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穿成反派女配她姐后我十项全能了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五章
   存书签 我的书架 返回书页
上一章 安卓版同步阅读-无广告app 下一章
    沉鹿回去的时候天已经完全暗下来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 回来的一路上她总觉得比之前在游乐园工作的时候还要闷。

    她路上渴得厉害, 去自动贩卖机那里买了一瓶矿泉水。

    还没喝几口便听到“轰隆隆”的雷声。

    怪不得这么闷, 原来是要下雨了。

    而且看这阵势, 可能还是暴雨。

    沉鹿意识到后赶紧拧紧瓶盖,迈着大长腿便风风火火地便往回跑。

    夏天的雨下得又急又快,她又没带伞, 指不定晚一步就得淋成落汤鸡。

    她正加速度全力跑着,结果刚好遇到了马路亮了红灯。

    也就是这个时候她发现对面一家ktv的门口有一个两个男的正拉扯一个女生。

    沉鹿余光下意识一瞥, 结果瞧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小苹果?

    沉鹿眯了眯眼睛,借着外面昏黄的灯光这才真正清楚的看到了对方的脸。

    她没有看错,是之前替梁文出头的那个陈珂。

    脸有些婴儿肥, 红红圆圆的很可爱。

    像个小苹果。

    她好像喝了酒, 脸更红了。

    被两个男生一左一右地架着。

    那两个男生头发染的黄黄绿绿, 看上去就不像是什么正经人。

    沉鹿眼睛很利,隔了一道马路都能在昏暗的环境里瞧见他们两个的手很不安分的在陈珂身上乱摸。

    女生只是喝了点酒上脸, 头有些昏沉, 但是并没有喝醉。

    “你们放开我!我,我根本不认识你们!”

    她憋红着脸用手用力地推他们。

    可女孩子的力气哪里有男生的大, 再加上是一对二。

    沉珂再如何挣扎, 在他们看来都跟是打情骂俏一样,根本起不到任何作用。

    “是不认识, 但是一会儿我们再去吃点东西喝点小酒不就熟悉了吗?”

    黄头发的那个男生说着伸手摸了摸陈珂的脸,吓得她脸色煞白。

    “我不饿,我不吃东西!”

    陈珂一个小女生哪里遇到过这种情况, 她大声喊叫着,声音里都带着哭腔。

    可她不知道的是,但凡女生这么慌乱无措的时候。

    那些崽种就越兴奋,越不会放过她。

    沉鹿将嘴里包着的一口水咽了下去,直接将矿泉水瓶用力一掷。

    隔了一道近十米宽的马路,狠狠将手中的瓶子往那黄毛头上砸了过去。

    “兄弟!”

    旁的那个绿毛瞧见自家兄弟被砸了,连忙过去将他扶了起来。

    “兄弟你没事吧?”

    “艹!你被这么一个水瓶子砸了你说有事没事!”

    他吃痛地站起来,用手揉了揉红肿一块的后脑勺。

    “妈的!是谁偷袭你爸爸!有种给老子站出来!看老子不好好收拾你一顿!”

    “是你爷爷。”

    少女的声音冷的凝霜。

    此时好巧不巧夜空“轰隆”劈了一道闪电,光亮转瞬即逝。

    将她冷冽的眉眼清晰地映照下来。

    沉鹿在对面马路口站着。

    她单手插着兜抬眸瞥了一眼红绿灯。

    等到亮绿灯的时候才迈着大长腿一步一步地踩着斑马线往那边走了过来。

    “你还在那边傻站着干什么?”

    少女皱着眉看着呆愣在原地,睫毛上还挂着泪珠的陈珂。

    “过来。”

    她一愣,而后倒腾着小短腿慌忙跑到了沉鹿旁边。

    “沉,沉鹿……”

    陈珂害怕地下意识紧紧拽着沉鹿的衣袖,少女也没在意,只是淡淡瞥了一眼。

    而后伸手拍了拍对方的脑袋,示意她到自己身后去。

    “你奶奶的!臭婊子!竟然敢偷袭小爷我!”

