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穿成反派女配她姐后我十项全能了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四章 (修)
   存书签 我的书架 返回书页
上一章 安卓版同步阅读-无广告app 下一章
    前几天沉鹿就说过了, 等到周末时候得空带沉呦呦去英皇小学看看。

    那个学校是淮城最有名的私立小学, 即使不是周末, 平日里还是有很多人会进出参观。

    但凡是对孩子负责的家长, 大多数都会希望自己孩子能够就读这里。

    沉鹿也不例外。

    在她看来,没有任何东西能够比学习氛围更能潜移默化影响一个人的了。

    清晨起来沉鹿给沉呦呦换上了一件白色的蓬蓬,还给她绑了辫子。

    让她漂漂亮亮, 清清爽爽地出了门。

    私立英皇小学距离她们家有一段距离,坐公交车的话大概得三十分钟。

    今天起得早, 再加上坐车。

    小女孩在车上迷迷糊糊的,小脑袋一直往旁边的玻璃窗上撞。

    一下一下,跟小鸡啄米似的。

    沉鹿瞧见了, 伸手将那个乱晃的小脑袋往自己肩膀上放。

    这一下才总算安分下来。

    夏日阳光明媚, 窗外的树木葱茏。

    随着车子的前行匆匆往后面移, 喂有光影斑驳,清晰在少女面颊上流动。

    等到下车了之后, 沉呦呦还不清醒, 揉着惺忪的眼睛。

    “昨晚八点睡的都还困?”

    “不知道,就是困。”

    小女孩打着呵欠这么有气无力地对沉鹿说道。

    沉鹿听了伸手捏了捏她的脸, 肉乎乎的, 往外一扯。

    还别说,手感还挺好。

    “臭沉鹿!你竟然敢趁着我犯困时候偷袭本天才!”

    沉呦呦捏着拳头就要往上锤。

    “别别别。在外面留个面子, 影响不好。”

    沉鹿握住小女孩的小拳头,伸出一根手指抵在唇边。

    示意她不要大喊大叫。

    “……哼,回去再收拾你。”

    沉呦呦这么闷闷嘟囔了下, 然后迈着小短腿跟着少女往对面英皇小学那边过去。

    现在刚下车,要过了马路拐个弯才能到。

    和他们一起下车的人有十多个,基本上都是带着孩子来看学校的。

    这个时候是红灯,得等一会儿。

    少女站着的时候会习惯性地将手插在兜里。

    只是这一次有些不一样。

    周围站着和她一起要去学校参观的人,大多都是妈妈爸爸带着孩子。

    沉鹿余光随便一瞥,就能够看到他们牵着小孩子的手。

    或者更准确的来说,只有她和沉呦呦没有手牵手。

    这个时候她才意识到。

    好像在有记忆的时候开始,原主就接过沉呦呦放学,更别提什么牵手回家了。

    “你看什么?我脸上有什么脏东西吗?”

    可能是习惯了。

    沉呦呦没有觉察到在一众人里面,她们两个是有多特别。

    她见沉鹿一直眼神微妙地注视着她,下意识抬起手摸了摸自己的脸。

    少女长长的睫毛颤了下,指尖微动。

    “……那个,你要不要牵手?”

    沉呦呦一愣,歪着头没反应过来。

    “什么玩意儿?”

    这个时候周围人的视线也闻声落了过来。

    沉鹿尴尬的要命,抬起手握成拳抵在唇边压低了声音再说了一遍。

    “到底牵不牵?”

    那语气很是恼羞成怒。

    沉呦呦这个时候才明白过来对方的意思。

    她看了看周围人,发现每一个小朋友都和爸爸妈妈手牵着手。

    意识到这个事情后,她反而有些拘谨。

    她红着脸往沉鹿那边靠近了些,然后犹豫了一会儿。

    伸出小手指试探着勾住了少女的手。

    她也牵住了沉呦呦的手,小小的一团像是棉花一样柔软。

    这还是姐妹俩头一次这样正儿八经地牵手。

    不知道是不是沉鹿的错觉,刚才她们那样一问一答,小心翼翼试探的感觉。

    有些奇妙。

    少女想到这里,下意识垂眸看了下咬着下嘴唇脸颊红扑扑的沉呦呦。

    “牵着热?那要不我过了马路就松开?”

