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穿成反派女配她姐后我十项全能了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章
   存书签 我的书架 返回书页
上一章 安卓版同步阅读-无广告app 下一章
    沉鹿定了个六点半的闹钟,今天闹钟声一响她便从床上爬起来了。

    和原主爱睡懒觉不同,沉鹿睡眠很浅,且一点儿也不赖床。

    她穿好衣服洗漱完了之后出去晨跑了半个小时。

    回来之后她买了早点。

    果不其然,因为昨天下午她去把那头张扬的红发给染黑了之后,今早这早点铺的师父还真多给了她两包子。

    看着她的时候笑眯眯的,慈祥和蔼之中甚至透露着佛光。

    沉鹿不好白要人两包子,最后还是在桌子上偷偷放了两个钢镚才离开。

    早点铺子离她们住的地方不远,走几分钟就到了。

    沉鹿回去的时候差不多七点半了。

    而房间里的沉呦呦还在床上呼呼大睡着。

    呼噜声不算大,像吹口哨一样轻轻地传了出来。

    沉鹿将早点放下,迈着大长腿就往沉呦呦房间过去。

    粉色的床褥上面印着一个长得像吹风机的粉猪,地上的小人书乱七八糟的摆了好几本。

    白色的窗帘被风吹动着,连同外面的阳光也一并落在了小女孩身上。

    她长得白净可爱,头发很软,发梢微卷。

    闭着眼睛的时候没有平日的娇纵任性,睫毛浓密又卷。

    阳光下连沉呦呦脸上的细软的小绒毛都看得一清二楚。

    沉鹿走到床边,伸手拍了拍小女孩的脸。

    “沉呦呦醒醒,太阳晒屁股了!”

    沉呦呦感觉脸上有什么东西拍着自己,少女的声音此时落在她耳边和嗡嗡响的蚊子一样。

    她烦躁地胡乱打掉沉鹿的手,转了个身子砸吧砸吧嘴继续睡。

    少女又抬高音量唤了几次,床上的猪只是皱了皱眉,依然纹丝不动。

    沉鹿没什么耐性,她啧了一声。

    直接上手将她身上的被子给掀开了。

    清晨温度低,这寒气一下子便直往沉呦呦身上游走了一遍。

    她冷的一激灵,骤然清醒了。

    “你干什么臭沉鹿!大清早的不让我睡觉就算了,竟然敢掀我被子!”

    沉呦呦从床上跳了下来,上来就对着少女拳脚相加。

    “沉呦呦,我看你胆子是越来越大了。”

    在被小拳头锤到第三下的时候,沉鹿手伸到沉呦呦的后衣领处。

    直接将其像拎小鸡仔一样拎了起来,丢在了洗漱台前。

    “洗漱完了过来吃早饭。”

    小女孩从被拎起来到被放下,整个过程都有点儿懵。

    她摸了摸脖子,刚才短暂的失重感让她意识到沉鹿的可怕。

    沉呦呦怕挨揍,咽下了心里的不爽。

    洗漱台很高,至少对于沉呦呦现在这身高来的确很难够到牙刷杯子。

    她努力踮脚去拿的时候,身后一片阴影落了下来。

    一只白皙修长的手极为轻松地把杯子拿过来,接了水递给了她。

    沉呦呦接过,抬头仰着脖子去瞧。

    这才看到了在她身后站着的沉鹿。

    “看什么看?谢谢不会说?”

    “……哼。”

    小女孩自己挤好牙膏乖乖刷完了牙,等坐过去吃饭的时候。

    她眉头皱了皱。

    “怎么今天也还是包子啊,就不能换点别的东西吗?”

    “有吃的就不错了,而且这不是还有油条吗?”

