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穿成反派女配她姐后我十项全能了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五十二章 (修)
   存书签 我的书架 返回书页
    沉呦呦被陆慎抱了一路, 等到下车的时候她还有些依依不舍地抱着他的脖子蹭了蹭。

    然后这才跟着白先琼一起下了车。

    “陆爷爷, 言洲哥哥, 谢谢你们送我们回家。”

    沉呦呦小脸红扑扑的, 她戴着手套, 上面有两只兔子耳朵。

    看上去胖乎乎粉嘟嘟的,和她给人的感觉一样可爱。

    她朝着车上坐着的两个人挥了挥手,眼睛都笑得眯了起来。

    陆慎听到沉呦呦叫他爷爷的时候一愣,想到自家儿子和沉鹿这关系, 沉呦呦又是沉鹿妹妹。

    他顿了顿,想要纠正一下对方的称呼,却发现怎么纠正怎么别扭。

    算了,就先叫爷爷吧。

    有什么不对的之后再说吧。

    白先琼看着他们准备要走了,和沉呦呦挥手和他们说再见不同。

    她下意识想着的是客套下让他们去屋子里坐一会儿,喝喝茶什么的。

    “你们要是没什么急事要不进去坐一会儿吧。”

    要是平日时候林言洲他们也不会客气, 没准不用对方提就直接下车主动跟着进去了。

    然而今天可能不大行。

    陆慎和林言洲对视了一眼, 而后陆慎先开了口解释道。

    “今天就算了, 外婆你好不容易来一趟淮城, 你们好好聚一聚。明天不是沉鹿生日吗,到时候我们会厚脸皮上门叨扰的。”

    林言洲从后备箱里拿了一袋子东西递给了沉呦呦。

    “呦呦妹妹, 这个是我买的一些糕点和糖果。过圣诞节我买了很多, 许重辞一个人也吃不完, 你拿着回去和沉鹿姐姐还有外婆一起吃。”

    他一边说着一边摸了摸小女孩冻得有点儿红的脸颊说道。

    “不过别吃太多哦,不然得了蛀牙有你疼的。”

    “嗯嗯嗯!我不会多吃的!谢谢言洲哥哥!”

    沉呦呦道了谢,然后高高兴兴地抱着对方递给她的糖果跟着白先琼进了屋子。

    林言洲站在原地笑着挥手, 等到沉呦呦她们的身影消失在了视野之中后这才把手放了下来。

    “看来你真的挺喜欢那个小姑娘的。”

    陆慎还是头一次瞧见林言洲这么体贴温柔地对待一个女孩子。

    “可惜比妈妈身体不大好,不然没准能够给你再添一个妹妹。”

    “我不是喜欢妹妹,我只是毕竟比较喜欢她而已。”

    林言洲坐回了车里,这么回答了一句后他发现这话有些熟悉。

    好像之前陆谨行也这么说过,他也是这么回答的。

    他笑了笑,刚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想到了什么。

    林言洲一顿,余光看了一眼陆慎。

    “可惜我喜欢她有什么用,她还不是更喜欢你一些。”

    “刚才陆爷爷你抱了她一路,一定很香很软吧。”

    他的语气酸溜溜的,听得陆慎嘴角抽搐了下。

    “你这小子,就算给你抱就你这小身板抱得了一路吗?”

    陆慎说着将眼镜给取了下来,用眼镜布轻轻擦试着上面的白雾。

    刚才下车那么一阵子,刚一进来便凝了薄薄一层。

    “对了,陆谨行那小子呢?是今天中午的飞机还是晚上的?”

    “原本是订的早上的飞机,结果因为那边风雪天给延误了。他现在还在机场等着,中午可能不成了,估计是晚上回来。”

    林言洲拿出手机点开屏幕看了下时间,这个时候已经快十一点了。

    “那先回去吃午饭吧,等明天跟他一起再去正式拜访一下人家。正好长辈也在,别的不说先给人家里人留个好印象。”

    前面开车的不是老周,而是陆慎本家过来的司机。

    他和老周性格不同,不是那种健谈类型。

    一路上司机开车平稳,后面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

    一点儿也没有因为年龄差而有什么尴尬和代沟。

    “你父亲他们后天的样子好像也要回来了,你们应该也有一年多没见到了吧。”