    “不用。”

    沉呦呦摇了摇头。

    “我就是第一次,有点紧张。”

    “……”

    我怀疑你在搞颜色,但是我没有证据。

    两个人就这样牵着手,别扭地一言不发地过了马路。

    等到了学校门口的时候她们这才稍微放松了下。

    也没最开始时候那样拘束了。

    沉鹿站在校门口看了下,光是从外面看便瞧着视野开阔,赏心悦目。

    上头[私立英皇小学]这几个大字鎏金滚烫,远远看着便分外醒目。

    从门口进出的车辆很多,好多都是一眼便能够看出牌子的豪车。

    她记得这所私立学校大多就读的都是淮城当地有头有脸的人的孩子,从起点就比别的孩子高了许多。

    其实最开始时候沉鹿是有些犹豫的。

    她怕沉呦呦在这样的环境里学习的话可能会产生自卑心理,忍不住攀比。

    但是有一说一,这里面的师资什么的都是顶尖的。

    有了更好的,如果再让她去选个次一点儿的,她心里还是有些不舒服。

    所以沉鹿想着,与其让她自己这么纠结着。

    不如带沉呦呦来,让她自己来看看,让她自己做决定。

    “走,进去看看吧。”

    沉呦呦除了上学 ,一般很少出门。

    她看着周围高大的教学楼,还有四周葱郁的草木。

    “哇,这里好大,好漂亮。”

    沉鹿一手牵着小女孩,另一只手拿着图纸看着路线。

    “能不大吗?这里是全城最大的私立小学,占地面积和绿化面积都是最大的。”

    她也是第一次来,不怎么认识路。

    皱着眉看着图纸,找了好一会儿才确认了她们现在在哪个门。

    ……艹,这里怎么有四个大门。

    沉鹿烦躁地抓了抓头发。

    “你自己看看,你想要先去哪里。”

    小女孩凑过来瞧了下,也不怎么认识字。

    随意指了指一个画着花朵的地方。

    “去这里,这里好看。”

    沉鹿低头瞧了一眼。

    “花卉室。”

    这地方应该不属于参观项目吧。

    更像是私人场所。

    沉鹿也拿不准,因为一般进来的人都是先去教学楼这些地方参观下,看看设备和师资。

    像沉呦呦这样一上来就要去看花花草草的实属少见。

    “你等一下,我去问问这怎么走。”

    她说着正想要折返回去问了下门口的保安。

    结果一回头还没有来得及去找保安,反而撞上了个熟人。

    是之前在糖果屋里将糖果让给沉呦呦的那个小少年。

    对方看见了沉鹿时候也很意外。

    他手中抱着一本书,有些惊讶地看着少女。

    “你是之前在糖果店的那个姐姐吧?”

    小少年弯着眉眼朝着沉鹿笑了笑。

    在余光瞥到了她身后站着的沉呦呦后,走过去微微低头看向她。

    “好久不见了,小妹妹。”

    “今天你穿的这身裙子很好看,很衬你。”

    沉呦呦被夸的莫名其妙。

    她看着眼前笑得灿若星辰的小少年,疑惑地眨了眨眼睛。

    “谢谢,你也挺好看的。”

    小女孩说完后觉自己表述不完整,又补充了一句。

    “长得好看。”

    他听后一愣,笑得更开怀。

    “姐姐,你是带她来参观我们学校的吗?”

    “这里很大,你们第一次来应该找不到路。”

    他声音温和,听着就如沐春风。

    “反正今天是周末,我也没事干。”

    “如果你们不介意的话,我带你们去周围看看吧。”

    “我叫林言洲,姐姐你呢。”

    “……沉鹿。”

    她甚至都还没有来得及说话,等反应过来了就已经开始自我介绍了。

    虽然感觉被一个小孩子牵着鼻子走有些不爽,但是对方也是好意。

    沉鹿也没说什么,伸手将一旁的小女孩拽到身边。

    “这我妹妹,沉呦呦。”

    “那我可以叫你呦呦妹妹吗?”

    沉呦呦没有立刻回他,而是下意识往少女方向看去。

    “沉鹿,这是不是就是你说的PUA男?”

    “……”

    “……”

    林言洲脸上的笑容瞬间僵住,他神情微妙地看向沉鹿。

    似乎在用眼神谴责——[瞧瞧你这个做姐姐的都教了些什么]。

    “她这孩子就喜欢和人开玩笑。”

    沉鹿捂住了小女孩的嘴,面无表情的对小少年说道。

    “你听听就好,别放心上。”

    是不是玩笑其实都不重要了。

    既然对方都这么说了,他也该给对方一个台阶下。

    “我刚刚看你们一直在看图纸,你们是有什么想要现在就去的地方吗?”

    沉鹿松了口气。

    这才将图纸递给了对方。

    “她想去花卉室这边看看。”

    林言洲看了下,好看的眉微蹙了蹙。

    “这里的话可能……”

    “是私人场所吗?”