    沉鹿也没怎么照顾过人,做什么基本上循着原主的习惯。

    记忆里原主平日里也是买点包子什么的回来。

    而沉呦呦也习惯性的抱怨了好几次,最后还是把它吃完了。

    但是这一次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沉鹿瞧着对面的小女孩皱着眉头一脸不高兴地吃着包子。

    她莫名有些不忍。

    “……明天,明天我给你熬粥。”

    沉呦呦听后抬眸看了过来。

    少女别扭的把头转到一边。

    只留了个侧脸给对方。

    小女孩也不知怎么的,就这么一直直勾勾地盯着沉鹿。

    沉鹿抬起手被看得不自在,抬起手挠了挠面颊。

    “虽然我很少给你做饭,但是你也不必这么感动啦。”

    “……不是。”

    沉呦呦咽下嘴里的食物。

    “我只是在想你做的东西能吃吗?”

    昨天中午少女说是出去买菜回来做,结果打包了两份菜,也就米饭是她自己蒸的。

    说到底吃的还是外面的。

    沉鹿听后沉默了一瞬。

    “……哦,那你还是吃包子吧。”

    “……”

    沉呦呦上学的时间是九点,淮南一中是八点半打预备铃。

    现在快八点了,走着过去差不多刚好。

    见沉呦呦吃完了,沉鹿走过去将搭在椅子上的那件蓝白相间的运动服套好。

    这是淮南一中的校服。

    淮南一中是一所重点中学,除了个别关系户,里头的学生都是实打实靠成绩说话的。

    而沉鹿便是和大部分人一样,是正儿八经考进来的。

    沉鹿父母出车祸去的时候是初三时候,她那时候还是个无忧无虑,品学兼优的好孩子。

    成绩从小学到初中都是班级,乃至年级都是拔尖儿的。

    因此以原主当时的成绩,要想考进淮南一中并不是什么难事。

    淮南一中校风严谨,每一个学生都必须着校服。

    和其他学校的校服一样,这校服宽松,套在身上显得人很是臃肿。

    原主之前就很不喜欢这件俗得雅痞的运动服,但是不穿又会被班主任叨叨个没完没了,跟唐僧念经一样。

    没办法,她也只得穿着。

    不过校服不能不穿,可上面如何涉及却是她自己的事情。

    沉鹿看着身上被涂的乱七八糟,鬼画桃符一般的衣服,眉头皱得很深。

    这上面涂着的东西她昨天洗了下。

    除了一些钢笔和铅笔的印记,大多是用马克笔涂上的。

    她怎么洗也洗不掉。

    这校服的确大了些,沉鹿将衣袖挽起了一点儿,露出了一截皓白的手腕。

    裤子也倒还好,原主稍微改了下,也还算合身。

    出门的时候沉鹿两手空空,就口袋里放了支笔。

    她心里还是不大习惯。

    沉呦呦走在她旁边,小短腿倒腾地很快,努力跟上少女的步子。

    追的吃力也不开口提醒沉鹿一声,自己闷闷地暗地里较劲。

    沉鹿余光瞥了一眼对方咬牙倔强的模样。

    夏天清晨凉了些,但现在太阳出来了,走得快了还是热。

    小女孩额头上不知道什么时候沁出了一层薄薄的汗珠。

    阳光之下,还反射着点儿光亮。

    沉鹿不着痕迹地放缓了步子,然后将她背上的小猪佩奇的书包给勾到了手臂上挂着。

    她感觉到身上一轻,抬头看向一旁的沉鹿。

    沉鹿极为自然地将书包带子从臂弯处勾到肩膀上,也就是一个单肩背包的动作。

    看上去莫名的潇洒风流。

    这还是沉鹿头一次给她背书包。

    小女孩张了张嘴,却在对方疑惑的视线扫过来的瞬间咽了下去。

    “……就几本书而已,我自己能背。”

    她鼓了鼓腮帮,低着头沉鹿瞧不真切她此时脸上的神情。

    只是那长长的睫毛颤着,如盛着霜雪被风吹得颤颤巍巍的枝头。

    “都累的出汗了还逞强什么。”

    沉鹿掂量了下书包,的确很轻。

    但对于一个六岁的孩子还是有些重量。

    “就几本书而已,我也能背。”

    她近乎是重复了刚才沉呦呦的那句话,说着抬起手放在小女孩柔软的发顶上揉了揉。

    这一次沉呦呦没再反驳什么。

    “对了,你下午可以来接我吗?”

