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穿成反派女配她姐后我十项全能了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章 (修)
   存书签 我的书架 返回书页
    日光正盛,房间里的窗帘没有拉上。

    耀眼的阳光从外头照了进来,一下子将房间照的亮堂极了。

    床上的少女被这光给弄醒了。

    她抬起手下意识遮住了眼睛,而后稍微适应了点这才透过缝隙看了过去。

    “唔,怎么今天亮得这么早……”

    沉鹿刚从床上坐了起来,便觉得头疼得厉害。

    不仅是头,浑身上下都有些酸疼无力。

    这里空间本就不算大,她意识清明了之后隐约嗅到了一屋子的酒味儿。

    而她身体这个情况不像是生了病,更像是宿醉。

    沉鹿揉着太阳穴伸手习惯性往床头边上找红色的键摁。

    平日里她有什么事情都会摁紧急键叫保姆进屋,这一次她想要叫人帮她拿杯热水进来,发现怎么也摸不到键。

    “林妈,帮我倒杯热水进来。”

    唤了好几次也没人应她,沉鹿黑着脸掀开被子下了床。

    结果刚一站稳适应了屋子里的光线后抬眸一看,而后整个人都愣在了原地。

    不为别的,眼前她所处的房间又窄又小又乱,墙上张贴着好些乱七八糟的海报。

    而且这里面没有任何一件东西是她熟悉的,书架上摆放了几本书。

    剩下的全是唱片碟子,上面封面色彩浓烈的让沉鹿眼睛都要花了。

    在她还没有从这陌生的环境里缓过神来的时候,门边那块落地镜映入了她的眼帘。

    沉鹿走过去,看见了里面映照的一个烫着一头张扬红发,面容被浓浓的烟熏妆给遮掩得看不清五官的少女。

    她眨了眨眼睛,镜子里面的人也眨了眨眼睛。

    她抬起手,里面的人也做了同样的动作。

    反复几次,沉鹿毫不犹豫抬起手给了自己一巴掌。

    “啪”的一声,不仅疼,还真实的可怕。

    “沉鹿!太阳晒屁股了你怎么还不起床给我做早饭!你要饿死我吗!”

    伴随着她扇自己巴掌的同时,禁闭的门也一下子被踢开。

    一个身高才到沉鹿腰侧的小女孩抱着一只毛绒熊气呼呼地瞪着她。

    大眼瞪小眼,两人同时陷入了沉默。

    “……沉,沉鹿,你这是干什么?”

    刚才还气势汹汹的小女孩看到沉鹿脸上的红印子后一愣,而后有些担忧地咽了咽口水。

    没了最开始的气焰。

    昨晚沉鹿也不知道去哪里跟谁去喝了酒。

    最后她是被一个两个女生送回来的,头发都染的五颜六色。

    沉呦呦记得她们,那是平日里和沉鹿鬼混的狐朋狗友。

    她还是头一次见沉鹿喝醉得这么厉害,之后她费了好大的劲儿才把她给拖到床上。

    虽然她这个姐姐很不靠谱,又懒脾气又差,什么都不会做。

    但对方怎么也没让她挨饿受冻,虽不称职却也没那么糟。

    见沉鹿这般异常,她也跟着紧张了起来。

    “你昨晚是不是遇到什么事了啊……”

    沉呦呦被自残的沉鹿给弄得懵了,不安地拽住毛绒小熊的耳朵。

    沉鹿循声看向门口站着的小女孩。

    长得倒算可爱,就是说话时候没大没小的对她直呼其名。

    她走过去,烦躁地顺脚将地上的枕头踢开。

    “小妹妹你谁啊?”

    说着,她又扫了一下四周。

    “还有,这又是哪儿?”

    这下子沉呦呦直接给吓懵了。

    “这,这是你家啊,我是你妹妹啊!”

    “谁是你姐……”

    沉鹿话还没说完,抬眸又看见了镜子里的人的模样。

    “你在这等一下。”

    她沉着脸色便准备出去,结果刚走了一步想到了什么后一顿。

    “你家洗漱台在哪儿?”

