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穿成反派女配她姐后我十项全能了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五十章 (修)
   存书签 我的书架 返回书页
    陆谨行出国出差的地方不是别处, 刚好是许陵所在的地方。

    这一次出差也就只是去开个会议,再处理些琐碎杂事,也没用多久时间。

    他还不知道林言洲给沉呦呦她们说了自己赶不回来这件事,正算着日子准备提前两天回去。

    结果陆谨行刚准备让秘书帮他把回去的机票订了的时候,许陵那边先来了电话。

    距离沉鹿十八岁生日还有两天, 时间足够, 他也不怎么急。

    想到这里, 陆谨行微皱了皱眉,还是摁了接听键。

    他还没有来得及说话, 那边的大喇叭先叭叭叭地开了口。

    “听说比前几天就过来这边出差了, 怎么?手头的事情忙完了没有?”

    “差不多了,打算明天一早就走。”

    许陵听了对方这话后着实被噎住了一会儿,他沉默了下。

    “……可以啊陆谨行, 你人都来这里好几天了都不来看看哥哥我?我照顾着你估摸着你不忙了的时候才打电话过来, 你倒好, 竟然都不带告诉我一声就打算回去了?”

    “从你上次过来也快大半年没见面了吧,这么狠心?”

    陆谨行对别的商业伙伴还会顾及面子,就算不能拜访也会打电话问候寒暄几句。

    但是如果对象是许陵的话, 可能因为太熟了, 他反倒不会客气。

    “你不是过几天也要回京城了吗?有什么好见的?”

    还有十几天就要过年了, 许陵这几天也收拾收拾准备回去了。

    而且确切的时间许陵也早早提前告诉了陆谨行,不早不晚,刚好是在男人回国后的第二天。

    说来也巧,是沉鹿生日的第二天, 也恰好是圣诞节。

    许陵按理说没那么快回国,只是他想着好久没有见林言洲他们了,再加上马上又到圣诞节了。

    之前圣诞节只是给他们寄了礼物,也没时间陪他们一起过。

    于是他这段时间加班加点的把手头的事务都处理了,想要早些赶回去和他们过圣诞节。

    让许陵没有想到的是陆谨行这几天也来了这边出差,他今天打电话一是来问候一下小老弟,二来是想着约着一起回国。

    他听到陆谨行这话后给气笑了,他扯了扯嘴角。

    就算隔着手机,陆谨行也依然能够觉察到那边的男人黑了脸。

    “行啊陆谨行,你都知道我就两天回去了。不来见见你嫂子和你哥,还一声不吭打算买了机票回国?”

    “啧,那机票应该还没买吧?没买等两天,先过来我这边吃个饭,等到时候我们一起回去。”

    许陵说得口舌都有些干燥,他下意识摸了摸兜里的打火机。

    克制着没打算抽烟,只是用手指摩挲着冰凉的棱角。

    陆谨行了解对方的脾性。

    许陵大多数时候看上去笑呵呵的,嘴贫,也好说话的样子。

    实则这种人最是喜怒不定,一生气起来很是吓人。

    他听出了对方语气里的低气压,陆谨行顿了顿,薄唇微抿。

    “抱歉。我还有事,我得提前回去。”

    “等你们回国时候我请你们吃饭,就你之前一直馋的京城那家私房菜馆。”

    “……你公司那边还有什么事?这都要过年了什么业务还积压着这么赶?”

    许陵之所以有点儿生气,主要不是因为陆谨行要回去。

    而是因为他提前问了陆谨行的秘书,在知道他没什么事情了之后这才打了电话过来。

    这明里暗里的,给人的感觉好像是陆谨行不怎么待见他似的。

    换做是谁被朋友这么避着,心里都不大好受。

    更何况许陵和陆谨行这么多年的交情了。

    “不是工作上的事情。”

    陆谨行声音很沉,长长的睫毛下那眸子有什么情绪闪烁。

    “……她后天生日,我得提前回去。”

    电话那边的男人缓了好一会儿,这才从陆谨行话里品出那个“她”是谁来。

    “弟妹生日啊?满十八了?”

    “你干嘛不早说,我这都快回去了,这生日礼物都没来得及准备呢。”

    陆谨行张了张嘴刚想要说什么的时候,就听见许陵那边脚步明显加快的声音。

    “老婆!给你说个大事,弟妹后天就满十八了,你赶紧去看看有什么合适的礼物。就那些什么钻石啊,手链什么的都可以看看,你眼光好,我对这些东西实在瞧不出什么不一样来。”

    正在二楼书房那边盖着毛毯看着书的林梵被许陵这么一连串话给弄得一愣,理了一会儿这才明白了对方在说些什么。

    “是谨行喜欢的那个叫沉鹿的姑娘?”

    女人的头发又软又长,看上去像是绸缎一般顺滑。

    因为身体不大好,她的肤色和其他人相比较起来要更加白皙,呈现出一些苍白之色。

    看上去病态点,却丝毫不损她的气质和美貌。

    “对对对,就是陆谨行老牛吃嫩草的那个,过两天人就成年了。这么重要的日子,我们这个做哥哥嫂子的怎么着也得表示表示。”

    许陵都没怎么怪那边几次开口想要说话的陆谨行了,把耳边的手机拿开了些迈着大长腿走了过去。

    “而且那姑娘对咱们儿子也很照顾,于情于理这礼物都得好好准备,准备个大的!”