    半晌,沉呦呦闷声这么问了一句。

    沉鹿一愣,记忆里原主似乎也就早上顺路送过沉呦呦上学。

    放课后她一般和王瑶她们去嗨皮了,天黑了才回来。

    似乎的确没有来接过沉呦呦。

    想到这里,沉鹿烦躁地抓了抓头发。

    心里对原主的行为很是不满。

    让一个六岁的孩子自己一个人回家,的确是太危险了。

    “接。”

    她给了肯定的答复后,又补充了一句。

    “我以后放学了都会来接你。”

    “你干什么突然献殷勤?是不是做了亏心事?”

    小女孩惊了,完全没想到沉鹿会答应以后每天放学都来接她回家。

    “不是你一脸委屈巴巴的想要我今天来接吗?”

    “……我只是怕你忘了给我买糖。”

    沉呦呦瘪瘪嘴,抱着小手臂抬头狠狠瞪了一眼。

    “之前几次你也答应说给我买吃的,结果晚上回来什么都没带。”

    “这一次我得亲自督促你。”

    “……”

    好妹妹。

    发现自己会错了意,沉鹿不爽的用手用力揉乱了小女孩的头发。

    也不顾她的抗拒,胡乱发泄了一下。

    “臭沉鹿,你快给我松手!我的发型都要被你给毁了!”

    她气的涨红了脸,捏着小拳头就追着沉鹿打。

    小女孩的小短腿哪里跟得上沉鹿,在少女拔腿三两步就把她甩得老远。

    “来呀,来追我呀~”

    沉鹿回头朝着她做了个鬼脸,气的对方原地直跺脚。

    “你给我等着!我打死你,打死你个坏东西!”

    沉呦呦倒腾着小短腿得劲往前跑,结果跑的太快掌握不好平衡。

    一下子撞到了一旁路过的小朋友。

    两个人一起,都一屁股栽坐在了地上。

    “诶!你这孩子怎么走路不看路啊!”

    女人连忙将自己的孩子扶起,回头冲着同样摔倒在地上的沉呦呦吼道。

    “小宝你没事吧,摔疼了没有?来,妈妈看看,妈妈吹吹。”

    她把那个小胖墩扶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尘。

    没扶起来之前还好,一被扶起来被安抚了下他便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明明身上什么伤也没有,却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像是受了什么天大的委屈。似的。

    “乖乖乖,小宝不哭!是她不好,她是个坏孩子,走路不看路!”

    女人把小胖墩抱在怀里拍着背一下下安慰道,然后在他稍微平息了下情绪没哭的那么厉害的时候。

    她狠狠回头瞪了还坐在地上一脸懵的沉呦呦一眼。

    “我家小宝皮肤嫩,稍微碰一点儿就乌紫好大一块,你这么用力一撞他要疼上好几天的你知道不!”

    “你还傻愣着干什么?撞到人不会道歉吗,你父母是怎么教你的?”

    沉呦呦一开始也是被撞懵了,都没反应过来便被女人劈头盖脸的数落了一顿。

    她被小胖墩撞的时候其实也疼,却也没觉得多有什么。

    这个时候被女人吼着却委屈的不行。

    她咬着下嘴唇,憋着不让自己哭。

    沉鹿跑远了没瞧见小女孩跟过来,连忙赶了回来。

    刚好瞧见了女人扯着嗓子吼沉呦呦这一幕。

    她脸色沉得厉害,走过去将沉呦呦抱了起来。

    沉鹿将小女孩身上的灰尘拍干净。

    “哪里摔到了?疼不疼?”

    “哇呜呜呜呜呜呜!”