    少女从图纸上的位置分布便能够瞧出来些,其他的地方都和教学楼什么距离很近,走几步就到了。

    只有这一处四周都没有什么建筑,很是清幽僻静。

    “那不能去的话就算了。你看一下先从哪里参观的好,我们随意。”

    林言洲接过图纸,刚想要说什么的时候。

    他垂眸看到了沉呦呦听到不能去花卉室后,耷拉着脑袋。

    好像很失落的样子。

    “也不是不能去。”

    小少年想了想,似乎也并没有硬性规定不能去看。

    只是大家都顾忌着打扰了那人,一般也都会避开而已。

    “……我带你们去看看吧,只要不待久了就成。”

    沉鹿听到他这不怎么确定的语气,对这个地方感到莫名好奇。

    “这里是你们学校领导的地盘?”

    “也不算领导。”

    林言洲摇了摇头。

    “是股东。”

    “……那算了,我觉得这比得罪你们领导还糟糕。”

    小少年见她这般烦躁,笑着安抚道。

    “没事的,我和他熟。”

    “只是进去看看花草而已,他不会生气的。”

    沉鹿还是有些犹豫。

    可一旁的沉呦呦一听有戏,眼睛亮得出奇,连忙上前甜甜地叫了声[哥哥]。

    “既然这样哥哥就快带我们去看吧,我一定听话,不乱摘乱动。”

    “这么乖啊。”

    小少年只比沉呦呦高半个头,可语气却像个小大人似的。

    他弯着眉眼语气温和地问道。

    “那哥哥现在可以叫你呦呦了吗?”

    “当然可以啦!别说叫我呦呦了,你叫她鹿鹿都成。”

    “……”

    ——

    那花卉室所在的位置比较僻静,相对于去其他的地方的话,要稍微走得久一些。

    不过好在有林言洲带路,他带她们抄近路走的。

    十几分钟就到了。

    那是一处半露天的花卉培育室,推开一处小木门便能进去了。

    “今天运气好,他不在。”

    林言洲见里面没人后回头对沉鹿这么说道。

    沉鹿跟着进去后,视线淡淡扫了一下周围。

    这里不算大,却也不小,养了好些小巧玲珑的花花草草。

    颜色大多都偏素雅冷淡的色调。

    不艳丽,但是却让人移不开视线。

    空气之中有浅淡的花叶的清甜气息。

    随风悠悠在鼻翼之间浮动着。

    “是不是有些失望?”

    林言洲看着沉鹿神情淡然的样子轻声问道。

    “这些花草都是他去爬山或者旅游时候在路上看到,觉得好看便带回来的。”

    “不是什么珍贵品种。”

    “挺好的。”

    沉鹿对花草什么的没什么研究,只要觉着合眼就成。

    再说这是别人的东西,她也不好过多评价。

    “我看不出什么来,她倒是挺喜欢的。”

    沉呦呦很少见到这么一大片花草,高兴地这边看看,那边凑过去闻闻。

    看样子的确很喜欢。

    “毕竟小孩子都很容易满足。”

    林言洲看着咯吱咯吱笑着的小女孩,眉眼也跟着放柔了些。

    少女留意到了这细微的变化。

    其实从一开始沉鹿便发现林言洲早熟得可怕,无论是待人处事,还是礼仪素质都比同龄孩子高出太多。

    要不是年龄和身高摆在这里。

    说他二十岁她都信。

    沉鹿不着痕迹地将目光从林言洲身上收回。

    “说话老气横秋的。”

    小少年只是习惯性勾着唇角,礼貌地笑着。

    没有对沉鹿这话有任何回应。

    少女不大会主动和别人说话,这个时候林言洲没抛话题了。

    她就更不知道要说什么了。

    那边蹲着看花扑蝴蝶的沉呦呦依旧开开心心,完全没有感觉到这边自家老姐的尴尬烦躁。

    沉鹿抱着手臂一言不发,这个时候才注意到林言洲手中抱着的那本书。

    “《小王子》?”

    “嗯。是今天我刚从图书馆里借的,每当我想静下心来的时候都会看看它。”

    听这话,像是看了很多遍了。

    “沉鹿姐,你要看看吗?”

    少女也没事情干,估摸那边沉呦呦还要一会儿。

    她微微颔首,伸手接过了林言洲手上的书。

    刚才只是看着封面像,也没注意到其他什么。

    结果打开一看,全英文。

    “……你才十岁吧?”

    少女沉默了一瞬。

    “这些你全看得懂了?”