    陆慎有些感慨,架在鼻梁上的眼镜往下滑了点儿。

    他抬起手用手指推了一下,垂眸看了一眼林言洲。

    “这些年也不知道是老了还是怎么了,我总是会不自觉回想起以前的事情。”

    林言洲顿了顿,不知道男人怎么突然说起了这个。

    不过他读得懂空气,并没有开口说什么,只是静静地听着没有搭话。

    前面的司机也没有什么反应,手放在方向盘上慢慢往前开。

    今天很冷,比往日还要冷。

    街上一片火红,像是为了迎接圣诞节,又像是为了之后的新年。

    “陆谨行那小子很少和你提自己的事情吧。”

    “也是,你再怎么早熟怎么天才也还是个孩子,和你说这些也太奇怪了点儿。”

    要是换做以前陆慎是不会和林言洲说这些事情的,只是他没想到在陆谨行这个铁树开花的道路上,能让他最信任的竟然是个小孩子。

    “林言洲,你知道他母亲的事情吗?”

    开车的司机是跟了陆慎十几年的人了,算得上知根知底。

    陆慎谈论这个问题的时候并没有避讳什么,语气风轻云淡的好像在讨论今天天气如何。

    小少年长长的睫毛颤了下,缓了一会儿这才斟酌着语句回答。

    “知道一点。”

    “……陆奶奶去得有点早,在小叔叔高中时候得病去的。”

    “雷雨天,抢救无效去的。”

    陆慎声音很沉,镜片之下那双眸子也不带光亮。

    再一次回忆起这段事情的时候陆慎要比自己想象的还要平静。

    而旁边听的人很久都没有开口给与回应。

    “今年是个好年,以前聚不齐的人现在都能聚齐了。”

    “那小子也是,算是真正找到了点儿归属感。”

    陆慎笑了笑,唇角上扬了一个很清浅的弧度。

    外面的天灰沉沉的,车窗上凝着白霜,朦胧又模糊。

    来来往往的行人走得匆忙,一切本该看上去萧瑟发景色,和四周喜庆火红的装潢又映衬鲜明。

    有了朝气。

    陆谨行没想到提前一天订了机票,结果都能遇到飞机延误的事情。

    从早上到傍晚时候,暴风雪下了快整整一天才停。

    他在机场一直等着,直到晚上快八点的时候才得了通知成功上了飞机。

    陆谨行的秘书和他坐在一起,从一开始边觉察到了对方的情绪。

    陆谨行薄唇紧抿着,气压低沉得吓人。

    他们坐在头等舱,空姐瞧见了来了好几次柔声询问他们是否需要什么帮助。

    “能保证在十二点之前抵达淮城吗?”

    这是陆谨行问得最多的一句话,空姐来询问几次,他便问了几次。

    他很少这样反复确认一件事情,只为了求一个心安。

    “先生,不出意外的话十一点左右能够抵达机场。”

    这也是空姐不厌其烦地反复回复的一句话。

    秘书看着陆谨行手中拿着一个包装精美的礼盒。

    藏青色,清冷又内敛的颜色。

    上面有些金色的花纹,还有logo,一瞧便价格不菲。

    “陆总,这礼盒我见你从早上一直拿在手上。要不我帮你拿吧,一会儿下了飞机给你。”

    他说着下意识伸手过去。

    结果手还没有放上去,陆谨行便冷冷扫了过来。

    “不用了。”

    陆谨行指腹不自觉摩挲了下礼盒的边缘,面上像是凝了一层霜雪。

    “谢谢,我自己拿。”

    秘书被他这硬邦邦的语气和可怖的眼神给吓了一跳。

    他咽了咽口水,缩了缩脖子不敢再自作主张了。

    和空姐说的相差无几,在快到十一点的时候飞机落了地。

    秘书拿着行李想要跟上陆谨行的时候,发现男人一下飞机便没了踪影。

    偌大的机场来来往往很多人,根本没办法一下子找到陆谨行。

    正在秘书对着这堆行李发愁的时候,陆谨行发了个消息过来。

    他说一会儿会有司机过来拿行李,让他稍微帮他看着一下。

    最后还很大方的给他发了一个大红包。

    秘书开开心心地领了红包,而后意识到了今天是平安夜。

    “所以老板这么着急着回来是想要和爱人过平安夜吗……”

    从机场打车去沉鹿家那边得要个半小时,时间很赶,路上又堵。

    陆谨行拿着礼盒在车上,和之前在飞机上一样焦急地反复抬起手腕看着时间。

    “小伙子,很急啊?”