    等她将浓妆艳抹清洗干净之后,沉鹿怔怔地看着镜子里陌生那张陌生的脸。

    那是一个很清冷的面相。

    五官精致小巧,唇红齿白,皮肤也好瞧不见一个毛孔。

    屋内光线正好,照进来似乎给她镀了一层金边似的,整个人看上去如春日花叶般美好。

    可她的那双眸子冷冽,眉眼狭长,尤其是眼尾稍低了点儿。

    恹恹的,瞧着便一副禁欲寡淡模样。

    右眼角下那颗泪痣很浅。

    垂眸时候轻易看不见,抬眸才会显露出来。

    这张脸无疑是好看的。

    即使它还没有完全长开透着青涩,也能够窥见日后的惊艳。

    但是沉鹿清楚的知晓,这并不是她的脸。

    哪怕有七八分相像。

    她照着镜子盯了好半天,都要将镜子给盯出个洞来的时候。

    沉呦呦跟在后面抱着毛绒熊小心翼翼地看了过来。

    而后在看清楚镜子里沉鹿卸了妆的样子后一愣,歪着头疑惑地开口。

    “你谁啊?”

    “……”

    ??这句话该我问吧?!

    你谁啊!

    镜子里这谁啊!

    这他妈又是哪儿啊!

    ……

    在看到镜子里那张不属于自己的脸的时候沉鹿便已经知道大事不妙。

    她现在脑子混乱的厉害,努力回忆着到底发生了什么。

    之前的沉鹿是个千金大小姐,家里也不说是什么豪门,却也比普通的富二代要富贵许多。

    不过她自小身体不怎么好,体弱多病。

    昨晚她睡觉前觉得呼吸困难,想要起身开窗透透气但是怎么也没办法动弹分毫。

    “沉鹿你是不是口渴,我给你倒杯水吧。”

    沉呦呦看着对面紧皱着眉头面色沉得厉害的少女,少有的表达出了姐妹之间应有的关心体贴。

    水?!

    对,她想起来了!

    她身体一直都很差,要不是靠着高昂的药品和补品吊着一口气可能早就一命呜呼了。

    也因此,沉鹿每天晚上都会喝一碗汤药才会入睡。

    可昨晚上很特殊,来送汤药给她的不是林妈,而是她的继母。

    也正是在喝了她给的汤药沉鹿才浑身难受,呼吸困难。

    “……你要是不想喝就算了,当我没说。”