    “大部分可以。”

    林言洲腼腆地笑了笑,他抬起手挠了挠面颊。

    “不过我还差得远呢。”

    沉鹿心累地看着在那边扑腾着蝴蝶的沉呦呦。

    “……不,差得远的是她。”

    之后林言洲带着她们着重看了下图书馆,教学楼还有食堂这些地方后。

    沉鹿见时间差不多了,这才带着沉呦呦坐上了回去的车。

    和来的时候昏昏沉沉不一样,小女孩回去的一路上都很精神。

    “那个学校真大真好看!”

    和最开始进去时候感叹的一样,沉呦呦又感叹了一遍。

    “沉鹿,我决定了!我之后就读英皇了!”

    她握紧着小拳头,语气坚定地这么对沉鹿说道。

    “……别光口头说,既然你决定了就得自己努力往这个目标奋斗。”

    她说着从包里拿出了一张纸递给了沉呦呦。

    “这所学校是要考的。”

    “你看看这上面你会几道题。”

    这是临走之前林言洲从办公室里,帮她拿的一份去年的入学考试的试题。

    每一年削尖了脑袋想要把自家孩子往英皇送的实在太多了,但是学校不可能来者不拒,照单全收。

    于是便以每年入学考试成绩和其他才艺方面综合考量,择优录取。

    这让前两天才说让沉呦呦不要着急,什么都可以慢慢学来的沉鹿很是心累。

    沉呦呦拿过沉鹿手中的卷子一看,摇了摇头。

    “我一道都不会。”

    “那你现在还想要去英皇吗?”

    少女抱着手臂,手指轻轻点了点胳膊。

    语气很平淡,像是在询问今天天气如何一般。

    “想。”

    沉呦呦肯定地点了点头。

    “我觉得那里好看,比幼儿园要好看多了。”

    “那你以后可就不能看动画片,不能出去玩了。”

    “你考虑清楚了再回答。”

    这对小女孩来说实在是太残忍了。

    果不其然,刚才还语气肯定地回答她的沉呦呦瞬间萎靡了起来。

    “……那还有没有和英皇一样大,一样好看,还不用考试就可以进去读书的学校?”

    一直闭目养神的少女听到了这话,她冷笑了一声。

    睁开眼睛瞥了沉呦呦一眼。

    “我看你在想peach。”

    “……哇呜呜呜,做人好难啊!我不做人了!”

    你他妈!

    见沉呦呦哇的一声又哭了,沉鹿赶紧伸手捂住了她的嘴。

    好在眼疾手快,车上的人还没有留意到后面的声响。

    “小祖宗,你他妈给我克制一点!”

    沉鹿压低了声音沉着脸警告对方。

    小女孩见沉鹿脸黑了下来,一下子被吓得打了个嗝。

    怕挨揍,也不敢再哭出声了。

    就眼里包着两包眼泪,捏着小拳头竭力忍耐着。

    “……”

    沉鹿看着她这副样子,也不好再说什么重话。

    她拿出手帕给沉呦呦擦了下眼泪,尽量放柔语气和对方讲道理。

    “我也不想这样。”

    “但是你看看,光是今天来英皇参观的小朋友就有这么多。大家都想要去那里读书,凭什么就你可以什么都不用努力就进去了?”

    “我,我可以不用努力吗?”

    她听话只听了半截儿,就听到了个[你可以]。

    “……你可以个屁,老子是在给你举反例。”

    沉呦呦又被凶了,她很是打击。

    憋着嘴又要哭了。

    沉鹿连忙将她抱在怀里,摸着她脑袋安抚。

    “行了行了。我错了成了吧,我不该凶你。”

    她狂揉了沉呦呦好一会儿,怀里的小女孩情绪才勉强平复下来。

    “沉鹿……”

    “我想去。”

    “瞧你这话,这一车子上的人谁不想呢。”

    沉鹿拍了拍沉呦呦不怎么聪明的脑袋瓜子。

    听着她哽咽的声音,觉得又好笑又心疼。

    “那咱们从今天开始好好学习?”

    “……嗯。”

    “那以后还看不看动画片了?”

    “……不,不看了。”

    “周末还出去玩不玩了?”

    “……呜呜不,不玩了。”

    说这话的时候沉呦呦似乎又要哭了,憋着一口气,好不容易才压下去。

    “逗你的。”

    沉鹿没忍住笑了。

    她手捏着沉呦呦的下巴,用手帕轻轻帮她擦了擦眼泪。

    “可以看可以玩。只是不能经常了。”

    “明白了吗?”

    “嗯。”

    她吸溜着鼻子,红着眼睛点了点头。

    沉呦呦擤了擤鼻涕后,少有的乖乖坐着没说话。

    就这么安静了一会儿,她突然想到了什么猛地扭头看向沉鹿。

    “怎么了?反悔了?”