    刚才憋了许久的委屈,这个时候见到了最亲近的人,听到了她的担忧关切后。

    如山洪倾泻一般,一下子全爆发了。

    小女孩哭的撕心裂肺的,鼻子眼睛都红。

    引得路人不自觉往这边看。

    “你就是这孩子的家长吧?”

    女人抱着小胖墩,满脸不愉地扫了沉鹿一眼。

    “她撞到了我家小宝,她死活不肯道歉,你做家长的是不是该给我一个表示?”

    沉呦呦抱着她的脖子哭的稀里哗啦,黏糊糊的很不舒服,沉鹿能忍。

    但却忍不了女人这咄咄逼人的态度。

    “沉呦呦,是你撞的他?”

    她没先搭理女人,而是垂眸低声询问怀里的小女孩。

    “呜呜呜,我,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在追你呜呜,谁叫你跑那么快不等我的……”

    她说着又委屈又难受,甚至打了个哭嗝儿。

    一抽一抽的,很让人心疼。

    “我只问你,是不是你先撞的他?”

    “……是。”

    沉呦呦憋着嘴,忍住不哭,包着眼泪点了点头。

    “道歉。”

    她揉了揉小女孩的脑袋,面上的情绪很淡。

    “可是他……”

    沉鹿眯了眯眼睛,眸色很沉,耐着性子冷声又说了一遍。

    “道歉。”

    小女孩憋着一口气,捏紧着小拳头不让自己哭出来。

    “对不起!对不起行了吧!”

    她回头恶狠狠地瞪着小胖墩,深吸一口气,中气十足地大声吼道。

    “哇呜呜呜呜妈妈!她凶我呜呜呜呜!”

    得了,刚安抚好的小胖墩被这么一吼又给吓哭了。

    “你这是什么态度?道歉就道歉,你这么大声凶什么?都把我家小宝吓哭了!”

    “你管什么态度,反正这歉我们也道了。”

    沉鹿说着将气的浑身发抖恨不得上去给对方一拳的沉呦呦放下,护在了身后。

    “是不是该轮到你表示点什么了?”

    女人一愣。

    “表示什么?”

    “表示你的歉意啊,阿姨。”

    她稍微活动了下脖子,手指被掰得“咔嚓咔嚓”响。

    “我妹妹的确不小心撞到了这小胖……哦不,小宝。”

    沉鹿一米七,比眼前的人高半个头。

    她走过去,在距离一步的地方微微低头与女人平视。

    “但是你是不是也该为你的言行不当而道个歉?”

    “我妹妹怎么就是坏孩子了?我们这不是道歉了吗?”

    “还有,就你嗓门儿大可以吼她,她就不能慷慨激昂大声一点儿给你的孩子表达歉意了?”

    沉鹿脸色冷的厉害,好似蒙上了一层厚厚的冰霜。

    连眸子都是逼仄的寒意。

    “道歉。”

    她红唇微启,吐露的字句皆凉薄。

    “给我妹妹道歉。”

    女人被沉鹿眸子里的狠厉给吓到了,她下意识后退了一步。

    “你,你神经病吧?明明是你妹妹先撞到我们的,我干嘛要和你妹妹道歉?”

    “走,小宝,我们走。我们不跟神经病一般见识。”

    她说着便拽着小胖墩准备离开。

    沉鹿见女人要走,伸手极为轻易地扣住了她的手腕。

    “我说话不喜欢说第二遍。”

    她手上的力道骤然加重,疼的那女人大声惊呼。

    似乎隐约能听到骨头被捏碎了一般的声音。

    “道歉。”

    这个时候越来越多的人看了过来,如果不道歉女人是不可能离开的。

    她没想到碰上沉鹿这么个硬茬,尽管不服气,却也没办法。

    “嘶——好好好,我道歉。”

    她沉着一张脸嘴唇嗫嚅了着,最后对着沉呦呦说了[对不起]。

    只是声音太小,若不是沉鹿离得近可能根本就听不清。

    “你听清她说的话了没有?”