    开车的师傅看了一眼前面堵了好长的车辆,他有些头疼地挠了挠后脑勺。

    “没办法啊,最近过节容易堵车,尤其是晚上。”

    “师傅,从这里还有多长时间能到?”

    “开车的话可能得要个十分钟。”

    “快是快,就是不知道这车要堵多久了。”

    陆谨行看了下时间,现在十一点二十五了。

    他拿出钱夹子取了一张粉票子给了前面的师傅。

    “我现在就下车,这钱不用找了。”

    说着还不等师傅反应,陆谨行便开车往前面快步跑去了。

    男人头发梳理得一丝不苟,西装革履的,和此时慌乱焦急的模样对比起来显得很是违和。

    “这小伙子怎么这么急?都已经大晚上了,再等等也没什么嘛。”

    师傅摇了摇头这么说了一句,将钞票放好后抬头无意间瞥到了一抹浅白。

    下雪了。

    没用多久,车窗外窸窸窣窣的白雪从天上落了下来。

    将他的车子都蒙上了一层雪色。

    同样在家窝沙发上,陪白先琼和沉呦呦看电视的沉鹿也留意到了外面的白雪。

    淮城在南方,南方冬天很少下雪。

    她有些意外。

    不过也就一瞬,沉鹿长长的睫毛颤了下,只淡淡瞥了一眼便收回了视线。

    这个时候一直放在一边的手机响了,时间十一点五十五分。

    来电人是陆谨行。

    沉鹿眼眸闪了闪,心下有些波澜。

    她想着对方是想要卡着零点给她生日祝福。

    “你们继续看,我去接个电话。”

    沉鹿说着拿着手机刚点了接听键,那边最先传来的不是陆谨行的声音。

    而是他有些紊乱的呼吸和粗重的喘息。

    “沉鹿,你,你能来楼下一趟吗?”

    陆谨行稍微平复了下呼吸,声音还是有些抖。

    “我马上就到了。”

    她愣了一瞬,刚想要问对方不是在国外吗。

    可那边电话已经挂了,她想要询问也没办法。

    沉鹿瞧着沙发上正聚精会神看着电视的两人,见她们没有注意到自己。

    这才披了一件外套出了门。

    雪越下越大,将楼下还有旁边的草叶都铺了厚厚一层。

    她不觉得冷,只是雪落在她身上,看上去有点儿单薄。

    [陆谨行的母亲去的时候是个雷雨天。当时路上很堵,他是开着车去医院的。]

    [无证驾驶,一路狂奔。]

    大雪窸窸窣窣,从马路那边到这里,车子堵了很长一下大截儿。

    陆谨行没有管头上的雪,没有一刻放缓速度。

    这个场景似曾相识。

    他脑海里有什么记忆蒙了尘,又被这风雪给吹开。

    好像很多年前,自己也有这样疯狂慌乱,一路狂奔的样子。

    [车子过不去,前面的路腾不开。]

    [他下车抱着他母亲,跑了很久才到了医院。]

    陆谨行脸色很苍白,不知是冷的还是因为什么。

    他深吸了一口气,双手抱着礼盒径直往前跑着。

    头发也吹乱了,地上的雪滑,好几次险些摔倒在地。

    [最后还是差一点儿,就差那么一点儿。]

    [到了医院,抢救无效,天人永隔。]

    [陆谨行一直都很自责,他觉得当时要是再快一点,可能就不会是这个结果了。]

    十一点五十六。

    十一点五十八。

    十一点五十九。

    和那个时候何其相似,也是差那么一点。

    陆谨行长长的睫毛颤得厉害。

    只剩最后一分钟就到十二点整了。

    还差前面一个拐角就要到沉鹿家楼下了。

    他人生已经错过了很重要的一点,这一点他不想要错过。

    也不能错过。

    风雪夜里,就像是今天延误的飞机,就像是路上堵塞的路道。

    都是因为风雪夜。

    陆谨行跑得太快太猛了,地上有雪化了。

    哪怕一路上避免了好几次,在最后的拐角处他还是急切了些,踩滑了一脚。

    然而意料之中的疼痛没有落在身上。

    一只温暖的手轻轻扶住了他的腰,另一只手搭在了他的肩上。

    “我生日是明天,你跑那么急……”