    少女头靠在椅背上,听见动静瞧了过去。

    看到了沉呦呦一脸担忧的模样。

    “沉鹿,这个学校的学费是不是很贵啊?”

    “付了学费后我们家还能吃得起大米吗?”

    “……”

    差点忘了。

    她们现在存款不到一万,是个实实在在穷快揭不开锅的清苦人家。

    妈的,为什么困难总比办法多。

    这什么人间疾苦。

    ……

    王瑶在她家里补习了快一周,周末的时候才回家。

    但是王瑶走了,并不代表沉鹿有了空闲。

    毕竟昨天带沉呦呦去看了英皇,尽管决定了要上的是英皇。

    可这学费还没着落呢。

    她嘴里咬着块吐司,手上拿着笔本快速浏览着什么。

    前几天她在网上看到了淮城附近一处游乐园正在招兼职。

    也就周末这两天的事情。

    其实她也想过去找一些长期一点的兼职,只不过现在她在给王瑶补习的同时去找个长期的活,实在有些困难。

    所以最后看来看去,沉鹿还是选了游乐园的这份工作。

    下午两点时候去。

    她的工作就是套上个卡通玩偶服招呼下小朋友,陪他们拍拍照,发发气球什么的。

    没什么难度,一天四百块的样子。

    这点钱在沉鹿以前看来就像是毛毛雨一样。

    真是风水轮流转。

    她也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这么辛苦的去站街两天,只为了得到这几百块钱。

    想到这里,沉鹿咽下嘴里的吐司,重重地叹了口气。

    正坐在她对面的沉呦呦正皱着眉,小口小口忍耐着喝着并不喜欢的牛奶。

    她小手捧着玻璃杯,嘴边都是一圈奶渍。

    听到沉鹿的叹气声后,沉呦呦疑惑地看了过去。

    “干什么?我今天不是有勉为其难的在喝牛奶吗?”

    “……谁管你勉不勉为其难。”

    沉鹿合上电脑,将手边的牛奶一饮而尽。

    “今天我有兼职,晚上我可能回来得比较晚。”

    她说着将鞋柜上放着的钱夹子拿了过来。

    正准备拿一点钱给沉呦呦,但是刚把钱夹子打开后便合上了。

    “我们家附近没什么饭馆,给你钱你也买不到什么吃的,而且晚上出去还危险……”

    沉鹿想了好一会儿。

    “这样吧,我走之前给你买点吃的,你饿了就吃点东西垫垫肚子。等我晚上回来给你做饭成不?”

    “成吧。”

    沉呦呦不是很想一个人在家,但是想着沉鹿是出去赚钱养家糊口。

    她也不好任性。

    “其实你如果实在工作忙的话也不用急着赶回来做饭……”

    小女孩这么闷闷说了句。

    “反正你做的东西也就那么回事。”

    “……”

    这话是事实,沉鹿还真不好反驳。

    不过她能够感觉到沉呦呦除了吐槽下自己做饭不怎么好吃之外,更多的是不想她走。

    虽然没直说,但是嘴撅得老高,都可以挂茶壶了。

    “行了,别闹别扭了。”

    少女抬起手揉了揉沉呦呦的柔软的发顶。

    “我八点左右就回来了,你要是真有什么事情就打电话给你王瑶姐姐。她一般没什么事,她家离我们这还算近。”

    沉呦呦抱着毛绒熊,不情不愿地点头应了一声。

    少女垂眸瞥了一眼她手中的毛绒熊。

    这毛绒熊是沉呦呦四岁生日,妈妈送给她的。

    沉呦呦除了吃饭上厕所时候不带着它之外,其他什么时候都必须看到它。

    就连睡觉都得抱着才能睡得着。

    别看平日里沉呦呦生气时候会拿着毛绒熊砸她。

    其实根本没怎么碰到毛绒熊。

    用的是自己的小拳头,不过也就雷声大雨点小而已。

    她比谁都舍不得弄坏了毛绒熊。

    只是毕竟都已经两年了,这毛绒熊都破了旧了。

    前天时候沉鹿在沉呦呦睡觉的时候瞧见了毛绒熊胳膊上的棉花都翻出来了,从抽屉里拿出了针线磕磕巴巴地补救了几针。

    但是还是不能恢复如初。

    “沉呦呦,我之后给你再买一个毛绒熊怎么样?”

