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穿成反派女配她姐后我十项全能了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章 (修)
   存书签 我的书架 返回书页
    在没有穿到这本书里之前,沉鹿虽然体弱多病,脾气差劲,可父母也没有想过再生一个弟弟妹妹什么的。

    因此,她十六年的人生里,并没有出现过像沉呦呦这样的需要自己照顾的对象。

    再者她虽不算什么豪门大家,却也是个养尊处优的大小姐。

    平日里都是别人迁就她,哪有她迁就别人的时候。

    “咕噜噜——”

    “咕噜噜——”

    在沉默着的时候,两人的肚子几乎同时叫出了声。

    “……你要饿死你可爱的妹妹吗?”

    见沉鹿差不多情绪平复了下来,没有之前那般大波动后。

    沉呦呦瞪着杏眼,小小的一团,模样很是唬人。

    “你昨天就和你朋友出去鬼混了没管我,我从昨晚上到现在都没吃过一点儿东西!”

    “要是妈妈他们还在的话一定不会让我饿肚子的!坏沉鹿!”

    她说着和以往一样直接上了手,将毛绒熊往沉鹿身上砸了一下。

    不痛,但是却足够表达出沉呦呦小朋友的愤怒。

    “行了行了,我去做还不成吗?”

    沉鹿之前虽然是个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大小姐,在家里无聊的时候也上了点儿家政课。

    简单的一个早餐还是难不倒她的。

    她说着便扫了一眼四周,找到了厨房之后便径直往里面走。

    沉鹿将围裙围上,打开冰箱看了一下。

    两颗鸡蛋,还有些蔬菜,里面空的连块肉都没有。

    “……”

    原主已经把积蓄花得连块肉都买不起了吗?

    “快点快点,饿死了!”

    她双手拍着桌子催促着沉鹿。

    书里的沉鹿虽然之后混账了点,但是前期对沉呦呦算是不错的,不算是百依百顺,但只要不太过分也任由她耍脾气任性。

    因此外人可能怕沉鹿,沉呦呦并不怕。

    “……冰箱里只剩下两颗鸡蛋和一点菜了根本不够吃。”

    “你在这里坐着等一会吧,我出去买点豆浆油条什么的回来。”

    沉呦呦听后一愣。

    “你该不会想把我丢下出去吃独食吧?”

    “……我原来这么人渣吗?”

    “是啊,这种事你也不是一次干了。”

    沉鹿明显是被噎住了。

    她也是看过书的人,知道沉呦呦回忆过几次她姐姐。

    不过大部分都是她长大之后沉鹿死皮赖脸缠着要钱的行径,不想在沉呦呦小时候她竟然已经如此可耻了。

    “你放心吧,我不会干那样没品的事情。”

    不管以前如何,现在她也算是沉呦呦的姐姐了。

    本就占了人健康的身体,自然也要将她的妹妹照顾好。

    沉鹿说着走到门边准备换鞋子出门买早餐。

    沉呦呦却还是不放心,她抱着毛绒熊走过去,朝着对方伸出一只小手。

    “可以,但是你在出去之前给先给我五块钱。”

    “万一你人没回来我岂不是要饿死?”

    “……”

    这小崽子!

    沉鹿沉着脸色从钱包里掏钱,结果钱夹子打开一看。

    里面三个钢镚儿,外加两张银行卡和一个身份证。

    一张纸钞都没有。

    和刚才打开的比冰箱一样,几乎空空如也。

    她想起来了。

    昨晚上原主取了一笔钱和她几个狐朋狗友去酒吧喝酒,她请客。

    又是香槟塔又是找人陪酒的,花了精光。

    趁着沉呦呦踮着脚还没有看到钱夹子里贫瘠的金钱后,她迅速合上了钱包。

    “啧,就五块钱?怎么着也得要个一百我才拿得出手吧?”

    对于一个刚五岁的小朋友,五十都算是巨款,更别提一百了。

    沉呦呦被对方嫌弃的眼神瞧得一愣一愣的。

    她皱着一张脸迟疑了一下。

    “那,那你就给我一百吧!”