    后面的话沉鹿没有说出口。

    她看到男人梳理得一丝不苟的头发乱得厉害,笔挺的西装也满是褶皱。

    还有他的睫毛上,也落满了白雪。

    沉鹿抬起手轻轻拍了拍他身上的白雪,又用手帕将他面颊上的也一并擦拭。

    陆谨行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像是一条缺氧的鱼一样。

    缓了好一会儿这才平复下来。

    他的鼻尖也冻红了,耳朵也是。

    “这一次,我赶上了。”

    他笑了,和孩子得到了喜爱的糖果一样满足。

    连带着沉鹿也被感染了。

    沉鹿也勾唇笑了,她垂眸看了下时间。

    “刚好十二点整。”

    “恭喜。”

    明明只是几天没见,陆谨行却觉得隔了好长时间。

    他低头直勾勾注视着沉鹿的脸,不自觉抬起手将她头发上的白雪拍去。

    “这是生日礼物。”

    陆谨行声音很柔和,也很小心翼翼。

    他将手中的礼盒轻轻递给了沉鹿。

    “我可以现在打开看吗?”

    “嗯。”

    陆谨行微微颔首,专注着盯着沉鹿。

    看着她将盒子打开,尤其是在看到那条红色的围巾还有白色手套时候有些惊诧的样子时,他红着脸低声解释。

    “……我织的。”

    “抱歉,我第一次织,可能不大好看。”

    沉鹿看着对方不安又期待着自己夸奖的样子,她心下一软。

    然后很给面子的当着陆谨行的面就将围巾给围上。

    “很暖和,也很好看,我很喜欢。”

    见沉鹿这么说了,陆谨行心下彻底松了口气。

    他抿了抿薄唇,瞧着沉鹿没有继续往下拆的打算。

    他小声提醒。

    “还有……”

    “下面还有一层。”

    要不是陆谨行这么提醒了一句,沉鹿真没觉察到下面还有一层。

    她有些好奇的将那一层打开,里面放着一个黑色的小盒子。

    沉鹿将它打开一看,是一条蓝宝石项链。

    样式精细繁复,看上去不像是当今市面上流行的一些款式。

    很有味道。

    “这是我母亲的项链。这些年我一直都有好好保养它,它还和以前一样漂亮。”

    沉鹿觉得太贵重了,刚想要开口说什么的时候。

    陆谨行从她手中接过那条项链。

    他将少女的头发拨开,垂眸仔细的为她戴上。

    沉鹿的肤色很白,那蓝宝石在上面就似落在了雪地,很是耀眼美好。

    “你戴着很好看,比我想象之中还要好看。”

    陆谨行弯着眉眼笑得柔和又餍足。

    “沉鹿,我好像一直没有告诉过你我为什么会害怕雷雨天。”

    “我母亲是在雷雨天抢救无效去世的,当时的情况和今天很像。”

    “天很冷很黑,路上很堵,我也是这么一路狂奔。”

    “我抱着我母亲,这一次我抱着这个礼盒。”

    他的语气很平静,像是湖面一般没有丝毫涟漪。

    “但是结果和今天又截然不同。”

    “那一次我没赶上,这一次我赶上了。”

    陆谨行说话的时候白色雾气将他的眉眼弄得很模糊,沉鹿看不清他的神情。

    却总觉得他在哭。

    “沉鹿,生日快乐。”

    这短短六个字好似雨点轻轻打在她的心口。

    沉鹿心下一悸,抬眸看了过去。

    “你低下头。”

    陆谨行虽然疑惑,却想也没想就低头照做了。

    沉鹿将那条织得并不是那么好看的围巾,留了一半围在了他的脖子上。

    他感到脖子一片温暖,愣愣地看着两人同围着一条围巾。

    见沉鹿围好之后,陆谨行刚准备重新站直。

    沉鹿的手拽着他的领带往下,两片红唇柔软如花瓣。

    轻柔地落在了他的唇边。

    “陆谨行,圣诞节快乐。”

    ———————正文完——————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