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穿成反派女配她姐后我十项全能了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八章
   存书签 我的书架 返回书页
上一章 安卓版同步阅读-无广告app 下一章
    自从之前沉呦呦打人那件事情发生了之后, 沉鹿就意识到了不仅是学校环境, 家庭环境对小孩子的影响更大。

    她很克制地尽量让自己不要在沉呦呦面前口吐芬芳。

    即使在学校或者是外面时候, 脾气也收敛了好些。

    李林峰本来就挺喜欢沉鹿的, 尤其是在她收心把精力放在学习上之后,更是时不时地在办公室夸她。

    “老李,你们班那个沉鹿最近变化挺大啊。不仅是成绩提升了, 连为人处世也沉稳了好多。之前见着我连招呼都不带打的,今天我教案不小心掉在地上了还是她看见了帮我捡的。”

    说这话的正是前些时候建议李林峰将奥数比赛名额给少女的年级副主任刘雪梅。

    她收拾着手边的资料, 笑着和对面坐着批改试卷的李林峰说道。

    “她本来就是个好孩子,只是以前走歪了点路。”

    听到有人夸自己的学生,李林峰自然是高兴的。

    他说着想起了什么, 把手中改的差不多的试卷递给了对方。

    “刘老师你看看, 这是之前我交给她的那套试卷, 她只用了一个周末就全部做完了。”

    刘雪梅有些惊讶地睁大了眼睛。

    她伸手接过李林峰手中的试卷。

    “这么快啊?我看看。”

    “这,这全是她做的?”

    比起刚才听到李林峰说沉鹿只花了两天左右的时间做完这一打试卷, 女人看到上面少女的解答后更惊讶。

    她推了推从鼻梁上滑落了些的眼镜, 越看越惊喜。

    “漂亮。这上面的解题思路清晰明了,连一处多余的步骤都没有。”

    刘雪梅翻看着试卷, 眼里毫不掩饰满是兴奋。

    “可以啊老李, 你算是捡到了一块宝。这种水平根本不用初试了,没准能进入决赛。”

    “之前还想着沉鹿周考那次可能是吃了老本才考得那么稳, 看来人家只是小试牛刀呢。”

    李林峰其实算是一个不苟言笑的性子,在办公室里虽然要比在教室面对学生时候自在些。

    却少有这样笑逐颜开,眼角的皱纹都笑得更深了。

    “还是刘老师你提醒了我, 不然我也要忽略了这颗沧海遗珠了。”

    他这么说着拿起保温杯喝了一口茶水,然后往后靠了下椅背。

    颇有一副战术后仰,国际老师的模样。

    “那也是人有这个实力。”

    刘雪梅和李林峰公事这么多年,自然看出了对方的自豪和得意。

    她笑了笑,顺着又夸了一句,并没有戳破什么。

    “对了老李,你一会儿午休的时候别忘了提醒下沉鹿,让她去二楼圆弧教室那里开个会。”

    要不是刘雪梅主动提起这么件事,李林峰还真的差点忘了。

    他拍了拍自己的脑门。

    “瞧我这记性。行,我一会儿去上了课之后就给她说。”

    这个时候的沉鹿还在室外上体育课。

    一周就这么两节体育,班上的同学们的积极性都挺高的。

    大家换好了鞋子听到了哨声便集合排队站好了。

    三班的体育老师姓肖,叫肖建,是个皮肤黝黑的男人。

    虽然长得魁梧了点,但是性格开朗,和班上的同学都能打成一片。

    “立正,稍息。”

    肖建扫了一眼队伍,然后拿起点名册点了下名字。

    “白雪。”

    “到。”

    “林辰……”

    有一个人应答了他便在名字后面打上一个红勾。

    “好,看来人基本上都到齐了。”

    肖建说着拍了拍手,示意他们注意力集中。

    “我记得你们前几天刚考了试,今天我们就跑两圈就解散。”

    “正好火箭班的同学也和我们上同一节课,我们一会儿组个队打下排球篮球什么的,好好放松放松。”

    “哇!万岁!”

