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穿成反派女配她姐后我十项全能了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四十四章
   存书签 我的书架 返回书页
    淮南一中的眼镜店就在操场旁边位置, 沉鹿带着谢庚进店的时候下意识扫了一眼周围。

    里面摆放了各种各样的眼镜, 颜色和样式都不一样。

    一眼看过去眼花缭乱的。

    她第一次来, 在谢庚跟着老板进去测度数的时候她随意找了个空位坐下等着。

    沉鹿原本只是随意看一下, 而后视线被里面一个圆框金边眼镜给吸引了。

    不是班上有的同学戴的那种大圆框眼镜,是稍微小一些的那种。

    狠简单, 没有太多花里胡哨的装饰。

    “小同学你也要配眼镜吗?”

    大约是留意到了沉鹿的视线, 旁边的一个小姐姐笑着过来柔声询问道。

    “是看中了我们店里的哪一款眼镜框呢?因为你们都是学生, 你们在我们这里配眼镜是可以打个八五折的, 很划算。”

    “你要是看中了可以戴着试试看,这边有镜子。”

    “我不近视。”

    沉鹿这么解释了一下后, 淡淡地将视线从那个眼镜框上挪开。

    “你不用管我,我只是随便看看。”

    那个小姐姐一愣,而后也没在意。

    她知道沉鹿是带着同学过来配眼镜的,想着配眼镜还是要一会儿时间。

    “那我给你拿本杂志看看, 打发打发时间。”

    “谢谢。”

    沉鹿接过对方递过来的一本杂志, 对方是顺手就近从书架子上随意拿的。

    眼镜店里的书册子大多都和眼镜什么脱不了关系。

    给沉鹿的这本也是一些关于眼镜什么的款式介绍之类杂七杂八的东西,不过不是纯文字介绍。

    上面热门款式有对应的模特照片, 能够清晰明了地看到戴上去的效果。

    她漫不经心地翻阅着,大多都是店里有的,她进门时候便看到了,所以翻阅得挺快。

    在沉鹿翻到后面部分的时候,她发现刚才留意到的那个金边眼镜也在上面。

    男女款式都有,只是男款的眼镜框要小一些。

    杂志上的男人西装革履,鼻梁上架着这款金边眼镜。

    不苟言笑的样子和陆谨行有那么些许相像。

    小姐姐拿着纸杯去接了热水过来, 刚把杯子放下便看到了沉鹿翻页的手没继续动。

    长长的睫毛下那双眸子静静地注视着上面的男人。

    准确来说是那个眼镜。

    “看来你挺中意这款呢。”

    她说着将手中的杯子往沉鹿那边推了下,示意她喝水。

    “你要是真喜欢可以考虑买下来,也不贵。你不近视可以戴个平光镜片,不影响。”

    这么建议道后,女人突然想到了什么。

    “你这是男款的,你是要买给你朋友或者你家人的吗?”

    “……没,我就是看着挺好看,下意识多了几眼而已。”

    沉鹿面上没什么情绪变化,语气也很平淡。

    旁边人看不出来她心里真实想法,以为真是她说的那样,便没有再继续推销这款眼镜了。

    “那你在这里喝喝热水,你朋友应该马上就好。”

    小姐姐一直都在这家眼镜店里工作,因为眼镜店开在淮南一中里面,她平日里和学生接触得也多。

    她看着沉鹿虽然里面套了一件衣服,和其他来的同学比较起来还是显得挺单薄的。

    “小同学你这穿的有点儿少呀,最近天是越来越冷了,你还是多注意一点呀。”

    这已经不是别人第一次说她穿的少了,昨天李林峰也提醒了。

    沉鹿这才往校服里面套了件衬衫。

    她真不觉得冷,尤其是刚在操场跑了一圈过来。

    沉鹿背上都汗津津的,甚至想要把拉链拉了把衣服敞开散热。

    “……好,我会注意的。”

    沉鹿虽然嘴上这么答着,但是心下却忍不住吐槽了一句。

    再多穿点这不得热出痱子。

    她们寒暄了几句,聊了都是些学习任务重不重,注意劳逸结合的事情。

    沉鹿没怎么搭话,奈何对方是好意关心,她耐着性子都给听了进去。

    这个时候谢庚已经从里面出来了,他在之前就提前选好了眼镜框。

    和之前一样,也是个黑框的。

    “你戴着眼镜走两步,适应适应。”

    眼镜店的老板这么给谢庚说着,视线瞧见了他额头那一层长到都要遮眼的碎发。

    “还有啊小同学,你这头发得空也记得去剪剪啊,都快长到眼睛下面了。”

    “嗯嗯嗯知道了,主要是最近考试太多给忘了,我这周就去理发店打理下。”

    谢庚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镜,看着眼前重新高清起来的世界后这才松了口气。

    “我刚没了眼镜真感觉自己跟瞎了一样。”

    “行了,这话你从刚才我带你来眼镜店的路上就感叹了好几次了。”

    沉鹿把手中的杂志合上放到了一旁的书架子上。

    “你要是适应得差不多了就交钱走人,马上要上课了。”

    “……你又不近视,怎么知道我刚才多无助。”

    谢庚看着对方不耐烦地皱了皱眉,小声嘟囔了一句。

    他过去付了钱后,看着沉鹿已经走到店门口了,连忙小跑着跟了过去。

    在谢庚以为沉鹿会径直往教学楼那边走的时候,她不知怎么的突然停下了脚步。

    “怎么了?走呗,我已经付了钱了。”

    沉鹿顿了顿,红唇微抿了下。

    “你先回去,我买个东西。”

    “买东西?你要去小卖部买吃的吗?”

