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穿成反派女配她姐后我十项全能了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四十五章
   存书签 我的书架 返回书页
    经过早上喝烫水那件事后, 谢庚算是老实了。

    上课的时候也没打盹儿, 打足了精神不给沉鹿找任何可以教育他的机会。

    就这样好不容易挨到了下午放学, 谢庚见沉鹿要走了收拾着东西连忙小跑着跟了过来。

    “最近何余应该不会来找你了,你可以不用跟我一起回去了。”

    沉鹿看到少年跟了过来有些意外地挑了挑眉。

    “再说了你不是一直不乐意跟我回去吗?”

    “这几天我跟你走吧,你现在这个情况我不大放心。”

    听他们说女孩子那几天都很虚弱,动不动就肚子疼什么的。

    严重的跟个绞肉机在肚子里搅一样, 谢庚怕沉鹿在路上疼晕过去了, 于是打算跟着她放学。

    “我什么情况?”

    她没明白对方这话什么意思,眼神疑惑地扫了过去。

    “哎呀,这, 这种事情你非要我说明白吗?”

    谢庚对这些没接触过, 觉得特被羞耻,很是不好意思。

    “就是那几天啊, 女生一个月那几天。”

    他一边说着一边眼神隐晦的往沉鹿手中拎着的袋子那里落。

    沉鹿一愣, 想起今天上午谢庚破天荒给自己接了热水的事情。

    又联系到现在这个情况,她一下子便明白了对方要说的是什么意思。

    “……你以为我今天买的这个是卫生巾?”

    “你, 你别说出来啊!”

    谢庚连忙看了一眼周围,做贼心虚似的特别紧张。

    见教室里已经没什么人了之后, 他这才松了口气。

    “这种事情你, 你别说的那么直白……”

    “尤其还是给我一个男生说。”

    “……”

    沉鹿深吸了一口气, 将那个袋子打开给他看。

    “说不可以, 你,你也别给我看啊!”

    “你看清楚,这里面装的是什么?”

    谢庚听了沉鹿这话, 没把手从眼睛面前拿开。

    “不是那个东西啊?”

    他顿了顿,手指之间松开了些缝隙,然后低头从中间看了过来。

    “眼镜?你买这个做什么,你又没近视。”

    “平光镜而已。”

    沉鹿见他看清楚了后将袋子合上,也不等对方再瞧。

    “我看着镜框挺好看的,就顺手买了。”

    “是挺好看的。”

    谢庚也觉得不错,他微微颔首表示附和。

    “不过你这个是不是有点大啊,你有没有戴着试试?我感觉你的话应该买小一点的。”

    “……不是给我自己买的。”

    “哦哦哦哦,给陆谨行的啊。”

    少年说着将没吃完的一包辣条拿着继续吃,想着刚才他瞧见的那个眼镜框的样子。

    “那挺适合他的,戴着一定好看。”

    沉鹿张了张嘴很想要反驳什么,却发现自己根本没办法反驳。

    一是这个她的确是想要给陆谨行,之前他送给她的那条裙子太贵重了,哪怕他说是领带的回礼她也没办法完全做到心安理得的收下。

    二是谢庚说的对,她也觉得这镜框很适合陆谨行,应该会很好看。

    “怎么了?你怎么又不说话了?”

    谢庚吃了一片辣条,下意识将辣条往沉鹿那边递过去。

    “这个挺好吃的,你吃不吃?”

    “不了,我不喜欢吃这些东西。”

    “行吧,可惜了,薯片可乐甜食你都不喜欢。哦对,听说你去年开始就改过自新了,游戏好像也不打了。”

    谢庚说到这里十分可惜地摇了摇头,对此表示很惋惜的样子。

    “那你这人生也太无趣了,一点儿都没有当代高中生的朝气。”

    “的确没你有朝气。”

    少女扯了扯嘴角,怼起谢庚和怼沉呦呦一样得心应手,信手拈来。

    “你玩游戏玩到近视,吃甜食吃到蛀牙。像我这种没有朝气的老年人的确甘拜下风了。”

    “……”

    少年被怼得哑口无言,一路上也学乖了,本着沉默是金的原则吃完了手中的辣条。

    在一个转角口两人不顺路要分开的时候,一辆熟悉的车恰好也往这边开了过来。

    光是看这个开车的方向就能瞧出对方是打算往淮南一中方向过去。

    里头坐着的人也不陌生,正是刚忙完工作的陆谨行。

    他余光瞧见了路边的沉鹿后连忙招呼老周停车。

    沉鹿也注意到了停在自己面前的车子。

    车窗摇下来的时候,陆谨行的面容映入眼帘。

    “陆哥,你来接沉鹿的啊?”