    “老肖你真是大好人!”

    大家听后一阵欢呼,有的甚至激动地抱了起来。

    毕竟淮南一中的学业紧张,很难得有放松玩耍的时候。

    平日上体育课一般都会做做体能测试,剩下的自由活动的时间并不多。

    对于自由活动不活动这件事沉鹿并不怎么在意,她听到肖建说到火箭班的时候下意识往旁边的队伍里看了过去。

    不是楚宇衍所在的班级。

    王瑶留意到了少女的视线,她顺着踮起脚尖瞧了下。

    “吓我一跳,我还以为是楚宇衍班呢。”

    “这好像是火箭二班的,我看到那个校花唐羽柔了。”

    “谁?”

    见沉鹿是真的没认出来,王瑶这才往唐羽柔站着的方向抬了下下颌。

    “就那个,穿着白色短袖扎着马尾的那个。”

    沉鹿对这个名字有些印象,但是真正对上人头还是第一次。

    她余光不着痕迹地瞥了过去,这才准确地找到了王瑶说的那个女生。

    的确生的好看。

    皮肤白皙如雪,鸦青色的发被绑起来,看上去很是精神。

    五官精致小巧,唇红齿白的。

    再加上长得娇小了些,这么看上去让她下意识想起了沉呦呦床边放着的那个洋娃娃。

    “挺可爱的。”

    沉鹿只是随意这么夸了一句,一旁的王瑶像是受到了极大的打击一样捂住了胸口。

    “你干什么?又发什么神经?”

    “鹿哥,你竟然当着我的面夸别的女孩子可爱,我是不是再也不是你的小甜甜了。”

    “……小甜甜?我看你叫小辣椒还差不多。”

    王瑶眼睛一亮。

    “懂了,鹿哥你这是在夸我身材火辣。”

    她这么说着努力挺了挺胸,那对a这才有了点儿轮廓显露出来。

    沉鹿淡淡扫了一眼,然后扯了扯嘴角。

    “算了,对a要不起。”

    王瑶听后瘪了瘪嘴,她用肩膀撞了一下少女。

    “哼,真没情趣。”

    绕着操场跑两圈也就十分钟左右的事情,王瑶他们跑完之后隔壁火箭班的也跟着一并过来站在了一起。

    “三班和火箭班的女生跟我来,男生跟王老师过去那边篮球场去。”

    肖建带着她们一去一旁空着的排球场。

    不过并不是所有的女生都会打排球,他让不会打的女生去操场那边打下羽毛球跳跳绳什么的。

    沉鹿跟着三班的人往排球场里面走去,隔着网的另一边站着的是火箭班的几个女孩子。

    其中就有刚才王瑶提到的唐羽柔。

    小姑娘细胳膊细腿的,手中抱着一个排球显得有些拘谨。

    “她不会打排球?”

    “她怎么不会?她是校排球队的,技术好着呢。”

    沉鹿抱着手臂不着痕迹地将视线再一次往对面少女身上落。

    她的面色有些苍白,看上去不怎么舒服似的。

    “羽柔,这一次我们可得靠你了。这里就你一个人是校排球队的,我们姐妹几个只有尽量不拖你后腿了。”

    唐羽柔笑了笑。

    “没有的事,我的水平也就一般。再说了打排球不是一个人的事情,大家尽力就好,没什么拖后腿不拖后腿的。”

    “切,说的倒好听,心里指不定怎么想的呢。”

    “这么装着有意思吗?”

    王瑶的声音不大,也就身旁站着的沉鹿能一字不漏的听到。

    “你和她不对付?”

    少女垂眸看过来,眼角下那点泪痣又掩在了长长的睫羽之下。

    看不真切。

    “之前有什么矛盾?”