    “不怎么样。”

    小女孩摇了摇头,想也没想地便一口拒绝了沉鹿。

    “我是说给你再买一个,又没说让你把现在的这个扔了。”

    她以为对方没理解到她的意思,又这么解释了一句。

    沉呦呦紧紧地抱着手中的毛绒熊,眼睛清澈见底。

    “不了。”

    “我有一个毛绒熊就够了。”

    少女一愣。

    她没想到对方竟然会一口拒绝。

    不仅拒绝的快,态度也很坚定。

    沉鹿这下有些好奇了。

    “为什么?你不是最喜欢的就是小熊了吗?”

    “现在再多一个新的有什么不好?”

    她顿了顿,手不自觉将怀里的毛绒熊抱的更紧了。

    “我是喜欢。”

    “但是我怕你给我买了更好更大的毛绒熊之后,我会把我原本对它的喜欢分一部分到新买的那个毛绒熊上去。”

    “我还小,经不起诱惑的。”

    沉呦呦说这话的时候鼓了鼓腮帮,样子很是严肃。

    沉鹿一愣。

    眼眸沉了一瞬,里头有什么情绪一闪而过。

    “……也是。”

    她勾起唇角笑了笑。

    喜欢什么的还是克制一点最好。

    对东西也好,人也好。

    沉鹿这么说着,起身将盘子什么的拿到厨房收拾。

    沉呦呦瞧见了,连忙也把手边的玻璃杯给带了进去。

    “沉鹿……”

    小女孩垫着脚,将杯子轻轻放到了水槽里。

    “毛绒熊可以不要,但是我不介意你再给我多买几袋彩虹魔法糖。”

    “……”

    中午吃了午饭之后,沉鹿在沉呦呦午睡的时候才收拾了下出了门。

    她没带什么东西,就带了个手机和钱包。

    坐地铁到那个兼职的游乐场大概半个小时就到了。

    中途也不用转线,直达过去很是方便。

    沉鹿提前一两天就和那里的人联系好了。

    他们让她过来的时候,直接从旁边工作人员通行线路进去到指定地点换衣服就成。

    这游乐场挺大,但是好在路牌什么的都写的比较清楚。

    她没用多久便找到了地方。

    沉鹿其实来的不算晚,只是她没想到和她一起兼职这个工作的人来得都比较早。

    她进去的时候他们已经换好了玩偶服出来了,里面只剩下一个卡通小熊的衣服还没人动。

    她第一眼瞧见后还觉得今天自己和熊挺有缘的。

    但是当沉鹿走过去掂量了下那卡通熊的头套后,便知道不是什么有缘。

    而是那些人先来选剩下的。

    这头套又重又闷,戴在头上很是不舒服。

    少女烦躁地“啧”了一声。

    却也不能怨别人,毕竟是人都想要轻松一点。

    只是她不懂里头的门路,第一次兼职这种工作。

    来晚了,自然只得捡人挑剩下的了。

    沉鹿换好了衣服单手夹着拿着那个熊头套便出了门。

    那边站着的三个人正是今天和她一起兼职的,对面则是负责日结他们工资的工作人员。

    她走过去耐着性子听他讲了些之前早就在了解到的注意事项。

    之后领了些气球便径直去了她今天负责的那片区域站街,哦不,干活。

    游乐场本身人流量就大,再加上天气也热。

    沉鹿穿着这身玩偶服,整个人都快热傻了。

    艹,怪不得一天站着拍拍照发发气球就有四百。

    这他妈是真要命。

    她也不知道自己站了多久,和多少个孩子和情侣合了影。

    等到沉鹿实在热的受不了的时候,她这才找了个阴凉地方坐下,准备稍微休息一会儿。

    结果她刚一坐下,一个小男孩也跟着坐在了她的旁边。

    “大笨熊,你是在偷懒吗?”

    因为小男孩长得矮,她从头套下面就能看到。

    沉鹿余光瞥了对方一眼,长得倒是精致,唇红齿白的得跟瓷娃娃似的。

    就是不怎么会说话。

    “你为什么不说话?你是不是默认了?”

    小男孩眨了眨眼睛。

    “你如果再不说话我就去告状,让他们扣你工资。”

    “……臭小子,你到底想干什么?”

    沉鹿忍无可忍,沉着声音咬牙切齿地问道。

    小男孩看着眼前的卡通熊,见她终于搭理了他后。

    他不慌不忙地说道。

    “没什么。”

    “我一个人无聊,想找人聊聊天。”

    “哦,你和家里人走丢了。”

    “……”

    沉鹿戴着这个头套实在是闷得厉害,但是工作时间又不能取下来。

    现在又多了这么个麻烦在身边,她实在是心情烦躁得厉害。

    “啧,走吧。”

    她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尘。

    “我带你去服务台那边去,你在那里等着家里人来找你就成。”

    小男孩犹豫了一下,然后摇了摇头。

    “我不跟你走。要是你是坏人怎么办?到时候你把我卖了我都没地方哭呢。”

    “你这么有警惕心还敢和我搭话,早干什么去了?”