    一旁还没有走的谢庚瞧见了,先开口打破了沉默。

    “……刚忙完,顺路就过来了。”

    “哦哦哦这样啊。”

    谢庚不知道陆谨行的公司距离淮南一中一点儿也不顺路,算绕远了。

    他点了点头,也没怎么怀疑。

    “那我先走了你们慢慢聊,我和你们不顺路。”

    见谢庚的身影完全消失在了视野之中后,沉鹿这才低头和车子里坐着的陆谨行对上视线。

    “我拐个角马上就要到家了。”

    “那我走路送你吧,正好今天坐了一下午没怎么活动。”

    陆谨行生怕沉鹿就这么直接走了,连忙打开车门下了车。

    “周叔你就先回去吧,我一会儿就回来。”

    老周一愣,在车门关上的时候反应了过来。

    他朝着陆谨行所在的方向笑了笑,点头表示赞许和欣慰。

    在给男人比了个大拇指的动作后,也不等他有什么反应,便踩着油门扬长而去了。

    “我帮你拿书包吧,高三的课本应该很重。”

    最近的陆谨行在陆慎那里取了一些经,比起以往闷声半天都不出一句说来大有进步。

    变得很是主动。

    “不用了,这点儿重量对我来说不算什么。”

    “我一个大男人走在你旁边两手空空,旁人看了也不好。”

    他勾唇朝着沉鹿笑了笑,很清浅的一个弧度。

    “给我吧。”

    “……”

    沉鹿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将书包递给了陆谨行。

    他接过后掂量了下,对他而言这点重量也很轻松。

    “我今天来的有点晚,想着去校门口应该等不到你了,没想到路上遇到你了。”

    “……你下次很忙的话直接回家就成,不用特意过来。”

    “我家距离学校坐车也就五六分钟就到了。”

    沉鹿说的很隐晦,她觉得对方来了也就和她能待几分钟。

    绕这么远过来,实在有点儿大费周章。

    “那我下次让周叔绕个路再送你回去?”

    “你……”

    “我开玩笑的。”

    陆谨行神情很温和,眼神也是如此。

    从刚才到现在他的视线一直都落在沉鹿身上没有移开过。

    “虽然我的确有想过这么做,但是你家里还有个沉呦呦,也不能让她饿着肚子等你。”

    他这几天真的变了个人,很主动。

    陆谨行不怎么会聊天,可只要把话题往沉鹿和沉呦呦身上靠,他倒没有那般沉默寡言了。

    陆谨行说到这里后,不知道觉察到了什么 。

    他停下脚步,垂眸往沉鹿的唇上落。

    男人的眼神直白,让人很难忽略。

    “你的嘴怎么了?好像比平日的要红……”

    “还有点肿。”

    陆谨行想到了刚才谢庚手上拿着的辣条,他顿了顿。

    “你吃辣条了?”

    “没。”

    沉鹿下意识抬起手碰了下自己的嘴唇,稍微用力压了下还有些疼。

    她皱了皱眉,将手放下后继续说道。

    “今天喝水的时候忘记放凉了不小心烫到了。”

    她没有告诉陆谨行是谢庚给她接了热水,这才烫到的。

    只这么轻描淡写地提了一句。

    “是刚烧开的热水?”

    陆谨行薄唇微抿,神情很是严肃。

    “我能凑近点儿看看吗?”

    两人现在也就一步的距离,要再凑近些那得多近?

    沉鹿眼眸闪了闪,然后摇了摇头。

    “不是多严重,已经好很多了。”

    “那是热水,光是你的嘴都给烫伤成这样了。这么一下子喝下去你口腔呢,有没有被烫伤?”