    小女孩被前后的反转弄得一愣一愣的。

    她就站在沉鹿旁边,这么近的距离自然是听到了。

    “听到……”

    “听到了吗?”

    沉呦呦话还没说完,少女便冷声打断了再重复问了一遍。

    这一下她一下子明白了过来。

    小女孩连忙摇头。

    “没听见!阿姨声音太小了,我什么都没听见!”

    沉鹿微微颔首,垂眸又将视线落在女人身上。

    “大点声。”

    “……”

    两姐妹就这样连续一问一答说,硬生生让女人道歉了三次后。

    沉鹿这才勉强放了她们离开。

    她眯了眯眼睛,一手插兜,一只手稍微提了下下滑到手臂上的书包带子。

    看着那女人落荒而逃的身影后,少女扯了扯嘴角。

    “欺软怕硬的东西。”

    沉鹿这么冷声说了一句后,低头看向沉呦呦。

    “对了,那小胖子撞你哪儿了?还疼不疼?”

    “没。我就被撞坐地上了,现在已经不疼了。”

    “那就好。”

    少女这么说着,放缓脚步往前走。

    也不像刚才那样和沉呦呦玩你追我赶的游戏了。

    沉呦呦心里高兴,一蹦一跳地跑到了沉鹿旁边。

    “沉鹿,你刚才真帅。”

    她唇角上扬了些,被沉呦呦这么夸赞了下还是挺高兴的。

    “也就一般般吧。”

    “没呢!超帅的!”

    沉呦呦主动抱着少女的手臂,开心地晃着。

    “有多帅?”

    小女孩思索了一会儿,然后张开手臂伸长比划着。

    甚至还转了圈圈。

    “有这——————么帅!”

    “不,我觉得比我手臂全部张开的还要帅!”

    “咳咳这样啊,那的确是很帅了。”

    沉鹿抬起手握成拳抵在唇边。

    唇角的弧度上扬着,没有遮掩多少。

    将沉呦呦送到淮南幼儿园之后,因为路上耽搁了好些时间。

    距离打预备铃只有五分钟了。

    剩下的那段路走也怎么着要个十五分钟。

    沉鹿几乎是一路狂奔着,卡着预备铃响的那一瞬间进了教室。

    教室里人都到齐了。

    因为是周考没有多正式,所以也不用分配考场,大家一般就是在教室里考的。

    只是座位打乱了下,拉开下桌子距离而已。

    在门被推开的那一瞬间。

    铃声也刚停,班上所有的同学都将视线落在了沉鹿身上。

    全场寂静。

    连一根针落在地上的声音都能够听得一清二楚。

    半晌。

    门口坐着的一个男生红着脸,有些腼腆地挠了挠面颊。

    “这位同学,你是不是走错教室了?”

    “走错了?”

    沉鹿稍微平复了下气息后,回头看了一眼上面挂着的班级牌子。

    “高二三班,没走错啊。”

    那个男生听后也懵了。

    班上的人也跟着一并,从刚开始的安静到交头接耳议论纷纷起来。

    但是即使他们小声说这话,但是视线也没从沉鹿身上移开分毫。

    有惊艳,有诧异,也有嫉妒。

    看得沉鹿莫名其妙的。

    这个时候老师还没进教室,估计是去办公室拿试卷了。

    沉鹿跑了一路,热得厉害。

    她随手将校服的拉链拉开,露出了线条流畅的锁骨。

    少女扯了扯里面穿着的一件白色短袖的领子。

    现在位置都被打乱了,她之前坐着的位置已经坐了别人。

    里头还空着两个位置,可能是学习委员和班长的。

    他们现在应该是在办公室帮着老师拿东西还没过来。

    贴考号的单子好像是在后门门上。

    沉鹿迈着大长腿过去,也不管教室里的人怎么盯着她看。

    在确认了自己的位置后,这才松了口气径直坐了上去。

    见着她坐下后,众人还没来得及震惊。

    后面坐着的王瑶先炸了。

    她刚才趴在桌子上在睡觉,听到周围声响后这才抬起头。

    结果刚好瞧见不知道哪里来的狐媚子走错教室不说,竟然敢坐她鹿哥的位置。

    “喂!你给老子起开!这位置是你这种货色能坐的吗!”