    黄毛撸起袖子就准备动手,然而沉鹿比他动作更快。

    直接抬起手“啪”的一下给了他一嘴巴子。

    “你他妈……?!”

    “啪”的又是一下。

    这一下左右两边都留下了一个清晰可见五指的红印子,很是对称。

    不仅是黄毛自己被扇懵了,旁边站着的他兄弟也看懵了。

    “你个小丫头片子!竟敢打我兄弟!我他么不给你一点儿颜色看看你还真不知道天高地厚了!”

    绿毛龇牙咧嘴地这么威胁着沉鹿,他往旁边看了一下。

    瞧见了墙角的一根不知道被谁放着的一根木棍子,伸手拿着就往少女身上砸。

    “沉鹿小心!”

    陈珂失声尖叫,用力拽着沉鹿往后想要她避开那棍子。

    她没怎么退,只是稍微摁着身后少女人脑袋。

    一起极为轻松的躲开了那记闷棍。

    沉鹿之前还想着稍微手下留情点,给个教训就成。

    结果没想到这两孙子竟然玩阴的,很是恶劣。

    “我看你们今天是真想要爬着滚回去了。”

    她狞笑着活动了下手腕,掐着那人的脖子直接就往墙上怼。

    沉鹿束缚住了对方后,用膝盖狠狠砸了下他的腹部。

    他一吃痛,手一松。

    那棍子也“哐当”一下直接掉落在了地上。

    “横啊!怎么不给你爷爷继续横了!”

    沉鹿抓着绿毛的头发,连带着人一起扔到了黄毛那边。

    被绿毛这么猝不及防地一砸,他没站稳,两人同时跌坐在了地上。

    陈珂眼疾手快,连忙过去将地上的木棍捡起来。

    “沉鹿,给。”

    “用这个。”

    她瞧见少女一脸真诚认真的样子,顿了顿,这才接过木棍。

    “……谢了。”

    沉鹿掂量了下手中的木棍,敲着,一下一下地往另一只手上拍着。

    那声音不大,“啪啪啪”的,在深夜巷子口里很是清晰。

    “来,手伸出来。”

    “你,你要干什么?”

    黄毛他们被沉鹿给打的毫无还手之力,本来就懵了。

    这个时候看到她拿着木棍子往他们这边过来,更是要吓尿了。

    “我们可还什么都没做啊,你打了两巴掌踹了我们几下也差不多了吧?”

    “你,你不要太得寸进尺了。”

    “你们刚才哪只猪蹄摸了她?伸出来。”

    沉鹿蹲下来和他们直视着,逆着路灯的光亮。

    光影之中,整个人都显得晦暗诡谲。

    “不然不仅是手,我把你们两个崽种腿都给打断。”

    两人害怕得全身都冒冷汗,看少女刚才打人的干脆狠厉劲儿。

    他们怕得厉害。

    只要颤颤巍巍地将手伸了出来。

    “等一下!”

    见沉鹿挥起棍子就要落下来,黄毛慌忙喊住。

    “怎么?腿也不想要了?”

    “……没。”

    他闷闷地这么说道。

    “可以打左手不?”

    “我右手还要留着打游戏。”

    “……”

    最后他们左右手都没幸免,被沉鹿给打成了猪蹄。

    “滚吧。”

    少女将手中的木棍“嘭”的一声往墙上砸了一下,警告着他们。

    “下次再让老子瞧见,我见你们一次打你们一次。”

    两人见沉鹿放他们走了,连忙互相搀扶着起来,慌慌忙忙地跑了。

    一溜烟的功夫就瞧不见人影了。

    沉鹿见他们滚了之后,这才将视线往旁边眼眶红红的陈珂身上落。

    “跟朋友出来唱k?”

    陈珂心有余悸地点了点头。

    “今天,我,我朋友生日,定了这里的包厢……”

    “你还喝酒了?”