    因为小卖部就在眼镜店旁边不远的位置,谢庚想着沉鹿又不近视,所以下意识以为对方要背着自己买好吃的。

    “啧,沉鹿你做人也忒不厚道了吧?我这眼镜摔了可是因为你,你还被背着我买好吃的。”

    “莫名其妙,你自己跑步不当心摔了怎么还怪我头上了?”

    “还不是因为……”

    谢庚话只说了一半,后面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又戛然而止。

    他薄唇微抿,低声嘟囔了一句。

    “算了,就当我倒霉。”

    沉鹿一脸莫名地看着眼前的少年,发现他闷声不知道在说什么。

    那样子好像受了什么委屈似的。

    还属于那种有苦说不出的。

    要是应付另一个谢庚还好,沉鹿还算能够狠下心来。

    只是现在这模样的太像沉呦呦了,她很难无视对方。

    “……啧,你要吃什么味道的薯片?”

    “我给你带。”

    “番茄,蜂蜜黄油,还有黄瓜味的,都给带一包吧。”

    谢庚眼睛一亮,上嘴皮下嘴皮一碰,噼里啪啦又是一堆。

    “再给我带包辣条吧,对了可乐也别忘了。”

    “你觉得我买那么多能带进教学楼吗?”

    她抱着手臂凉凉扫了谢庚一眼。

    “笨!你这也太不会变通了。你要是怕被教导主任发现,你就往衣服里藏嘛。”

    “……你别得寸进尺。”

    “……”

    哼。

    说到底还是小气。

    好不容易等到谢庚走了,沉鹿这才松了口气。

    她看着少年的身影完全消失在了视野之后,这才掉头回了眼镜店。

    沉鹿走到刚才看中的那款眼镜框那里,她指给一旁的小姐姐看。

    “你帮我包起来吧。”

    见沉鹿折返回来后那人只是愣了一瞬,而后脸上立刻挂上了笑容。

    “请问要男款的还是女款的?”

    “男款。”

    小姐姐听后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带着调侃意味瞥了沉鹿一眼。

    在沉鹿被盯得不大自在的时候,她这才收回了视线和身后的老板了然地对视了一眼。

    老板可能四十来岁。

    他神情和蔼,慈祥地注视着沉鹿。

    “年轻真好啊,你说是吧。”

    “是的呢,这可能就是我们已经逝去的青春吧。”

    “……”

    沉鹿拿着包好的眼镜框,顶着两人调侃的眼神很不自在的快步走了出去。

    她去旁边买了谢庚要吃的薯片后,这才回了教室。

    趴在桌子上的谢庚一见她进教室了立刻抬起头看了过去,眼睛亮的出奇,直勾勾盯着她手上的零食。

    “不就是买一包薯片吗?你怎么用了这么久?”

    现在是晨读刚结束课间休息的时候,沉鹿赶巧踩着这个时间点回来了。

    谢庚一边说着一边把薯片给拆开,看到沉鹿把什么东西放到了桌肚子里。

    “你还买了其他的吃的?是什么?辣条还是巧克力?”

    “不是吃的。”

    “那是什么?”

    谢庚就跟个好奇宝宝一样,视线忍不住一直往她桌肚子里瞥。

    “什么东西还放桌肚子下面,这么藏着掖着的。”

    他咀嚼着薯片,看沉鹿微微皱眉警告着他别东瞅西看。

    谢庚顿了顿,这才收回了视线。

    但是他还是好奇,脑子里一直在猜沉鹿到底买了什么这么隐秘。

    这个问题谢庚思考了一上午,等到中午吃饭的时候早上和他并排的晨跑的那两个男生手放在他肩膀。

    一副哥俩好的将他往食堂那边带。

    “谢哥,今早上你摔了那事主要原因在我们。”

    “你赏个脸,中午这顿饭我们兄弟俩请你。这饭卡,你随便刷。”

    谢庚原打算拒绝的,毕竟他不怎么喜欢和外人一起吃饭。

    但是听到他们说要请他吃饭,他犹豫了下,还是点头答应了。

    “你们说的啊,我今天这眼镜可花了六百多,我到时候要狠狠刷你们一顿,可别心疼。”

    “成成成,你随便刷,能吃多少刷多少。”