    沉鹿刚坐下,身后人便狠狠一脚便踢倒了她的桌子。

    “啪”的一声,桌子脆生生地倒在了地上。

    少女深吸了一口气,回头警告意味地瞪了王瑶一眼。

    王瑶被这熟悉的一瞥给弄得一怔,不过也只是一瞬。

    她很快便回过神来,神情更凶更狠,可能不知道她底细的人一看便被吓得不轻。

    “哟呵!小浪蹄子!你还敢瞪老子!信不信老子把你两眼珠子给扣下来!”

    王瑶站起身,撸起袖子似乎就要上去给沉里一巴掌。

    “……王瑶。”

    “我是沉鹿。”

    袖子刚撸了一半,少女被对方这冷不丁的一句话给弄懵了。

    声音的确挺像。

    她恍惚了一会儿,看着面前面容精致的人。

    “……你唬谁呢!你以为老子这么好糊弄!”

    “敢冒充鹿哥,好大的胆子!我今天王某人就要替天行道好好教训教训你!”

    “王瑶!”

    王瑶这巴掌还没有落下,老李头的声音便先喝止住了她。

    老李头,本名李林峰,是高二三班的数学老师兼班主任。

    四十多岁,平日里总是板着一张脸,很是严肃。

    班上几乎所有人都被他训过,请过家长。

    挺有威慑力的,就连原主都有些怕他。

    不为别的,只因为这脾气像她去了的姥爷。

    而原主小时候调皮捣蛋,被姥爷的竹笋炒肉打到大,自然有点儿心理阴影。

    沉鹿咽了咽口水,回头看向了从讲台这边走过来的老李头。

    他瞪着王瑶,对方将手放下,很是心虚。

    “一个周末不见胆子见长啊,连同学都敢打了!”

    “……我这不是还没打吗。”

    王瑶小声这么嘟囔了一句,触及到对方的视线后将心里更多的抱怨咽了下去。

    “如果不是她坐了鹿哥的位置,我也不至于找她麻烦。”

    李林峰推了推下滑到鼻梁下面的眼镜,这个时候才注意到一旁坐着的沉鹿。

    他低头上下打量了一番。

    “没坐错,这不就是沉鹿吗?”

    他这么轻飘飘落下的一句话,让王瑶,乃至全班人都惊掉了下巴。

    “不是,老李头你是不是老眼昏花了,这人长得这么娘,怎么可能是鹿哥?”

    少女用手指颤颤巍巍地指着沉鹿,眼睛瞪得好大。

    “害,不就是头发染了,没化妆了。沉鹿是我的学生,我怎么可能认不出她?”

    李林峰用尺子裁开了密封的试卷袋,完全没在意周围同学的大惊小怪。

    “大家都坐到自己的位置上,把不相关的书本都收一收。马上要发卷了。”

    老李头在上面又絮絮叨叨说了些千篇一律的考试期间注意事项。

    沉鹿将倒在地上的桌子扶起来,随意靠在了椅背上。

    王瑶这个时候注意到,对方习惯性想要翘二郎腿。

    但是不知为何忍住了。

    这姿态,这习惯,的确和沉鹿很像。

    “……你真是鹿哥?”

    王瑶压低了声音,小声问了一句。

    少女转着笔,回头淡淡瞥了后面人一眼。

    “要不是你昨天给我江湖救急了两千块,我一定让你放学校门口见。”

    “?!”

    这一下子王瑶不信也得信了。

    她缓了一会儿压下了心头的震惊。

    “妙啊,没想到鹿哥你长得这么好看,那校花跟你比起来都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上!”

    王瑶说着,试探着伸手捏了捏沉鹿的脸。

    “……手不想要了?”