    小男孩低垂着眉眼,长长的睫毛一颤一颤的。

    好像下一秒就要哭出来似的。

    沉鹿不是什么爱管闲事的人,只是现在这小男孩跟家里人走丢了。

    她不敢随意丢下他不管。

    万一她前脚刚走,后脚就来了个人把他给拐走了怎么办?

    算了。

    跟个小孩子较什么劲儿。

    沉鹿随后又耐着性子问了下对方知不知道家里人的电话号码。

    小男孩依然摇了摇头。

    “我真没走丢。”

    他抬起头看着眼前比起周围其他大人要更加让他觉得亲切自在的,套着玩偶熊头套的沉鹿。

    “……我只是不喜欢和他一起玩。”

    “他?你爸爸还是你妈妈?”

    “我叔叔。”

    小男孩低头拽着衣袖,闷闷地回答道。

    看样子说的是真的。

    沉鹿也犯了难。

    看来是孩子和叔叔不亲近,这才甩了人偷跑在这里来。

    “我还有工作,陪不了你。”

    因为天热,工作人员有个福利,就是可以免费吃里面的冰淇淋。

    沉鹿穿着玩偶服身上也没带什么钱,于是走过去说着起身往一旁的冰激凌店走过去。

    要了一个草莓冰激凌。

    “天热,你就坐着这里吃。”

    她说着顿了顿,又补充了一句。

    “还有,尽量别离开我的视线。”

    小男孩没想到对方不仅没生气,还给他拿了一个冰激凌。

    他愣愣地接过,然后见沉鹿要走了,立刻伸手拽住了她的手。

    “……又怎么了?”

    他松开手,慌忙摸了摸自己的兜。

    然后从里面掏出来了一个小青蛙钱包。

    拉链打开一看,好几张红票子。

    “给。”

    小男孩将一张崭新的红票子塞到了她的熊爪子上。

    “冰激凌钱。”

    “……”

    妈的,这什么世道?

    这年头随便来个小孩都比我有钱?

    “不用了。这冰激凌免费,不要钱。”

    沉鹿郁闷地将钱还给了小男孩,然后转身去发气球去了。

    小男孩就这么坐在那里小口小口吃着冰激凌,时不时地在树荫下晃着腿。

    样子很是可爱乖巧。

    因为长得粉雕玉琢的好看。

    有好几个路过的游客都忍不住多看了一眼。

    沉鹿在烈日下发着气球,余光一直有留意那边坐着的小男孩。

    正当沉鹿稍微放下心来的时候。

    一个穿着白衬衫的男人沉着脸色往小男孩坐着的树荫下走了过去。

    正悠闲坐着的吃着冰激凌的小男孩感到一片阴影笼罩在了他身上,一抬头,惊得手中的冰激凌都掉在了地上。

    “大笨熊救命啊!这里有坏人欺负我!”

    少女远远瞧见了那男人冷着脸扣住他的手腕,好像想把小男孩强行带走。

    她一惊,连忙快步跑了过去。

    他面容俊美,薄唇冷目。

    一只手臂上搭着褪下来的藏青色西装外套,另一只手扣着小男孩的手腕。

    男人的神情很冷,周身气压也低。

    因为天热,他的额头都沁了一层薄薄的汗珠。

    头发被浸湿了些,贴在他的面颊。

    一滴汗珠顺着他面部轮廓往下滑到下颌,说不出的禁欲冷淡。

    “大笨熊救我……”

    听到小男孩的声音后,沉鹿这才缓过神来。

    她看着眼前清冷如玉的男人,犹疑了一瞬。

    “……你就是他叔叔吧?”

    “嗯。”

    男人眼眸微垂。

    松开了束缚着小男孩的手,压着怒火这么低声应了下。

    从鼻腔发出的声音很沉,如细沙拂耳,酥酥麻麻的。

    “不是!他不是我叔叔,他是坏……”

    小男孩话只说了一半,便被男人冷冽的目光给制止住了。

    他狠狠瞪了对方一眼,又害怕地往沉鹿怀里钻。

    男人皱了皱眉。

    抬起手拉松了脖子上系着的领带,而后又不慌不忙地将袖扣解开。

    动作风轻云淡,但却给人一种隐秘的暗示。

    这个动作沉鹿熟悉。

    她揍沉呦呦之前也是这样,稍微卸下束缚。

    这样好活动些。

    少女叹了口气,用熊爪子轻轻拍了拍小男孩的肩膀。

    “听话,不想挨揍就过去吧。”

    “……我没想打他。”

    男人反应过来后一愣,神情有些呆。

    “那你撸什么袖子,解什么领带?”