    谢庚跟着他们去了食堂后其实也没刷多少,就比平时多了份荤菜。

    也不知道是今天多了个晨跑什么的,他还真挺饿的,打了饭立刻埋头苦吃。

    “你们看我干什么?吃你们的啊。”

    “在了在了,就是看你吃的香。”

    他听了后一脸莫名地看了他们一眼,刚准备说什么的时候,余光瞥到了前面不远处和王瑶马晴她们坐一起的沉鹿。

    想了一上午都没个结果的问题,在看到沉鹿的时候又一次出现在了脑海里。

    谢庚把嘴里的食物咽了下去,明明知道这个距离沉鹿不可能听见,却还是下意识压低了声音。

    “喂,问你们个事儿。”

    “你们说女孩子买了什么东西需要藏藏掖掖的,不拿出来给人看?”

    对面两个男生听后对视一眼后立刻秒懂,挤眉弄眼地看向谢庚。

    “这还能有什么?肯定是那个啊。”

    “什么玩意儿?什么这个那个?”

    见谢庚是真的不明白,他们也斟酌了下这才开口低声给他解释。

    “就是女生每个月都会用的那个……”

    “……这,这样啊。”

    谢庚少有的不大好意思,他耳根红了红,不自觉挠了挠面颊。

    “也是,沉鹿怎么说也是个女孩子。”

    “是鹿哥那个来了啊?”

    他们一愣,想着谢庚和沉鹿是同桌这种事情应该也不难发现。

    “那她今天还领跑,我听说女生那个来了不能剧烈运动啊。”

    “那只是对于一般女生,沉鹿应该没事。你看她今早上跑前面一脸轻松的样子,哪像来了生理期?”

    “也是哦……”

    两人之后还叽叽咕咕聊了什么谢庚没怎么听清楚,他脑子里都在想沉鹿生理期来了的事情。

    吃了饭回教室的时候,谢庚趁着沉鹿去了办公室还没回来的空挡拿着她的水杯。

    他把杯子里的水给倒了,立刻去后面饮水机那里接了杯热水放回去。

    等到沉鹿回来的时候,他表面上看着和平常一样趴桌子上休息。

    其实视线一直留意着沉鹿。

    “沉鹿,你身体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啊?你要是不舒服给我说,我带你去医务室休息休息。”

    正拿着笔坐着习题的沉鹿手上动作一顿,疑惑地看了过去。

    见对方直勾勾地盯着自己,那眼神跟个大型犬一样,隐约带着讨好意味。

    “……你又在打什么主意?”

    “这还没上课你就想休息了?”

    不是沉鹿没根据猜测,之前时候谢庚曾经装肚子疼去了医务室。

    结果什么事都没有,拉着帘子在床上打了一下午游戏,游戏机没电了这才回来。

    谢庚没想到自己好不容易关心对方一次还被误会了,他冷哼了一声,别开脸不搭理沉鹿了。

    沉鹿没太管他,只是盯着他看了一眼。

    她手上的习题做的差不多了,这才放下笔去拿放桌子上的水杯。

    杯子是保温的,从外面摸摸不出里面冷热。

    沉鹿去办公室之前接了点水,水放凉了些才盖上,现在应该也是温热的。

    所以她也没多想,拧开杯盖子便直接喝了一口。

    然而里面的温水在刚才已经被谢庚给倒了,重新接的是刚开的热水。

    一口这么猝不及防的下去,别说是口腔了,喉咙都差点给烧了。

    “唔!”

    沉鹿没有烫的叫出来,不过也不好受。

    她把杯子放下捂着烫红了的嘴唇缓了好一会儿。

    舌头还有上牙膛被烫得厉害,她一时之间都快没知觉了。

    火辣辣的,比吃了一把辣椒还要得劲。

    谢庚听到动静看了过来,看着沉鹿用手背贴着唇,眉头紧皱着的样子。

    他一愣,瞥见桌子上被拧开盖子的水杯立刻反应了过来。

    “哎呀,你怎么不放凉一下再喝啊?”

    他说着连忙拿着本子给她扇风,想要帮着她降降温。

    “这我刚给你接的,肯定特别烫。你烫得严重不,要是严重的话我带你去医务室看看!”

    沉鹿被烫得都没法说话。

    她听了对方这话后深吸了一口气,半晌才开口。

    “所以我不舒服你就变着法儿让我不舒服?嗯?”

    沉鹿的嘴唇都红了,忍着疼嘲讽地扯了扯嘴角。

    她起身拎着谢庚的衣领子,基本上没用什么气力就把他给拽起来了。

    “你,你干什么呀?!有话好说别,别碰我!”

    谢庚挣扎了几下,在对上沉鹿的眼神后下意识缩了缩脖子。

    沉鹿垂眸凉凉看了他一眼。

    “你不是想去医务室吗?可以啊,我带你去。”

    “毕竟人少的地方动手也方便。”

    “你说是吧?”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