    “没没没。我就是瞧着你皮肤跟剥了壳的鸡蛋一样,没忍住嘿嘿嘿嘿。”

    她啧啧了几声,还是觉得恍若梦中。

    “鹿哥,但凡你问我们多借点,我都以为你是拿钱去整容了呢。”

    沉鹿不想在这种事情上搭理对方,等到卷子传到她这里之后。

    她回头递卷子给王瑶的时候,发现对方一扫往日拿到卷子的烦躁。

    显露出只有打游戏时候才会有的兴奋激动。

    “你好像很高兴?”

    没忍住,她这么问了一句。

    “那是,我这一次可是有花时间准备……?!”

    王瑶说到一半,连忙捂住了自己的嘴。

    但是已经为时已晚。

    “你背着马晴偷偷复习了?”

    见说漏嘴了,她叹了口气,与沉鹿说了实情。

    “我就拿了楚宇衍的笔记看了下,背了一页公式。”

    “下个月期中如果没考好我可能就要挨揍了,那么多笔记我一下子背不完。昨天就试着背了一页,想在今天小考看看能提高几分。”

    “鹿哥放心,好姐妹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王瑶拍了拍胸口,一脸真诚的保证。

    “我会帮你的。”

    “……不用了,你先顾好你自己吧。”

    少女被噎住了。

    这么说了句后回头没再理会,后面还在叽叽喳喳不知道在说什么的人。

    在被李林峰眼神警告了之后,王瑶老实了没再说话。

    一时之间教室里只能听到笔摩擦试卷的声音,很是安静。

    没有摸过课本的沉鹿在拿到试卷之前还是有些不安的,但是当她扫了下试题后便完全没有任何担忧了。

    上面的试题她都会,甚至大题部分能用几种解法来做。

    这个世界的试题还挺简单的。

    沉鹿这么想着,拿起笔便“刷刷刷”做了起来。

    选择题她基本上可以心算出答案,大题解题思路也一眼便能理清楚。

    这张数学试卷一般学生要用个一小时半才能做完,但对于沉鹿来说。

    半个小时足矣。

    在做完了之后,沉鹿没有立刻交卷。

    她放下笔从头到尾检查了一遍,确保能够不丢分。

    后面坐着的王瑶瞧见少女坚持了半个小时便放下了笔。

    然后就坐在位置上一动不动,不知道在干什么。

    遭了,鹿哥肯定一道题都不会,心态炸了。

    作为沉鹿的好姐妹,王瑶不能坐视不理。

    她左右看了看,发现老李头刚出去走廊恰烟了。

    一时半会儿应该回不来。

    于是她“哗啦”撕了半张纸,“唰唰”几下便将自己刚做好的选择题答案给写了下来。

    “鹿哥,鹿哥……”

    王瑶在后面小声唤着少女。

    她只是微微皱了皱眉,和刚才一样并不理会对方。

    王瑶见唤了许久沉鹿也不理会自己,眼见着老李头就要恰完烟进来了。

    她一急,赶紧把纸揉成了一个纸团子。

    “咻”的一下从后面精准地扔在了沉鹿的桌子上。

    奈斯!

    王瑶扔完纸团之后。

    她一副了却大事,深藏功与名地战术后仰。

    不想一道阴影这时候从她身后落下。

    “王瑶,沉鹿。”

    “你们两个不用考了,到我办公室等着。”

    李林峰的声音似深渊魔鬼,阴恻恻地从后面传来。

    刚检查完试卷的沉鹿这才注意看到了桌子上的纸团。

    她猛地一回头,没忍住。

    沉鹿一起身。

    她忍无可忍,直接双手掐上了王瑶的脖子使劲儿摇晃着,咬牙切齿地质问道。

    “你他妈!为什么!”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本站小说同步更新,安卓版App免费下载

《穿成反派女配她姐后我十项全能了》最新章节尽在“第七书-安卓版APP”,百万书友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