    王瑶顿了顿,她也不是一个喜欢背后说人坏话的。

    但是她的确不怎么喜欢唐羽柔。

    “也不是什么大事,更算不得什么矛盾。”

    她说着抬起手挠了挠后脑勺,也不知道该怎么说。

    “就是吧,那个唐羽柔好像喜欢楚宇衍。之前好几次我有事去她隔壁班找楚宇衍的时候她都会突然出现,这个是不是故意的暂且不说。”

    “明明我这么个大活人站在那里,她要过好一会儿才看到。这不是眼瞎就是针对我。”

    说到这里沉鹿就有些不爽,她哼哼了两声。

    “鹿哥,一会儿咱们一起干她!帮你弟弟出口恶气。”

    “我当是什么事,原来就是小姑娘吃吃醋而已。”

    沉鹿的意思也不是说王瑶就活该被唐羽柔无视,但是她觉得这的确没什么。

    女孩子看到自己喜欢的人和别的异性走得近,自然会心生些妒忌。

    只要没做什么出格的事情,倒也无伤大雅。

    “你也别想太多了,也就体育课随便打打比赛,放松放松。不要太情绪化了。”

    “好吧,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今天我就她一马。”

    王瑶这人不怎么记仇,要不是今天看到唐羽柔了,她可能都没把这件事记起来。

    “不过我还是要说一句,这妹子也不知道眼睛怎么长的,怎么就看上了楚宇衍那么自大臭屁的家伙。”

    “这有什么想不明白的?”

    少女的头发齐肩,扎不起来。

    但是天气又太热,她额发被汗水浸湿了些。

    她拨了拨头发,漫不经心地回了这么一句。

    “楚宇衍长得好,又是年级第一,一般的女孩子都会有点儿好感吧。”

    沉鹿也就客观评价了一下。

    她抬眸看着王瑶五官都皱在一起的模样,好像对此十分不认同的样子。

    “怎么?我说的不对?”

    “也不是不对,就是不知道怎么的,我听你夸楚宇衍的比听你夸唐羽柔的还觉得不爽。”

    “……”

    沉鹿觉得再这么和王瑶说下去只会没完没了,也没什么意义。

    “成了,好好打球吧。”

    少女一米七的个子,在一众女生里显得鹤立鸡群。

    基本上往排球场里一望,便能够一眼看到她。

    对面火箭二班的女生看到沉鹿的时候下意识都有些紧张。

    “羽柔,那个人好像就是沉鹿……”

    沉鹿这个名字和楚宇衍一样,在淮南一中几乎无人不晓。

    不过意义却不一样,一个褒一个贬。

    毫无疑问,沉鹿就是被贬的一方。

    唐羽柔一愣,她抬眸看向球网那边站着的短发少女。

    沉鹿很敏锐,几乎在她视线落过去的时候便觉察到了。

    两人的视线猝不及防撞上了。

    唐羽柔一慌,下意识低头避开了沉鹿。

    然后想起自己刚才低头太快,还没看清楚对面人长什么样子。

    于是她又小心翼翼地往沉鹿方向瞟了一眼。

    少女一头利落的短发,眉眼恹恹,低垂着看不清楚神情。

    她身旁站着的那个人唐羽柔认识,是之前来找过楚宇衍的王瑶。

    王瑶好像要说什么,挥手让沉鹿凑过来。

    少女挑了挑眉,微微低头。

    不知道对方讲了什么,沉鹿气笑了,抬起手给了她一拳。

    王瑶反应迅速地躲开了,朝着沉鹿做了个鬼脸。

    她们两个看上去关系很好。

    唐羽柔心里有些羡慕,不过在听到了一旁肖建的哨声后,这才回过神来该准备发球了。

    “羽柔加油!别让他们接到球,给三班她们一个下马威!”

    少女将球往空中高高一抛,上头阳光耀眼,险些恍花了她的视野。

    她眯了眯眼睛,伸出手臂狠狠将球扣了过去。

    “鹿哥!在你那!”