    “哦,我看看啊。”

    她装模作样地扫了一眼钱夹子。

    “不好意思,没有。”

    “既然没有,那你就乖乖在家里等着我给你买回来吧。”

    “啪”的一声,门被关上。

    沉呦呦还没有反应过来,少女便没了影。

    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

    沉呦呦小朋友皱着一张脸。

    她站在思考了许久,半天也没从对方的逻辑里绕出来。

    ……

    沉鹿顶着一头红发,循着记忆搜索着附近的早点铺子。

    她看着周围拥挤窄小的巷子,来来往往很多人,外面马路更是。

    小区里的房子不像是她之前住的那样宽敞讲究。

    绿化也很少,没有修剪整齐的草坪,没有花园庭院。

    不过却更有人气,三三两两好些人,热热闹闹的。

    因为身体原因她常年都在家里待着,鲜少出过房间。

    她见着一切都觉得挺稀奇。

    按理说沉鹿养尊处优惯了如今在这样的环境里待着应当是不适应,甚至无法忍受的。

    但她并没有这种感觉。

    大概是自己接受了原主的记忆,同时还身体记忆地顺势保留了些大大咧咧的小太妹习性。

    除了一开始时候会因为亲眼看到这些东西而觉得新鲜之外,倒没有任何不自在。

    沉鹿手头没钱,她就近去了ATM取钱。

    也没取多少,想着省着点用就取了五百。

    正准备买了东西回去的时候,她想到了什么回头点开了余额查询。

    等反复数了几次。

    在确定小数点没有看错之后,沉鹿陷入了深深的沉默。

    [您的账户余额为:55,]

    这一连串的5,连余额也为我的贫穷而哭泣了是吗?

    沉鹿默默地将银行卡收回。

    十六年的人生里她头一次因为钱不够用而感到烦恼。

    “嗡嗡嗡”,这个时候口袋兜里手机震动了一下。

    少女黑着脸色,心情不是很好地瞥了一眼手机屏幕。

    是一个名为[二嬢,你当我婆娘不当]的微信群发来的群消息。

    “……这什么鬼名字,土死了。”

    这个群只有三个人,群主是沉鹿,其中两个是她的狐朋狗友。

    也就是昨晚送她回来的人。

    自原主父母去了之后她便彻底没人管,自甘堕落学坏了。

    成绩差就算了,但凡是个不良太妹身上有的,染发烫头抽烟喝酒她样样都没落下。

    不过唯一的好处就是原主经过这么一两年的“身体锻炼”,意外发现了其强悍的战斗天赋。

    什么都不会,打架倒是一绝。

    这和沉鹿体弱多病,走三步喘好一会儿的病弱体质完全不同。

    很健康,钢铁一样。

    刚才沉鹿还下意识摸了摸她身上薄薄一层却极为有力的肌肉,表示很是满意。

    而群里这两个小太妹也是因为被沉鹿救过,这才慢慢玩在了一起。

    “这一大早的发什么微信……”

    沉鹿皱了皱眉,嘟囔着点开群消息查看。

    [锦鲤王今天要暴富:滴滴鹿哥,你酒醒了没?你没事回个话!别让姐妹担心!]

    [驫到成功:鹿哥别伤心,天下何处无芳草,那个姓梁的不识好歹!竟敢戏耍你!我们找个机会把他做掉给你出气!]

    [锦鲤王今天要暴富:对对对!他也就几分人样,班草?我呸!我们志向远大,要艹就要艹校草!]

    [锦鲤王今天要暴富:这事包在我身上。楚宇珩他家我熟,我改天找个机会,说是要补课把他骗出来!到时候鹿哥你随便上下其手!别客气!]

    “……”

    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

    尽管看得莫名其妙的,但是出于礼貌,沉鹿还是回应了她们的关心。

    [呦呦鹿鸣:我没事。]

    她敲了这么一行字后顿了顿,觉得就三个字好像过于敷衍了。

    而后沉鹿思索了下,补上了一句。

    [呦呦鹿鸣:谢谢关心。]

    半晌,几乎是同时,两人发来了消息。

    内容都一模一样,刷了整个手机屏幕。

    [锦鲤王今天要暴富:………………………………………………]

    [驫到成功:………………………………………………]

    [呦呦鹿鸣:????]

    [锦鲤王今天要暴富:老马救命,你哥疯了!!]

    [驫到成功:那也是你哥!!哥你怎么了!渣男不值得!

    你快做回原来那个狂拽帅霸气侧漏万夫莫敌,不要脸不要皮的自个儿!!]