    “就喝了一点,我想着朋友过生日不好扫他们的兴,就喝了点啤酒。”

    “然后觉得里面闷得慌,出来透下气,结果就遇到刚才那两个人了。”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

    沉鹿也就这么随口问了自己两句,她觉得像是面对班主任一样紧张。

    磕磕巴巴地把什么都说了。

    陈珂低着头,脸红得厉害。

    她的手不自觉拽紧着衣服,长长的睫毛颤着,用余光小心翼翼地往沉鹿那边看。

    “谢谢。”

    少女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将刚才撸起的衣袖子挽了下来。

    “不用谢,你自己以后注意着点。”

    “这里晚上混混多,也没什么人……”

    沉鹿说到这里停了下。

    对方和自己也不是很熟,也就一面之缘。

    “……啧,总之少来这种娱乐场所,尤其是晚上。”

    她说着捡起房刚才砸黄毛的那个矿泉水瓶,随手和刚才的木棍子一起人扔在了垃圾桶里。

    陈珂见沉鹿要走,赶紧上前过去。

    “等一下。”

    少女皱了皱眉,不解地回头看向对方。

    “还有什么事?”

    陈珂红着脸咬着下嘴唇,过了好一会儿才憋出一句[对不起]。

    “之前梁文大冒险输了的事情,我,我之后从你朋友那里知道了……”

    是她自己去找王瑶她们问的,少女添油加醋地给陈珂说了一通后。

    陈珂一直都想要找个机会去给沉鹿道歉,没想到今天在这个地方碰到了。

    而且还被对方给救了。

    “对不起,我当时什么都不知道就指责你。”

    沉鹿还以为是什么事情。

    她眼眸微抬,面上没什么表情。

    “这种事情我早忘了。”

    ……

    因为路上遇到了那档子事后,沉鹿回去路上耽搁了十来分钟。

    结果她刚往回跑,到半路的时候,这雨就“哗啦啦”地下了起来。

    夏天的雨来了就跟倾盆大雨似的,直接从天上就往人头上泼。

    少女被淋得措手不及。

    原想着狂奔回去避开这暴雨。

    现在雨都下了,沉鹿反而自暴自弃地就这么放任着淋了一路。

    到家门口的时候她发现自己忘带钥匙了。

    “咚咚咚”地敲了几下门。

    里头正在玩积木的沉呦呦听见了敲门声后“噔噔噔”地跑了过去。

    在刚准备开门的时候,小女孩想起了沉鹿走之前对她的叮嘱。

    “……魔镜魔镜,告诉我世界上最聪明的小朋友是谁?”

    门外被淋得浑身湿漉漉的少女听到里头沉呦呦的声音后,脸沉得厉害。

    “……沉呦呦。”

    “答对了!”

    小女孩听后高兴地打开了门。

    “沉鹿,你终于……口意!你怎么淋成落汤鸡了!”

    沉呦呦看到少女从头到脚都湿了个透心凉。

    她连忙又“噔噔噔”的跑进屋子里拿了一个干毛巾出来。

    “快拿去擦擦。”

    “算你还有良心。”

    少女脸色微霁,接过毛巾擦了下手,然后将门给带上。

    她站在门口位置将头发稍微擦干了些后,这才换了鞋子进屋子里拿了套干净衣服进了浴室。

    等到沉鹿洗完澡出来之后。

    这才坐沙发上往后一靠,放松了下酸疼的四肢。

    沉呦呦少有看到对方这样累的时候。

    她拿了个玻璃杯去饮水机那里接了杯热水。

    “沉鹿,多喝热水。”

    “……你知不知道你现在这个语气很像个直男吗?”

    “可这不是你教我的吗?你不是说有事没事就多喝热水吗?”