    王瑶瞧见了那球的轨迹过来时候距离沉鹿最近,她连忙大声提醒道。

    沉鹿手长腿长,基本上两三步便跑到了球要落下的地方。

    “啪”的一声,她用力将飞过来的排球回击了过去。

    球从球网处险些擦着过去,速度很快,却也不是不能接住。

    唐羽柔下盘放低了些,原本已经做好了准备足以接下沉鹿回击过来的这一记球。

    然而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她刚一抬眸便被强烈日光遮了视野。

    等到她反应过来的时候,那球已经“嘭”的一声砸在了她的身上。

    她一个没站稳,连人带球一起重重地摔倒在了地上。

    “羽柔,你没事吧!”

    一旁火箭班的女生瞧见了,连忙上前去扶她。

    沉鹿也没想到对方竟然没接住这个球,她就用了五分力。

    按照王瑶所说的,她作为校排球队的接住这个球肯定没什么难度。

    少女愣了一下,径直掀了球网从下面低头钻了过去。

    小跑着三两步便到了唐羽柔那边。

    沉鹿蹲下快速扫了她身上,见没有什么磕到的地方后这才松了口气。

    “抱歉,我刚才下手重了点。”

    “你身上有没有哪里磕到了,要不要我带你去医务室看看?”

    她这么说着,弯腰伸手想要把唐羽柔从地上拉起来。

    然而沉鹿的手伸过去了好一会儿,对方也没有放上来。

    她微微皱了下眉,不解地垂眸看着坐在地上的少女。

    王瑶本就不怎么喜欢唐羽柔,见她不仅无视了她,现在竟然也敢无视沉鹿。

    她本来就护短,看到了更是火一下子“噌”的一下窜了起来。

    “咋了大小姐?难不成还要我鹿哥八抬大轿把你抬起来不成?”

    唐羽柔被对方这夹木仓带棒的一句话给弄得脸色很不好看,她咬了咬下嘴唇。

    没有呛回去,只是低头将自己此时脸上的神情给遮掩了好些。

    从沉鹿她们这个角度看过去,只能看见她长长的睫毛。

    还有小巧挺翘的鼻子。

    “……不用了,我,我自己能起来。”

    唐羽柔这么说着没有立刻起来,而是用白皙的小手拽了拽衣角。

    好像想要用力拽下去遮掩什么。

    “你没事就赶紧的,别罗里吧嗦坐在这儿不动,大家都等着你呢。”

    王瑶最不喜欢的就是一些女生忸怩做作的样子。

    她说着没了耐性,伸手直接抓着了唐羽柔拽着衣角的手,用力想要将她直接带起来。

    结果唐羽柔死活都不肯起来,挣扎着眼眶都红了。

    她用手努力掰开王瑶的手,闷闷地也不说话。

    “嘿,你这家伙怎么不识好歹……”

    “怎么回事?你们都围在那边干什么?”

    肖建刚上了趟厕所回来,结果看到了排球场里原本分布在球网两边的两个班的女生围在了一起。

    唐羽柔听到男人的声音后更慌了,脸涨得通红。

    更加用力地试图挣开王瑶的束缚。

    沉鹿在唐羽柔反应异常的时候便一直有留意她,她此时的动作大了一点。

    距离她最近的沉鹿瞥见了少女裤子后面有一抹殷红。

    她顿了顿,先是扣住了王瑶的手腕示意她松手。

    而后语气平淡地对快要走过来的肖建说道。

    “老师,我刚才扣球时候没控制好力道,唐羽柔同学没接住球摔了一跤磕破了点皮,溜了点儿血。”

    “我这就带她去医务室处理一下。”

    王瑶听得一愣一愣的。

    “可是她没磕到哪儿……”

    “王瑶,你帮我去那边拿一下外套,一会儿冷的时候我要穿。”

    “……好。”

    虽然这个时候天气根本和冷沾不上边,但是沉鹿都这么说了,王瑶还是去那边放衣服的地方帮她把外套拿了过来。

    结果沉鹿刚从她手中把外套接过,便披在了唐羽柔的身上。

    在周围人用一脸疑惑的眼神看向她的时候,沉鹿眼皮都没掀一下。

    “日光强,容易晒伤。”