    [呦呦鹿鸣:……滚。]

    [锦鲤王今天要暴富:安心了。]

    [驫到成功:安心+1。]

    “……”

    沉鹿已经清醒了许多。

    之前还有些模糊的记忆,随着和王瑶和马晴聊天后越发的清明。

    这么一直站着回消息挡着来往的人也不大好,她扫了下四周。

    沉鹿找了个角落位置就蹲下,手指不大习惯地戳着屏幕。

    [呦呦鹿鸣:什么渣男的事情先放一边。我问你们个事儿。]

    [锦鲤王今天要暴富:带哥你说。]

    [呦呦鹿鸣:我最近手头紧,你们有没有什么路子能帮我搞点钱不?]

    敲下这段话后,微信群里的另外两个人同时陷入了沉默。

    沉琛看着没什么动静的群聊框,也同样陷入了沉默。

    狗比!

    平日里称兄道弟宣誓衷心,到了关键时刻一个都靠不住!

    半晌,沉鹿以为微信群里不会有什么动静正欲将她们拉黑的时候。

    [滴滴]一声,有消息发了出来。

    [驫到成功:……鹿哥,别的好说,违法乱纪的事情不能做啊。]

    [锦鲤王今天要暴富:而且我们三个除了你,没一个能打的。

    到时候别说搞钱了,我们拖你后腿不说,可能连裤衩子都要赔进去。]

    两人的话让沉鹿下意识想起了,前些日子她们与隔壁南江女校的几个体育生碰到干了一架的事情。

    的确是快要把裤衩子赔了。

    沉鹿眉头皱了皱,正想要打字,但是觉得很是麻烦。

    她摁着语音键直接一连串语音发过去了。

    “我没说要去找人打架收保护费,我是说,给我找个路子挣钱。”

    “我现在卡里就五千多了,家里还有个妹妹,可能两个月都挨不到就要喝西北风了。”

    她这话一出,另一边还趴在床上打着字的王瑶点开一听。

    惊了。

    “哥,你吸毒了还是去赌博了?”

    同样是语音发了过来。

    平日里她们都跟着沉鹿混,大多数时候都是少女抢着买单。

    王瑶和马晴的家境不错,也没想太多。

    她们只是觉得是大哥照顾,感动万分,在其他方面更是加倍孝敬沉鹿。

    什么好吃好喝的,笔记作业都给弄好。

    不想今日对方竟然毫无征兆的宣布频率破产。

    “……艹,老子没吸毒也没赌博,老子就是家里穷,花钱还大手大脚怎么了?!”

    被王瑶这话给气笑了的沉鹿,张嘴习惯性就爆了句粗。

    她一愣,抬起手摸了摸自己刚刚口吐芬芳的樱桃小嘴。

    还别说,惊讶归惊讶,倒还挺爽。

    [驫到成功:哥,我手头有点零花钱,我先转给你江湖救急吧。]

    [滴——]

    [微信转账:3000]

    是私聊发来的转账。

    [呦呦鹿鸣:?!好兄弟!我挣到钱一定还你!]

    [驫到成功:不客气哥////,应该的。]

    [锦鲤王今天要暴富:?!狗比老马!竟敢当着我的面争宠!]

    王瑶刚在群里连着发了好几个感叹号后,沉鹿也同时收到了另一个小老弟的两千块孝敬。

    [呦呦鹿鸣:你们放心,这些钱等我找到工作搞到钱一定还给你们的。]

    [驫到成功:没事哥,我们跟着你吃喝了两年。以前以为你有钱不需要,现在我们能帮你心里也高兴。]

    [锦鲤王今天要暴富:对对对!你不要有任何心理压力。这个兼职的事情我也会帮你留意的!]

    王瑶瞧了这么一段话后觉得趴在床上有些累,于是换了个姿势侧躺着。

    结果余光一瞥,落在了刚翻开还干净一片,没有丝毫笔墨痕迹的习题册。

    她漫不经心地收回了视线,往群里发了一段语音。

    “对了鹿哥,明天我们小考我们一定要稳定发挥啊。尤其是老马,你别和上次一样背地里开小灶,甩开我们跑去了倒数第四。”

    “害,那一次是意外,我没想到最后一道选择题给我蒙对了。”

    “你放心,这一次我们废物姐妹花,一定不分家。”

    马晴连忙也回了一段,以表忠心绝不背叛。

    然而群主却迟迟没有丝毫回应。

    “鹿哥?怎么了?你感动哭了?”

    [呦呦鹿鸣:……老子生来一身傲骨,去你妈的倒数!]

    [驫到成功:???]

    [锦鲤王今天要暴富:???]

    看把这孩子乐的。

    拿到钱人也疯了。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本站小说同步更新,安卓版App免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