    小女孩很是无辜地将杯子往沉鹿手边推。

    “多喝点,你淋了一路呢。”

    “……”

    沉鹿今天是真的累,也是真的倒霉。不仅在游乐场顶着大太阳穿着玩偶服站了一下午,晚上还遇到暴雨,淋了一路才回来。

    她喝了一口水润润嗓子。

    沉鹿看了下时间,刚好七点半快到八点的样子。

    “你饿不饿,我去给你做碗蛋炒饭吃。”

    “我不饿。你今天走之前给我买了好多零食,我都吃的饱饱的。”

    她说着拍了拍圆滚滚的肚子,甚至意犹未尽地舔了舔嘴角。

    “……成,那我就不做饭了。”

    沉鹿晚上没怎么吃东西,但是却并不怎么饿。

    她这么靠在沙发上稍微休息了下后,发现旁边坐着的沉呦呦一直目不转睛地盯着她。

    沉鹿眼眸低垂,下眼睑落下一层浅淡的阴影。

    “这么看着我干什么?怪不自在的。”

    “沉鹿,看来挣钱真的很辛苦啊。”

    “……你知道就好。”

    她被对方这老气横秋的语气给噎住了,憋了半天回了这么一句。

    “今天你辛苦了。你一会儿早点上床,我马上洗漱了过来给你奖励。”

    沉鹿还没有来得及便被沉呦呦给推进了房间。

    她一脸莫名地上了床。

    刚盖上被子没多久,便看到小女孩抱了一本童话书进来。

    “……你要干什么?”

    “哼哼,今天不用你给我讲睡前故事了,我来给你讲。”

    沉呦呦说着抬起下巴,一脸骄傲地拍了拍自己的小胸脯。

    她倒是很自信,但是沉鹿慌了。

    “这上面的字你认识?”

    “不认识。”

    “那你给我讲个屁的睡前故事。”

    沉鹿给气笑了,没忍住爆了句粗。

    小女孩板着一张脸很是严肃地拍了拍床头柜。

    “谁说不认识字就不能讲故事了?这上面不是还有画吗?”

    “我这么聪明还看不明白这么几张画画的是什么?”

    沉鹿听后想要说什么,但是看到小女孩一脸兴奋跃跃欲试的样子。

    她把要说的话咽了下去。

    “……那你讲吧。”

    沉呦呦抱着书直接钻进了沉鹿的被窝里。

    她拿着小枕头垫在背后靠着,学着之前少女的样子翻到了放书签的位置。

    “今天我们要讲的故事是……”

    “唔,大肥鹅减肥成功的故事。”

    小女孩大致上翻开了下这几页的图,这样皱着眉头概括道。

    “什么玩意儿?”

    沉鹿本来有些困了,正昏昏沉沉地闭上了眼睛。

    结果沉呦呦一开口她立马清醒。

    “这哪个童话有写什么大肥鹅的?你该不会是瞎编的吧?”

    “谁瞎编啊。”

    小女孩被冤枉了,气的鼓了顾腮帮。

    她把手上翻开的那张图拿给一旁的沉鹿看。

    “你自己看,这不是大肥鹅是什么?”

    她说着又往后翻了几页,翻到了这个故事的最后一张图上面。

    “你看,它减肥成功了之后就变瘦了,还能飞起来了。”

    “……这是丑小鸭不是大肥鹅。”

    沉鹿头疼地抬起手揉了揉太阳穴。

    “还有,我的小祖宗。人不是减肥成功了才能飞,是它本来就是个白天鹅。懂?”

    “……可是它,它那么肥。”

    沉呦呦盯着图陷入了深深的迷惘。

    “它之前那么丑,根本不可能是白天鹅啊。而且它应该不仅减了肥,可能还偷偷去整了容。”

    “……”

    逻辑鬼才。

    解释了许久,沉鹿也没有办法和沉呦呦讲清楚是怎么回事。

    最后她累了,躺平了任由对方胡乱讲了一通肥鹅减肥整容,光鲜蜕变的呦式自创童话故事。

    “减肥成功之后的大肥鹅脱胎换骨,成功的混入了白天鹅群里……”

    “最后它交到了一堆真天鹅朋友,走上了鹅生巅峰。”

    小女孩讲完之后像平日里沉鹿一样合上了书。

    她低头看向睡在一旁生无可恋的少女。

    “沉鹿小朋友,你来说说,听了这个故事后你有什么感受?明白了什么道理?”