    “真没什么……”

    沉鹿话才说了一半,陆谨行便上前了半步。

    他骨节分明的手轻轻捏住了她的下巴,很慎重小心。

    “舌头好像也烫伤了。”

    陆谨行声音很沉,在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后一顿。

    竭力淡定地松开了手。

    “抱歉,你刚才说话的时候我一直盯着你看。我看到你舌头好像有点红没忍住动了手。”

    沉鹿也没想到陆谨行会直接上手,她沉默了一会儿,抬起手摸了摸刚才被对方碰触的地方。

    他没用什么力气,只是她皮肤很容易留痕迹。

    上面留了点儿红痕,好似胭脂扫在上面,过了好一会儿这才褪去。

    “……没事。”

    很奇怪的感觉,被陆谨行碰触的地方酥酥麻麻的,宛若电流。

    而且……她并不讨厌。

    陆谨行留意着沉鹿的神情,发现对方并没有生气后这才在心里松了口气。

    正当他打算说什么缓和下有些尴尬的气氛的时候,余光瞥到了沉鹿手上拿着的一个袋子。

    沉鹿也顺着他的视线看了过去。

    这个东西她原本打算买回去,等到周末得空了再拿去给陆谨行。

    今天碰巧在路上遇到了,这个时候给对方正合适,也懒得再多跑一趟了。

    “这个东西是我原本打算周末拿去送给你的。”

    “给我的?”

    陆谨行莫名紧张了起来,他长长的睫毛颤了下。

    在沉鹿递给他的时候接的都很小心翼翼。

    他面上虽然没太多的表情,但是他眉眼柔和,看上去应该很高兴 。

    “我能现在打开来看看吗?”

    沉鹿微微颔首。

    “可以。”

    “也不是什么贵重的东西,是一个眼镜,不过没度数。我看着它挺适合你的,就顺手买下来了。”

    陆谨行拿出来看了看,很轻。

    暗金边镜框看上去也很简洁,没什么花里胡哨的东西装饰。

    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他觉得好像从自己把这个眼镜拿出来的时候沉鹿的莫名变得灼热了起来。

    好像在期待着什么。

    “……我现在戴着试试可以吗?万一不合适你还可以拿去换。”

    沉鹿听后勾唇笑了笑,似乎对陆谨行这话很是满意。

    陆谨行沉默了一瞬,在对方自以为收敛了实则很是直白的眼神下将那个眼镜戴上。

    他脸上轮廓很分明,鼻梁也高挺。

    那金边眼镜很轻巧地便架在了上面,圆框镜片,将陆谨行看着有些冷峻的五官棱角变得柔和了许多。

    陆谨行的睫毛又长又密,眼睑处是落下的两片浅灰色阴影。

    他戴好后下意识抬眸看向沉鹿。

    “……你觉得怎么样?会不会很别扭?”

    他有点儿紧张,喉结滚了滚,嘴唇也不自觉往下抿。

    睫毛跟着颤动得像是窸窸窣窣的雪落。

    沉鹿不是没想过这副眼镜戴到陆谨行身上是什么样子,她也知道人长得好看戴眼镜也一定很好看。

    可等看到对方亲自戴上的时候。

    她发现自己根本移不开视线。

    见沉鹿没有回应,只是直勾勾盯着自己。

    陆谨行薄唇微抿,以为是不好看。。

    “应该很奇怪吧,要是不合适的话我就先摘下来。”

    “以后我在办公时候用。”

    他说着抬起手准备把眼镜摘下来,然而沉鹿的手比他的动作更快。

    沉鹿扣住了他的手腕,制止了他。

    “不用,很适合你。”

    “也很好看。”

    沉鹿真心实意地夸赞着陆谨行,或许是因为她少有且直白的夸赞,男人有些懵。

    他愣住了,缓了一会儿都没回神

    因为他低头注视着沉鹿的动作,架在鼻梁上的眼镜滑落了些许。

    沉鹿瞧见了没忍住,抬起手轻轻帮陆谨行将眼镜推了上去。

    陆谨行呼吸一窒,随着少女的靠近,他整个人都僵硬住了。

    她的手指纤细修长,碰触眼镜的时候即使没有碰触到他。

    可距离太近,陆谨行甚至能够感受到少女指尖的温热。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