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穿成反派女配她姐后我十项全能了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四十八章
   存书签 我的书架 返回书页
    沉鹿也不知道最后自己为什么稀里糊涂就答应了她们。

    等到反应过来的时候, 她躺在床中间, 左右各躺着一小只,像是汲取温暖一样往她身边凑。

    白月初还好,小心翼翼地试探着靠近,不会挤到沉鹿。

    沉呦呦倒不客气,不仅使劲儿靠过来, 还要手脚并用抱着她。

    跟个八爪鱼似的。

    沉鹿面无表情的用手将沉呦呦扒拉下来些,正准备关灯睡觉的时候。

    她又伸手把床头柜上放着的故事书拿了过来。

    “沉鹿沉鹿,讲故事讲故事。”

    “……你不是上了小学就不听故事了吗?”

    沉鹿给沉呦呦讲了快一年的故事, 直到对方上了小学后她才听说班上其他同学早就不听睡前故事了。

    这才不让沉鹿给她讲了,说什么她已经不是小孩子了不需要听这些了。

    “我是听得很多了, 但是月初没有哇。她爸爸妈妈工作忙,给她讲睡前故事的时间很少, 你今天得空就给我们讲讲嘛, 反正我也好久没听了怪想的。”

    沉呦呦在班上和白月初玩的最好, 几乎到了形影不离的程度。

    不仅是在班上, 就连吃饭午睡上厕所时候都在一起,回家也坐的一趟校车。

    白月初和别的同学关系已经没有最开始时候那么僵硬了,不过也没有多要好,顶多算是说几句话,或者点头之交。

    她很多事情都是和沉呦呦说的。

    沉呦呦知道白月初很喜欢听她妈妈讲睡前故事,不是因为她妈妈讲得多好,那些故事有多吸引人。

    只是因为商露没法经常回家,她每天毒盼望着能有睡前故事听。

    想到自己基本上天天听, 一听不听还要闹别扭。

    沉呦呦觉得很是不好意思。

    她盯着沉鹿一脸期盼,轻轻把书放到了她的手上。

    “好不好嘛沉鹿,现在还没到九点,你就给我们讲个故事嘛。”

    白月初看着沉呦呦,又看了一眼沉鹿。

    “没关系的沉鹿姐姐,你早点休息,我不听也没有关系的。”

    其实沉呦呦能够为她提出这样的请求她已经很开心了。

    她心里暖暖的,鼻子和眼眶却不自觉红了起来。

    白月初朝着沉鹿笑了笑,压着被子不让风灌进来。

    然后她起身准备去帮她们把床头的灯给关了的时候,沉鹿将她带回了温暖的被窝里。

    “月初,你不要总是在我还没有答复的时候就放弃了,这种小要求要是我拒绝了,换做沉呦呦的话早就闹起来了。”

    沉鹿长长的睫毛颤了下,抬起手揉了揉她柔软的头发。

    “你可以任性一点,不用这样小心翼翼。”

    因为这么一句话,刚才还只是眼眶湿润,这一下子白月初实在忍不住了。

    眼泪“吧嗒”一声掉了下来。

    不过她并没有哭出声,哭的时候也很克制。

    只哭了一小会儿便抬起手用手背把眼泪给擦掉了。

    白月初皮肤本来就白,头发也卷,跟洋娃娃似的。

    她哭的时候小脸也红扑扑的,看上去可爱又可怜。

    沉呦呦见了连忙把床头柜上的抽纸拿过来递给她。

    她起身,上半身子压着沉鹿用纸给白月初擦眼泪。

    “别哭啦!沉鹿刚才说了,你可以任性一点!”

    “大胆点,咱们听十个!”

    正接过纸巾擦着眼泪的白月初听到这话后破涕为笑。

    “那也太任性,任性过头啦。”

    “我听两个就好了。”

    “……”

    沉鹿沉默着将压在自己身上的沉呦呦给拨开,又用手将两个小萝卜头给压下去躺着。

    她把自己的枕头垫在背后靠着,伸手翻阅着许久都没有动过的故事书。

    “你们要听什么?这本是寓言故事,在抽屉里还有一本童话故事和神话故事。”

    那本神话故事收集的故事很全,不只是局限于中国的,还有希腊那边的一些神话故事。

    白月初平常听的都是些童话故事,听到这里还挺好奇的。

    “神话故事可以吗?我没有怎么听过耶。”

    沉鹿微微颔首,将手中的这本寓言故事合上。

    她用书本轻轻敲了下一旁舒舒服服躺着的沉呦呦,视线往柜子那边扫了一眼。

    “去,把那本神话故事拿出来。”

    沉呦呦将脑袋上的那本书拿着放在了床头柜那边,又从抽屉里拿了那本封面更花花绿绿的《中外神话故事》。

    这三本故事沉呦呦基本上都听了个全,不过听是听了,但是听没听懂,听懂了多少,就只有她自己知道了。

    “《女娲造人》,讲这个怎么样?”