    “……它真是一只励志的鹅呢。”

    ……

    昨天淋了雨,又在听了沉呦呦的励志自创童话后睡着了的少女。

    在第二天清晨时候,不知道怎么回事,比昨天睡的时候更加昏昏沉沉。

    如果是周末的话,这个情况沉鹿可能会选择再睡一会儿。

    但是早上她要上学,还要送自家妹妹去幼儿园。

    于是她不得不爬起来给沉呦呦做了早饭,吃了后又将她送去了幼儿园后,这才有气无力地摸到了教室。

    今天王瑶少有的来的比少女早,一瞧见沉鹿进了教室眼睛一亮。

    “噌”的一下从座位上起来,跑到了她跟前。

    “哥,你周末给我布置的练习题我已经做好了,你是现在看还是午休时候看?”

    沉鹿听着王瑶的声音,觉得耳边有什么“嗡嗡”在响。

    头也跟着有些疼。

    “先放我桌上吧,我午休时候看。”

    她这么说着,坐回了座位。

    趁着还有十分钟才上课,沉鹿刚准备拿出李林峰之前给她的那一套奥数试卷做一下打发下时间。

    发现她连试卷上的字都瞧着模糊。

    不怎么清清楚。

    沉鹿皱了皱眉,放下笔揉了揉眼睛。

    结果还是如此。

    斜后方坐着的王瑶,即使平日里再粗神经也觉察到了对方的不对劲。

    沉鹿今天的脸色有点儿苍白,唇也干。

    呼吸的时候也比较重。

    “哥,你是不是身体不舒服?我看你脸色也不大好的样子……”

    “没事。”

    沉鹿红唇微抿着,声音也压的很低。

    喑哑低沉的有些骇人。

    “可能是因为昨晚上淋了点儿雨……”

    “我缓一缓就好了。”

    她虽这么避重就轻地说着,但是王瑶却更加担心了。

    要知道沉鹿的身体一直很好,平日里也有晨跑锻炼。

    她一般有什么小病小痛别人都看不出来,基本上过一会儿就好了。

    像今天脸色这样难看的样子,王瑶还是第一次见。

    “真没事?”

    少女不大放心。

    “那你先趴着休息一下,一会儿老李头来了我给他说说。”

    “要是下节课你还是不舒服,咱们就去医务室看看?”

    沉鹿顿了顿,想了一下还是点头同意了。

    她现在的确很不舒服,就连说话都压着心头犯上来的恶心。

    第一节 课正好是数学课,李林峰基本上刚一进教室就注意到沉鹿状态不对。

    他趁着大家在算练习题的时候下去担心地问了下。

    他家里有孩子,打娘胎出来身子骨就不是很好,经常生病。

    李林峰一看沉鹿便知道她可能发烧了。

    男人伸手摸了下她的额头。

    “沉鹿,怎么烧成这样还在教室里待着?”

    “王瑶,你赶紧带她去医务室看看,别烧糊涂了。”

    就这样,沉鹿刚椅子还没坐热乎。

    她就被王瑶慌慌忙忙架着胳膊给抬到了医务室。

    “啪”的一声,王瑶一到医务室门口就把门给推开。

    “医生救命啊,我哥身上滚烫,你快来看看!”

    正在一旁打盹的女校医被王瑶的大嗓门儿给直接吓清醒。

    “嚷什么嚷,把我吓死了谁给你们看病?”

    她没好气地这么说了一句,然后起身走过去摸了摸沉鹿的额头。

    “嗬,这都可以煮鸡蛋了。”

    医生和王瑶一起将沉鹿扶在了床上后,少女的意识其实还算清明。

    她余光瞥了一眼慌慌张张在一旁问东问西的王瑶。

    “医生,严不严重啊,要不要直接去医院啊?”

