辨认。

    不过城北这边乃至淮南一中的人大多都默认谢庚动手的原因是后者。

    于是这才有了现在这一问。

    那个男生眼睛亮得出奇,一脸八卦。

    “谢哥,你就给说说吧。”

    “你放心,谁年轻时候没喜欢过几个女生啊,这事不丢人。”

    谢庚听了他们叨叨这一串,缓了好一会儿都没反应过来。

    半晌,他张了张嘴,神情很是微妙。

    “……我?喜欢沉鹿?”

    “你们哪只眼睛看出来我喜欢她了?”

    “两只。”

    他指了指自己的眼睛,然后瞥了一眼在前面领跑的沉鹿。

    沉鹿的头发长长了好些,此时用了一根红色头绳随便绑了起来。

    有几缕头发在耳边,跟着清浅的阳光一并跳跃着。

    她对周围视线感知很敏锐,在男生看过去的时候沉鹿便下意识顺着看了过来。

    猝不及防的,刚好和他的视线撞到一起。

    “妈耶,吓死我了。”

    他连忙低头避开了沉鹿的视线,却瞧见了一旁眼神复杂看过来的谢庚。

    “我看你喜欢她的是你吧?就对视一眼就慌成这样。”

    “别别别,好兄弟,有事好商量别乱开这种玩笑。”

    男生拍了拍自己的胸口,还有些心有余悸。

    “这种高岭之花我就看看,欣赏是有的,喜欢就算了。”

    “你这什么意思?沉鹿配你那是一朵鲜花插牛粪上,你还瞧不起?”

    谢庚平日里虽然喜欢怼沉鹿,但是要是别人说了她他第一个跳出来反驳。

    “……你还说自己不喜欢沉鹿,我说什么了你就开始急了。”

    “我那是护短!沉鹿我朋友,你们不准说她一句不好!”

    少年说着警告似的捏着拳头,看着奶凶奶凶的,没什么威慑力。

    那两个男生耸了耸肩,一副[随你怎么说,你就是喜欢沉鹿]的神情。

    谢庚气到了,绕过去不想和他们跑一起。

    结果中途跑到另一边的时候速度慢了没跟上,被旁边人一脚绊住了摔了个狗吃屎。

    前面跑着的同学没有注意到后面的情况,倒是一直留意着后排的沉鹿瞧见了。

    她连忙从前面跑了过来,将谢庚拽到跑道外面去,避免被后面班级的同学给踩到。

    “沉鹿,我眼镜呢,我眼镜不见了……”

    他都没来得及从地上坐起来,眯着眼睛伸手往四周摸索。

    沉鹿这个时候才发现对方一直架在鼻梁上的眼镜不见了。

    应该是刚才摔到的时候给掉了。

    “你在这里等一下,我过去给你找找。”

    后面的队伍已经跑远了,见跑道上没什么人了之后,沉鹿这才过去找了一圈。

    黑框眼镜还是挺明显,她没用多久就瞧见了。

    “沉鹿找到了吗?”

    “找到了。”

    “那就好,我没眼镜我要瞎了,我不能没有它!”

    “……不过镜片碎了。”

    沉鹿拿着摔碎了的眼镜看了看,然后将他扶着往操场外走。

    “幸好还没上课,我带你去学校眼镜店配一副吧。”

    “那你扶着我一点,我现在十米之外人畜不分的。”

    她沉默了一会儿,垂眸看着对方因为害怕而下意识抱着自己胳膊的双手。

    “……你没觉得有什么不适应的?”

    沉鹿试探着问了这么一句,对方反应比她想象得要大。

    “有有有,我感觉上帝在我眼前遮住了帘忘了掀开。”

    他一边说着一边把沉鹿胳膊抱得更紧,好像前面有万丈深渊似的。

    沉鹿淡淡扫了谢庚一眼,然后拍了下他的手。

    “松开点儿,手臂都要给你拽下来了。”

    “不成,我怕摔了。”

    “……”

    啧。

    这时候倒是不恐女了。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本站小说同步更新,安卓版App免费下载

《穿成反派女配她姐后我十项全能了》最新章节尽在“第七书-安卓版APP”,百万书友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