    他眼眸闪了闪,薄唇微抿成了一条直线。

    “我找了他一下午。”

    “……找到了现在才觉着有些热。”

    看着禁欲清冷。

    到头来竟然是个天然。

    听着对方这莫名委屈的语气,沉鹿心下有些不忍。

    可小男孩也这样紧紧抱着她不撒手,她就这么夹在中间很是头疼。

    “天都要黑了,你跟你叔叔回家成不?”

    工作时间要结束了,她也要回去换衣服了。

    “我不!我要是这么跟他回去了一定会被揍的!!”

    “……闭嘴。”

    沉鹿本来就累了一天,他这么吵闹着她心下更是烦躁。

    少女伸手地将头套取了下来,里头的汗已经浸湿了她的头发,贴在她的面颊。

    “你要是现在不跟你叔叔回去我就揍你。”

    “你,你哇呜呜呜……”

    小男孩被吓得松开了抱着她的手。

    他刚一松开旁边的男人直接将他狠狠拽到了自己身边。

    力道挺大,却也没怎么弄疼小男孩。

    “抱歉,给你添麻烦了。”

    他声音和此时傍晚黄昏的风一样,让沉鹿觉得清爽微凉。

    男人说着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拿出了一方手帕递给了沉鹿。

    纯白色,叠得方方正正。

    边角清晰地绣着一个“L”。

    “不介意的话。”

    垂眸便能够看到他被修剪地整齐干净的指甲。

    上面还透着淡淡的粉。

    沉鹿没有接过他的手帕,她随意用手背擦了下额头的汗珠。

    长长的睫毛下那双眸子剔透清澈,在傍晚时分橘色的光亮里透着暖意。

    “谢了,我随便擦擦就成。”

    她见小男孩现在也找回组织了,也没再逗留。

    “马上要闭园了,你们早些回去吧。”

    “我也要收拾收拾回家了。”

    男人见沉鹿没有接他的手帕,面上没有表露出任何情绪。

    他只默默地将手帕收回,神情淡淡。

    “你家离这远吗?”

    他没多想,也对十六七岁的小女孩没什么兴趣。

    只是想着对方今天一下午都帮着他照看着小男孩,于情于理也该表示下谢意。

    “如果方便的话,我带你吃个便饭再送你回去。”

    沉鹿热的用手扯了扯衣领。

    尽管里面穿着衣服,但还是因为这个动作露出了精致的锁骨线条。

    “不用了不用了。我家里有个妹妹还没吃饭呢,我得赶紧回去。”

    “而且我坐地铁回去,挺方便的。”

    见如此,男人也没有再挽留。

    他瞧着少女单手夹着一个巨大熊头套迈着大长腿离开了。

    她的影子被夕阳拉得老长。

    走着走着可能还是觉得热,又随意用手拨弄了下头发。

    “现在的高中生真独立。”

    等到沉鹿的身影完全消失在了视野之后。

    男人这么用那张面无表情的脸,语气平淡地感叹道。

    一旁的小男孩被他紧紧扣住手腕,怎么挣扎也挣脱不了。

    他一边使劲地用手掰着男人的手,一边憋红着脸气呼呼地说道。

    “我也很独立的。”

    “我玩累了会自己出去找张叔叔回家,你自己非要来找我。”

    男人听后垂眸瞥了他一眼。

    “我现在不找你,之后没准就要拿钱来赎你。”

    “对了,你刚才吃的冰激凌是她给你的还是你自己买的?”

    小男孩眨了下眼睛。

    “是大笨熊给我的。”

    他这话刚说完,便注意到男人骤然沉了些许的脸色。

    “你,你这么看着我干什么?我没白吃,她给我冰激凌的时候我有给钱给她,是她自己不要的。”

    小男孩被盯得缩了缩脖子,而后小声又补充了一句。

    “我给了整整一百块呢。”

    “……就你钱多?”

    他沉声冷冷地刺了一句。

    “一个冰激凌你给一百块?”

    “你这不是给钱,你这是在羞辱人。”

    小男孩觉得自己被训得莫名其妙。

    “这叫羞辱人?”

    “那我愿意被这样狠狠羞辱一辈子。”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本站小说同步更新,安卓版App免费下载

《穿成反派女配她姐后我十项全能了》最新章节尽在“第七书-安卓版APP”,百万书友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