    “问题不大,打一针就退烧了。”

    女校医说着从架子上拿出了针管,语气平静地说道。

    和一旁焦急的王瑶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沉鹿眼眸闪了闪,心里暖暖的。

    “只是发烧而已,你不要太大惊小怪了。”

    “这怎么叫大惊小怪了?我刚才扶你的时候你身上可烫了,我还以为我抱着个火炉呢。”

    “你们两姐妹感情真好 。”

    女医生笑着这么说了一句,然后走到沉鹿面前。

    “是打屁股还是打手臂?”

    “……噗嗤。”

    实在是因为沉鹿在听到了这话那一瞬的表情太好笑了,她没忍住笑出了声。

    “医生,我哥是十七岁的大朋友了,你打屁股的话她会很不好意思的。”

    “……闭嘴。”

    刚才那一瞬间的感动因为王瑶这句话立刻烟消云散。

    她沉着脸,撸起袖子把手伸了过去。

    “打吧。”

    “哟呵,这位小朋友还挺勇敢。”

    “……”

    妈的,到底有完没完。

    打完针之后医生让沉鹿在床上好好休息一下,等烧退了再回教室。

    王瑶原想着陪着少女。

    但是下课时候李林峰过来看了下沉鹿的同时,将她给提溜回了教室。

    逃课是不可能的。

    这辈子有他在都别想逃课。

    于是一时之间,校医室里只剩下了沉鹿一个人。

    打了针之后她稍微好受了点儿,但是脑子还是昏沉。

    她躺在床上睡不着,只是闭目养神。

    结果在半睡半醒的时候,外头又来了两个人进来。

    刚忙活结束的女医生正打算补一会儿觉,瞧见来人后一愣。

    “楚宇衍,你这是怎么弄的?”

    楚宇衍作为淮南一中有名的学霸兼校草。

    不仅是在学生里,就连老师也基本都认识他。

    少年没多在意,垂眸看了下自己的手臂。

    “没什么,就是和同学打篮球时候不小心摔破了皮。”

    “这还没什么?都流血了。”

    医生皱着眉看了看。

    “现在的学生可真是,一个两个都不爱惜自己的身体。”

    “要知道,身体才是革命的本钱。”

    和楚宇衍一起来的那个男同学原想着在这里坐一会儿,结果刚一来上课铃就打响了。

    “楚宇衍,我先回教室上课了。我回去帮你给老班请个假,下课了再过来看你。”

    “麻烦了。”

    少年这么说道,然后在女校医的眼神示意下坐到了一旁的椅子上。

    “坐着我给你消消毒包扎一下,然后你在休息一会儿。要是没什么问题下堂课就可以回去了。”

    女人说着拿出医用酒精和棉签帮楚宇衍小心翼翼地处理着伤口。

    除了最开始酒精沾上伤口处的时候少年稍微皱了下眉之外,其余时候他面上都没有什么多余的表情。

    “你们一个两个除了不怎么爱惜身体之外,都挺能忍的。”

    她瞧着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笑了笑。

    “刚才一个女同学打针时候也眼睛都不带眨一下的。要是换做别的小姑娘,哭鼻子倒不至于,肯定会把眼睛捂得严严实实的。”

    女人这话不是嘲笑,只是随口感叹了一句而已。

    从刚才进来到现在,女人就提了两次。

    楚宇衍不想注意到都难。

    “在我之前还有人过来过?”