    林梵弯了弯眉眼,看着和自己说话下意识低着头与自己平视的男人。

    她抬起手轻轻摸了摸许陵的脸。

    “不急,礼物的事情交给我,我会仔细选的。”

    她说到这里后垂眸将视线落在了许陵还在通话中的手机屏幕上,柔声示意他继续接电话。

    “你别一遇到事情就大惊小怪的,什么都给忘了。快继续接电话,难得谨行今天心情还不错,都没提前把你电话给挂了。”

    许陵有个毛病,一遇到什么自己不擅长解决的事情就会慌张。

    在林梵这边得到了安抚之后,他这才想起了那边还在通话中的小老弟陆谨行。

    “咳咳抱歉啊谨行,你这个消息太突然了,我刚才有点着急。”

    他抬起手握成拳将手抵在唇边咳嗽了一声,这才继续回归了正题。

    “那成吧,明儿你就早些回去,先把我们的祝福一并带给沉鹿。然后过两天等我和你嫂子到时候选好礼物,再亲自回来当面送给她。”

    听到许陵这话,陆谨行非但不觉得高兴,反而有些头疼。

    这也是为什么他一开始想要瞒着许陵,提前买了机票回去的原因。

    他就知道许陵知道了沉鹿生日后一定会准备礼物,而且还是很贵重的那种。

    许陵是觉得这没什么,可对于沉鹿来说却不是这么回事。

    这两个人一次都没见过,沉鹿过几天突然收到了许陵准备的礼物,她肯定不会收。

    甚至还会觉得很不自在。

    哪怕知道许陵是好意,陆谨行还是顾虑颇多。

    “……许陵,礼物的事情就算了。”

    “我知道你是一番好意,只是你和沉鹿都没见过面,你这么突然送礼物过去她也未必会接受。”

    陆谨行顿了顿,听到那边人没有什么反应后又继续说道。

    “不急这么一次,等你们之后熟悉了再说吧。她和我们不一样,你觉得不值一提的东西在她那里就像是烫手山芋,我替你们给她捎带两句生日祝福回去就成了。”

    “这怎么能之后再说呢,十八岁这么重要的日子……”

    许陵的话还没有说完,一旁的林梵轻声开口打断了男人的话。

    她勾唇浅笑着,和春日花叶一般温柔。

    “把手机给我吧,我来给谨行说说。”

    见老婆大人都发话了,许陵咽下了想要说的话。

    而后他不满地嘟囔了一两句,闷闷不乐的将手机递给了林梵。

    林梵被许陵这样孩子气的样子给逗笑了,她接过手机之前伸手垫脚轻轻勾住了他的脖子。

    柔软的唇瓣贴在了许陵的脸颊,压低了声音在他耳畔柔声安抚。

    “乖。”

    许陵面上的不愉瞬间少了好些,但是又不想就这么算了。

    他的手下意识地掐着女人纤细的腰枝,低头将唇印在她的红唇上辗转了一下这才离开。

    “我又不是刚谈恋爱那会儿那么容易满足了,这样才够。”

    林梵脸颊红了些,正想要说什么的时候意识到那边还在通话中没有挂断。

    她稍微平复了下情绪,这才接过电话。

    “久等了谨行,刚才许陵在闹别扭,我哄了几句。”

    “……没事。”

    被喂了一嘴狗粮的陆谨行沉默了一瞬。

    “林梵姐你有什么事情要和我说吗?”

    陆谨行从来就是个单刀直入的性子,从不会拐弯抹角。

    对熟悉的人更是不会客气。

    “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刚才听到你说不希望我们这次给沉鹿准备礼物的事情。”

    “我仔细一想,的确是有点唐突了。”

    听到这里一旁的许陵微微皱了皱眉,忍住了想要脱口而出的话。

    刚哄好了些的情绪又给起来了。

    林梵笑了笑,又继续柔声说道。

    “不过你也知道,许陵这个人最重视这些了。不知道还好,要是知道了什么都没准备他会浑身都难受的。”

    “我想了下,你担心的无非是怕我们送的太贵重了沉鹿会不自在对吧?”

    得到了陆谨行那边还算肯定的回复之后,女人顺着想了想。

    “这的确是个难题。不准备好一点的礼物我们也送不出手,觉得没诚意。可好一点的对于沉鹿来说肯定有点儿贵,她又不会收……”

    她思考了一会儿,想到了又有诚意对方大概率会收下的东西。

    “那这样吧,我还挺会织东西的。如果她不嫌弃的话我到时候织条围巾送给她可以吗?之后等熟了我再慢慢补上。”

    那边的男人良久没有说话。

    一时之间两人都陷入了莫名的沉默之中。

    连一根针掉落在地上都能听得清楚。

    “……谨行,你有在听吗?”

    半晌,陆谨行这才沉声开口。

    “林梵姐,你可以换个东西织吗?”

    “……围巾,我织了。”

    “……”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