    也不知道自己说错了什么话,自家姐姐的脸色更沉。

    沉呦呦缩了缩脖子,抱着手中的毛绒熊努力降低着存在感。

    沉鹿脾气的确不好。

    作为她的妹妹,沉呦呦也耳濡目染,自然也好不到哪儿去。

    她们家里情况比较特殊,在沉鹿上初三的时候父母便出车祸去了。

    除了在乡下的外公外婆之外,她们家里没剩下什么亲人,也没什么亲戚。

    好在沉鹿父母是律师,留给了她们挺大一笔钱。

    倒也不是说一辈子吃穿不愁,却也足够供她们姐妹两一起读完大学了。

    只不过,这些都是按理说。

    可沉鹿不是一个按常理出牌的人,自父母去了没人管束就消沉胡来,尤其是上了高中之后染上一堆坏习惯。

    天天泡夜店,蹦迪,赛车,花起钱来很是大手大脚。

    这才两年不到存款就给花了一大半。

    最重要的是,昨晚原主之所以喝的酩酊大醉。

    不为别的,而是因为一个男的。

    原主坏习惯染了一堆,是个标准的小太妹,但是在感情上却单纯得很。

    被人大冒险告白了还真信了。

    结果纸终究是包不住火,在原主被告白隔日她下定决心准备答应对方。

    然而被告知只是个大冒险后。

    得知真相的她眼泪掉下来。

    当晚便约了几个姐妹酒吧一聚痛骂渣男一百六十遍。

    最后喝酒喝得钱包也瘪了,还被人给左右架着送了回来。

    而这些在沉鹿脑海里播放的画面,和她前几日看的一本《病娇大佬的白月光》的书里的,恶毒女配的废物姐姐所经历的情节一般无二。

    这本书讲了一个病娇大佬许重辞多年后回国再遇白月光,但白月光却已经有了未婚夫,然后他霸道病态强势追爱。

    白月光挣扎想要逃离,却被各种囚禁,虐爱xxoo,最终he了的故事。

    害,剧情是真的狗血,套路也很古早。

    但对于从没有看过这种劲爆的深闺病弱少女沉鹿来说,却极为上头。

    她不仅熬夜看完了。

    之后还被气得一晚上没睡好觉,险些病发去了ICU。

    原因不是原书男主各种强制不尊重女性的py,也不是因为白月光嘴上说着不要身体却很诚实的欲迎还拒。

    而单单是因为里头的恶毒女配沉呦呦……她姐和自己同名!

    正因为同名,她的代入感才特别强烈。

    作为恶毒女配她姐,她的戏份自然是不多的。

    然而即使是这样不多的戏份也足够把她气到爆炸。

    书里的沉鹿第一次出场便是上门问恶毒女配沉呦呦要钱,三番五次,要不到就在人公司门口泼妇骂街大喊大叫。

    这都不算,据书里沉呦呦回忆,她小时候基本上吃了上顿没下顿。

    不为其他 ,都是因为被沉鹿给败光了钱财。

    其中重点写了她的初恋。

    对,也就是玩大冒险失败给沉鹿告白的男人。

    得知真相痛哭流涕了一晚上的沉鹿,隔天竟然!找到了对方表明了心迹,想要和他从头开始!

    那男的根本没把沉鹿当回事,但他家境不好,看沉里平日里花钱大手大脚,贪图沉鹿的钱,也就逢场作戏答应了。

    这男的就像是个无底洞,一直不停的找沉鹿要钱。

    沉鹿若是不给就闹着要分手。

    爱情使人盲目,而这话用在沉鹿身上更是如此。

    她哪里是盲目,简直是直接瞎了眼。

    直到最后她在那个男的身上花光了家里所有的积蓄被抛弃才幡然醒悟。

    不过已经晚了。

    也正是从这里开始,沉呦呦从此过上了上顿不接下顿的清苦日子。

    甚至连她后来上大学都凑不齐学费。

    沉呦呦自此恨透了沉鹿,以至于长大了之后更是直接与她断绝了关系。

    书里最后沉呦呦也好不到哪儿去。

    她眼光太好,好到直接看上了许重辞这个变态病娇。

    沉鹿和沉呦呦在书里不愧是亲姐妹,沉啾啾从她姐姐那里继承到了完美[爱情让人瞎]的buff加持大法。

    爱上了男主后的沉呦呦因爱生妒,对白月光做出了一系列陷害,诬陷等降智行为。

    甚至下药想要白月光失身的荒唐行径。

    绝了。

    所有恶毒女配的套路 ,她只多不少,全做了个遍。

    沉呦呦和白月光争男人不成,事情败露后被男主给直接找了人给轮了后精神失常疯了。

    最终关进了精神病院。

    而幸运的沉鹿也因为和沉呦呦是姐妹,得到了连坐。

    也没落到什么好下场就对了。

    理清楚了原主记忆和书中剧情后,沉鹿脸黑成了锅底。

    很明显,她现在就是这本《病娇大佬的白月光》里恶毒女配她姐。

    而眼前坐她对面的,正是恶毒女配沉呦呦。

    她垂眸看着紧张抱着小熊不敢说话的沉呦呦。

    沉呦呦被看得屏住呼吸大气都不敢出。半晌,久到她以为沉鹿不会开口回她的时候。

    少女屈着手指敲了两下桌面。

    语气很平静,眉眼也清冷。

    “要。”

    “请帮我倒杯水。”

    正抱着毛绒熊低着头不敢说话的沉呦呦,听到这话后猛地抬头看向少女。

    “惹,你竟然会说[请]。”

    “……”

    惹,你竟然敢说惹?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