    王瑶就这么看着沉鹿扶着唐羽柔离开,缓了好一会儿才意识到了。

    妈的,我失宠了。

    沉鹿完全不知道那边留在排球场上的少女,此时脑补了一出什么小三介入原配的狗血剧情。

    因为她个子高,那个外套披上去堪堪遮住了唐羽柔臀部位置。

    “……谢谢。”

    见已经走远了四周没人了之后,唐羽柔红着脸低声这么对沉鹿说道。

    “不用,本来就是我砸到了你。”

    她说这话的时候余光淡淡看了下对方。

    “生理期来了又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情,再加上刚才也没男生,有什么不好意思说的?”

    唐羽柔小脸红扑扑的,浓密卷翘的睫毛颤的厉害。

    “因为都是班上的同学……我不想让她们看笑话。”

    “尤其是当着女生的面。”

    沉鹿没明白这两者有什么关系。

    “你和她们处的不好?”

    “也不是。”

    唐羽柔也不知道为什么,明明和沉鹿第一次说话。

    但是对方声音清清冷冷的,让她不由得放松了下来。

    不自觉卸下防备,不小心多倾诉了几句。

    “我和她们都不算是朋友,也就表面处处。”

    “她们喜欢和我玩,只是因为我比较受男生欢迎……”

    说到这里她停了下来,抬眸看了下沉鹿。

    恰好刚走过一处树荫斑驳处,光斑从上面落下在了沉鹿的眉眼。

    “我有在听。”

    唐羽柔一怔,看着她一脸严肃地回应着 觉得有些可爱。

    “就是我平时人设都很完美的,如果当众出丑的话她们表面上不会说我什么,背地里一定会嘲笑我的。”

    “……不大明白。”

    少女很努力地将唐羽柔前后说的话联系在一起想了下。

    依旧没怎么弄清楚。

    “这有什么值得嘲笑的?难不成她们没有生理期?”

    唐羽柔没想到自己说了这么一大堆对方是这个反应。

    她没忍住掩嘴笑了出声。

    “你要这么理解也可以,毕竟这的确是一件小事。”

    “那既然是小事你有什么不好意思说的?”

    “……你就当我有偶像包袱吧。”

    唐羽柔和一根筋的沉鹿讲不通这些女生之间的心思,最后被噎住了有些自暴自弃地这么说道。

    少女见她这样无力的样子也识趣地没再继续追问。

    她没有带唐羽柔去什么医务室,而是让她先去洗手间的隔间里等一会儿。然后去小卖部买了姨妈巾,这才拿着唐羽柔给她的钥匙去储物柜里取了换的衣物回来。

    “咚咚咚”,沉鹿轻轻敲了下隔间的门。

    “你开一下门,我把东西递进来。”

    唐羽柔开门小声道谢拿了东西之后,却迟迟没有换上。

    沉鹿没有听到里面的动静。

    “怎么了?还有什么东西忘了拿?”

    “……没。”

    里面女生的声音闷闷地,带着点儿鼻音。

    听着娇俏羞赧。

    “那个沉鹿……你可不可以出去等我啊?”

    “因为你如果听到里面的声音的话,我会觉得很不好意思。”

    “……你的包袱是真的重。”

    沉鹿叹了口气,这才走了出去到了走廊楼梯口处等着。

    她抱着手臂靠在墙上,手指搭在胳膊上点了点。

    像是等女友服装店换衣服的男朋友一样,不耐烦是有却又得忍着。

    “怎么这么久……”

    沉鹿没搞明白,不就换个裤子什么的,怎么十分钟过去了还没出来。

    “沉鹿?”