    因为沉呦呦都听过了,于是沉鹿只询问了一旁白月初的意见。

    小女孩和沉呦呦不一样,特别容易满足,没什么要求。

    听到沉鹿这么问了后立刻点了点头。

    “都好的都好的,只要是沉鹿姐姐讲的故事我都喜欢。”

    没有人不喜欢听好话,沉鹿也不例外。

    她勾唇笑了笑,弧度很浅,在灯光下瞧着有些朦胧。

    “那就讲这个吧,一会儿再给你讲个希腊的神话故事。”

    一旁的沉呦呦小脑袋往沉鹿那边蹭,找了个舒服的位置靠在了她肩膀后,这才没了动作。

    她现在已经会认好些字了,在沉鹿讲故事的时候她也小声得跟着读。

    “盘古开天劈地之初的时候世界上还没有人类……女娲用黄土仿着自己的模样捏了泥人。”

    “后来要捏的人类实在太多了,她没法一个一个捏,于是便折了一个树枝蘸着泥浆甩落在四周,落在地上的泥点子就成了人。”

    沉鹿顿了顿,看到后面已经没有什么内容了。

    “大概就是这么个故事。”

    “神话传说里人就是这么来的。”

    “原来是这样啊,那这么说女娲娘娘捏泥人也偷懒了。”

    白月初摩挲了下下巴,皱着眉顺着刚才的故事想了下。

    “这应该也是为什么有的人长得不好看,有的人长得好看的原因。”

    “捏的泥人和甩在地上的泥点子质量肯定不一样哇。”

    沉呦呦之前听的时候都没有想到这一点上,她睁大了眼睛,恍然大悟。

    “对哦,好像真的是这么回事耶。”

    她这么感叹着的同时,抬头看了一眼沉鹿,然后又瞧了下对面的白月初。

    “那看来女娲娘娘捏我们的时候还挺用心的嘿嘿嘿。”

    “是,是这样的吗?我有那么好看吗?”

    “……”

    沉鹿没办法参与她们两人的谈话,她沉默了一会儿。

    然后慢慢往后翻动了下书页,想等着她们兴奋自恋完了再继续下一个故事。

    “聊完了吗?聊完了我继续讲下一个。”

    “好啦好啦。”

    沉呦呦也意识到她们刚才太兴奋了,说得也有点儿多。

    她抬起手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鼻子。

    “你继续讲,我们不说啦。”

    沉鹿掀了下眼皮,翻到目录看了一下。

    她大致上扫了一个遍,最后视线淡淡落在了希腊神话后半段地方。

    “我记得你之前讲到这之前后面就没继续讲了。”

    “要不就从这里开始讲吧。”

    沉呦呦凑过去瞧了一眼,看着沉鹿手上指着的那个地方,下意识读了出来。

    “水仙花的故事?这个好像的确没有听过耶。”

    一旁的白月初眨了眨眼睛,听到这里缓了一会儿。

    “沉鹿姐姐,是那个长得很好看,结果喜欢上自己水中的倒影的那个男孩子的故事吗?”

    “月初你听过这个故事啊?”

    沉呦呦没想到白月初竟然听过这个,还是希腊故事。

    “你是不是记错了,你说的这个故事讲的是个男孩子,这跟水仙花没有一点关系呀。”

    “唔,这个有点复杂。就是这个男孩子就是水仙花,他喜欢上自己的倒影之后,因为得不到倒影的回应就郁郁寡欢而死了。最后他就变成了水边的一株水仙花了。”

    这个故事白月初不是听商露讲的,而是在电视上看到的动画片。

    有一个动画片就专门讲的希腊的一些神话故事,里头刚好也有这个故事。

    沉呦呦惊呆了,她咽了咽口水,下意识看向了沉鹿。

    “真的吗沉鹿?水仙花都是美少年变的?”

    “至少在希腊神话里面,是这样的没错。”

    沉鹿其实选到讲这个故事主要是想调侃下沉呦呦的自恋,不想白月初也知道这个故事。

    她翻着书页浏览了下后面的故事,想着刚才算是白月初讲的,她得再选个讲讲。

    “那长得好看的女孩子呢?她们,哦不,我们是什么花变的?”

    “……不知道,这里没有讲女孩子是由什么花变化而成的。”

    “不过这种无所谓吧,女孩子不一定非要当什么花,当棵树什么的也挺好。”

    小女孩听后很是失望,她鼓了鼓腮帮。

    “怎么可能只有男孩子有我们就没有呢?沉鹿,是不是你知识储备不够呀。”

    “沉呦呦。”

    沉鹿深吸了一口气,稍微平复了下情绪,然后她将手中的书合上。

    “花花花,脑子里都是花。你就这么不想当个人吗?”

    “……也没有,就是觉得花好看嘛。”

    白月初看着沉呦呦委屈巴巴的样子,连忙开口安抚道。

    “没事没事,就算呦呦你不是花也好看。”

    “不不不,比花还好看!”

    沉鹿扯了扯嘴角,她可没有白月初那么好脾气和沉呦呦这么胡闹。

    她伸手捏了一下对方的脸颊。

    “与其想着当朵好看的娇花,你倒不如当棵参天大树。”

    “花再好看风一吹就倒,树可不会。”

    “可是花好看啊。”

    “花再好看也活不久。”

    “可是它好看啊。”

    沉呦呦完全没有改变自己的想法,她捏着拳头捶了下被子。

    语气和神情都特别笃定,像是一锤定音。

    “好看比什么都重要啊。”

    “……”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