    “嗯,是一个长得可俊的女同学。”

    她将用过的棉签扔了,用纱布给楚宇衍仔细包扎好了后。

    这才朝着帘子对面放下抬起下颌。

    “现在就在那边床上休息呢。”

    其实从刚才到现在女人说话都挺小声的,楚宇衍更是不怎么说话。

    因此沉鹿闭着眼睛休息也不觉得吵闹。

    “你在这里先坐着休息一会儿,不用着急着回教室。”

    校医室分为两个房间,一处是学生休息的地方,用帘子隔着,有两张床。

    另一处就是校医休息的地方。

    只隔了一扇门,很方便。

    “我昨晚上失眠没怎么睡好。”

    她这么说着伸了个懒腰,顺带掩嘴秀气地打了个呵欠。

    “你在这里好好休息。我去隔壁眯一会儿,有事叫我就成。”

    楚宇衍微微颔首,他就这么坐在椅子上。

    也不说话,只是将视线淡淡往窗外葱茏的树木上落。

    看看外面的风景,休息休息眼睛。

    因为正值初夏,天气比较闷热。

    女人一般都会把窗户打开透透气,今天也不例外。

    还没有到中午,外面的蝉一感受到日光的照射便“吱吱”地叫个不停。

    越来越大声,吵得人脑仁子疼。

    沉鹿就坐在靠窗的地方。

    少年觉察到了这声音有些吵,刚起身走到窗户处准备把窗户关上。

    结果从一边帘子后头伸出了一只白皙修长的手,比他更快地“啪”一声将窗户给关上了。

    “沉鹿?”

    楚宇衍没有完全瞧见她的脸。

    只一点儿鸦青色的发,还有那双墨玉般的眸子从帘子后面显露了出来。

    少女本来就不困,就是头有些疼。

    她起身关上窗户,听到了楚宇衍的声音后这才将面前的帘子拉开。

    沉鹿抬眸冷淡地看向对方,微微颔首算是回应。

    两人本身就不算熟知,唯一的联系也就是王瑶。

    如今王瑶不在,这里有没有旁人。

    在简单的打过招呼后,他们陷入了死一般的沉默。

    比起刚才互相看不见脸还让人尴尬百倍。

    “……你是身体哪里不舒服?”

    最先打破沉默的是楚宇衍。

    “昨晚淋了点雨,发烧了。”

    少女这么说着又补充了一句。

    “刚打了一针,现在好多了。”

    “这样啊。”

    “……”

    艹,太他妈尴尬了。

    沉鹿烦躁地抓了一把头发,决定立刻回自己的被窝躺着,拉上帘子睡觉。

    “我听说这一次你周考考的不错……”

    “恭喜。”

    “哈?”

    刚才还没感觉到。

    但如果对方都开始这样尬聊了,她要是还没有觉察到他在努力和自己搭话的话,她才是真的智商堪忧。

    沉鹿走过去顺手抽了一根椅子坐下,她看向眼前莫名有些局促的少年。

    “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要和我说?”

    “……嗯。”

    楚宇衍见对方这么问了,心里反而松了口气。

    他本来就不善言谈,要是等他自己努力绕到正题的话。

    可能这天都要黑了。

    “李老师给我说了,这一次淮城奥数比赛会选你和我还有其他班的几个同学一起参加。”

    “我是这次奥数小组的组长。”

    沉鹿抱着手臂,手指点了点胳膊。

    “然后?”

    “……我们前天建了个微信群。”

    “就差你没有进群了。”

    “我还以为什么事情。”

    少女一脸莫名地瞥了楚宇衍一眼。

    “你这么支支吾吾的,我还以为你是要给我告白呢。”

    “……没有的事,你想多了。”

    “我开玩笑的,你这人怎么一点儿幽默感都没有?”

    “……”

    楚宇衍深吸了一口气,然后从兜里拿出了手机将邀请码点了出来。

    “扫吧。”

    沉鹿挑了挑眉,刚准备拿手机出来扫的时候。

    她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动作一顿。

    “又怎么了?”

    “不是,我记得学校不是不允许带手机的吗?”

    “……你不也带了吗?”

    楚宇衍神情顿住,沉默了一瞬。

    “你年级第一能和我比?”

    “……”

    违反校规校纪瞧把你能的。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本站小说同步更新,安卓版App免费下载

《穿成反派女配她姐后我十项全能了》最新章节尽在“第七书-安卓版APP”,百万书友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