    从办公室里走出来拿了一摞试卷的楚宇衍没想到,他拐角一出来便在走廊处碰到了本该在室外上体育课的沉鹿。

    “你怎么在这儿?我记得你们这一堂课是体育。”

    因为王瑶和沉鹿是一个班的,楚宇衍有时候有事要去三班找人,便留意了下课表。

    所以除了他本班的课表之外,他最清楚的便是三班的。

    “……外面太热了,我进来避避暑。”

    她顾及着唐羽柔,没说实话。

    随便找了个理由这么应付回应了下少年。

    “你上午最后一堂是数学吧。”

    “李老师有没有给你说一会儿午休时候来圆弧教室那边开个会?”

    沉鹿听后一顿。

    “开会?我既不是班长又不是什么学习委员,我去开什么会?”

    “和那个没关系,是关于市奥数比赛的事情。”

    少年声音清冽,墨玉般的眸子在阳光映照下恍若有星光流转。

    沉鹿微微颔首。

    还想要问什么的时候,洗手间隔间的门“吱呀”一声被推开了。

    “沉鹿,你买的那个姨妈巾是网面的吗,我平日用的是纯棉的这个我用着有点不习……”

    唐羽柔一边说着一边低头整理了下有些褶皱的衣角。

    结果整理好了之后抬头时候,除了沉鹿。

    她还有瞧见了另外一个熟悉的身影。

    少女的声音戛然而止。

    她愣住了,整个人都僵在了原地。

    甚至都忘记像往常一样保持仪态端庄,微笑着和楚宇衍打招呼。

    “……”

    楚宇衍不是什么都不懂,只知道读书的书呆子。

    他薄唇微抿,低垂着眉眼。

    “……记得一会儿来开会。”

    少年沉声这么提醒了沉鹿一句后,有些慌乱无措地离开了。

    沉鹿离得近,清楚地看到了楚宇衍耳根不知什么时候染上了一抹绯色。

    “醒醒,人已经走了。”

    她走过去在唐羽柔面前挥了挥手。

    半晌过后,少女恍若梦醒。

    她“嘤”的一声用双手捂住了自己的脸,一下子蹲在了地上。

    “你又怎么了?”

    沉鹿见她突然蹲下,一脸莫名地蹲下想要把她扶起来。

    “嘤!我的恋情还没开始就结束了嘤!”

    “……成了起来吧,多大点事。”

    她头疼地揉了揉太阳穴,伸手将蹲在地上捂着脸的唐羽柔给提溜起来。

    “换下来的衣服呢?”

    “在洗手台上,我放到袋子里了。”

    唐羽柔刚才换了衣服洗手的时候顺手把袋子放到了旁边。

    她刚准备回去拿,不想沉鹿先她一步进去将袋子拿了出来。

    “走吧。把东西放了我带你去操场树荫那里坐着休息下,一会儿还要集合点名。”

    大概自上次去英皇,她便习惯了和沉呦呦牵手。

    少女这么说着也没多想,很自然地便伸手牵住了唐羽柔的手。

    “手怎么这么凉?因为刚才洗了手?”

    “没。我体寒,一年四季手脚都是凉的。”

    沉鹿和对方正好相反,常年手脚都热。

    冬天也就穿两件,是个行走的火炉。

    沉呦呦晚上睡觉冷的时候便会往她床上钻,像个八爪鱼一样抱着她取暖。

    少女感受着手中的柔软温凉。

    她不自觉皱了皱眉,用手严严实实地包着给捂了一下。

    “这样有没有觉得暖和点儿?”

    唐羽柔听到对方这么低声问道。

    抬头便能够看到沉鹿掀了下眼皮,视线落在她身上。

    她的眼角下有一点泪痣,垂眸不见,抬眸才能瞧见。

    此时那点泪痣将沉鹿清丽的面容衬得莫名蛊惑,眸光里流转着的情绪很淡。

    只是这么单纯地看过来,没带任何旖旎,唐羽柔便觉得魅人心魄。

    “嘤!”

    妈妈,我又恋爱了!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本站小说同步更新,安卓版App免费下载

《穿成反派女配她姐后我十项全能了》最新章节尽在“第七书-安卓版APP”,百万书友的选择!